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殷云染《我就想借个钱[星际]》第109节

我不觉得他们真的放弃了,我觉得他们只是在等待机会。这次回去,我们也要小心。”

席文瞻望着外边的星海,神色凝重地说。

安子晔从背后抱住他,把小脸贴在他的背上。

“我知道。马主任跟我说帝都星最近不是很太平。其实,我自己也察觉出一些问题了。皇帝年纪大了,身体越来越孱弱,有的皇子应该按捺不住了。”

紫罗兰家族那么久都没有对付他们,他并不认为紫罗是真的想不出办法了。他更加倾向于,紫罗兰家族正在为另外一件事奔波忙碌,才他把放在了脑后。

有什么比对付他这个血海深仇的敌人更紧要的事情呢?自然是夺嫡了。捞从龙之功有风险,但一旦成功,那利益也是让人无法抵抗的。

毕竟,帝国的皇室可是有实权的。

“帝国那些糟心事,我们就别理了。我们回去之后,就可以思考要个孩子了。慢慢筛选。等你毕业的时候,孩子刚好出生,那多好?”

安子晔神色犹豫:“呃……”

“嘭!”

星舰忽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激中了。

“啊!”安子晔因为站不稳,摔倒在星舰的地板上。

席文瞻抱起来他,赶紧往逃生舱跑去。

“文瞻,我们又一起逃命了。”安子晔苦中作乐地想。

席文瞻把安子晔搂得紧紧的:“嗯。别害怕,我们会得救的。”

“我的脚没扭伤,把我放下来,我们一起跑快一点。”在这样的危机关头下,安子晔的脑子还是很灵光的。

两人迅速朝逃生舱跑去,安子晔忍不住笑。

“文瞻,你说我们下一次乘坐星舰,要不干脆就坐在逃生舱旁边聊天算了。这样子,还省下了奔跑的功夫。”

“你要是想,我可以答应你。我们的人里面应该有内鬼,要不然我们的行踪不会被 Xi-e 露出去。虽然如此,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做了几手准备,会没事的。”

临进入逃生舱前,安子晔忽然开口。

“文瞻,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以前没有,但现在,我记住了。”席文吻了吻他的唇瓣。

茫茫星海里,几艘星舰还在交战,战斗非常激烈。

席文瞻出于安全考虑,乘坐的是造价非常昂贵的星舰。乘坐这种星舰的人一般都非富即贵,虽然星舰外表上看起来平平无奇,很像普通民用星舰。但实际上,这一艘星舰的防御力跟战斗力,都可以跟战舰媲美了!

紫罗兰家族虽然得到了席文瞻的行踪,但席文瞻的防卫部署,他们并没有打听出来,只能自个儿掂量着派出武力。

席文瞻请了黑星两个实力帮忙保驾护航,战斗力杠杠的,不过10来分钟,就把敌人给打退了。因为担心后面的航程会遇到袭击什么的,他们并没有上前追击,只能任由紫罗兰家族的星舰离开了。

当星舰在星盟的空港降落,拖着行李从贵宾出口离开的安子晔,终于感觉自己的心安定了下来。

“文瞻,我们已经平安了。”

安子晔尽情地吸着自由的空气,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感淹没了他。

席文瞻目光温柔,伸手揽上了他的腰,俯下身道:“子晔,你之前在星海上说的事情,我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吗?”

“回去再说。”安子晔红了耳朵。

不就是我爱你吗?回去说到你腻。

席文瞻接受了这个答案:“子晔,回去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我打算先参加期末考试,然后再回家乡,给外公治病。”安子晔伸了伸懒腰,“接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了。”

“嗯。给你外公治完病,我们就去要一个孩子。现在开始做身体检查,就差不多了。”

安子晔失笑:“好。”

整天念叨着孩子,看来文瞻是非常渴望拥有一个流着他们共同血液的孩子啊。

——-

很快,帝国那边就爆发了一起夺嫡事变。

紫罗兰家族跟他们支持的那一位皇子发动政变,想要逼着病重的老皇帝禅位。蔷薇家族早有预料,带着人去救驾,把他们一网打尽。

老皇帝已经年老体衰,身体原本就不怎么好了。突然被这样一刺激,他当晚病情就开始恶化,他把皇位传给了一位皇子后,就溘然长逝了。

此时,安子晔还就坐在家乡的高级医院病床前,用光脑看着新闻。

病床上,一个面目慈祥和蔼的老人还在沉睡着。不过他身体机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

“文瞻,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蔷薇家族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我们跟他们交好,以后那你在帝国的生意肯定也能顺利很多。”

席文瞻点点头:“紫罗兰家族的人失败的时候,很多都已经畏罪自杀了。剩下的人,也将在三天后执行死刑。虽然不是我们亲自动的手,但还挺解气的。”

“他们的野心就是太大了,闹到这个地步,一个不甚就要满盘皆输。”安子晔摇摇头。

“那个女人曾经说我妈妈出身卑 J_ia_n ,不配嫁入紫罗兰家族,只有她才配当公爵夫人。可现在又怎么样呢,紫罗兰家族都成了罪人之后,她更是直接在家里吊死,尸体都统一火化,都不知道撒哪里去了。”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席文瞻感慨万千,“你外公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等他清醒过来,我们就能进入下一阶段了。”

“我知道了。”安子晔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几个月后,安子晔的外公终于清醒了过来。

得知自己的女儿已经去世后,他非常伤心。还是安子晔多番安 We_i ,他的情绪才慢慢恢复了。

“文瞻,我记得你。你小时候就特别懂事,子晔有点小脾气,你还一个劲儿地惯着他。我当时就觉得你们两个会是一辈子的好哥们,没想到你们年轻人……”

安子晔忍不住脸红:“外公,我眼光好吧。是我出手,直接把人给拐过来的。”

“嗯,子晔很能干。”外公毫不吝惜地夸奖。

如此正经的夸奖,饶是安子晔脸皮厚,也忍不住红脸了。

席文瞻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只觉得岁月静好,再无所求。

哦不,还缺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