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凉风有夏《藏娇》第76节

眼。”

时涧没有多想,“哦”了一声,“那你松开我,我替你吹吹。”

温沚没有松开,反倒抱得更紧了。

“时涧。”

“嗯,怎么了。”

温沚紧紧抱住他,像是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

“你穿校服,真好看。”

时涧鲜少被温沚夸好看,这种话他向来是不大说的,也就在床上的时候说得多点儿,这会儿青天白日得听到他这么夸自己,时涧有些不好意思。

他抿着唇脸有些红,“哪、哪有……不就普通校服吗……”

温沚松开他的腰,捧住他的脸,在他唇上吻了吻。

“真的,特别好看。”

“我特别喜欢。”

“真想把你藏起来。”

时涧和温沚到福利院时,时安早早得就在门口等着了。

天气入了秋,虽然秋老虎厉害,但昨天下了一场雨,今天便有些冷,时安穿得单薄,蹲在福利院门口瑟瑟发抖。远远得见到温沚的车,时安便从地上蹦了起来,跳着朝他们招手。

“小时!!叔叔!!”

温沚对于时安对自己的称呼总觉得别扭,每每听到时安叫自己“叔叔”,温沚都觉得自己像老牛,吃了时涧这株碧绿的草。

这么一想温沚又忍不住有些骄傲,他拉住要下车的时涧,仰头在他嘴上亲了亲。

时涧愣了下,“干什么啊?”

温沚轻笑着摇头,倾身替他打开车门,“没什么,下车吧。”

时安的生日以往也没怎么隆重得办过,这几年时涧工作忙,并不能保证可以回来给他过生日,时安便也就乖乖得不闹,因为他知道时涧在给自己赚钱买药,所以他要乖。

但是自从时涧和温沚一块儿来福利院以后,时安觉得时涧越来越不一样了,他好像比以前爱笑了,和温沚之间也特别亲密,有时候时安甚至会嫉妒温沚,因为时涧总是会去拉他的手。

不过时安的智力想不到那么多,常常是一点儿好吃的,一点儿好玩的就能打发他,吸引他。

温沚来的时候提了个大蛋糕,这会儿时涧正带着围满了一桌子的孩子们分蛋糕。

孩子们卖力得唱着生日快乐歌,温沚和院长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院长在看每个孩子,而温沚的眼中只有时涧。

孩子们闹腾得厉害,院长便拍了拍温沚,将他带了出去。

“温先生,我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温沚有些意外,“院长,我没有给您带礼物已过意不去,怎么能收您的礼物。”

院长笑着摇头,“你会喜欢的。”

跟着院长去了办公室,温沚便瞧见了那本放在桌上的影集。

院长走过去,将影集翻开,摊在桌上,于是温沚便看到了泛黄的照片上的时涧。

他看起来特别小,特别瘦,整个人藏在人群后,只露出来小半个脑袋,但那双眼却熠熠生辉。

原来这就是他的小时候,竟长得与现在这样相像。

院长伸出手轻轻抚过照片,忍不住笑了。

“这是小时刚刚来福利院的那年,那时候他不爱说话,浑身又都是伤,我记得两个多月之后他的伤才好透,才肯拍这样的一张照片。”

院长说着,又翻了一页,他指着拐角那个小小的身影,笑着开口,“你瞧,这是小时九岁的时候,他玩单杠撞到了头,那天刚好有人来领养孩子,拍的照片里将他给拍了进去。”

“还有这张,这是他十岁那年拍的集体照。这张,是他十一岁的时候拍的,这时候他还是很瘦,这张十二岁的照片就胖了点儿。”

“对了,还有这张,这是他十五岁的时候拍的,你瞧,已经是个帅小伙了。”

“还有,这张是他十八岁临走前拍的,和现在没什么两样。”

院长一张张翻看着时涧的照片,将那些照片一张张得从影集里抽出来,递到温沚面前。

“温先生,以前我总不信你对他的真心,在我看来,你这样的人没办法给他幸福,而小时是个值得被爱,值得被心疼的孩子。”

“但是今天,我知道我必须将他完完全全交给你。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或许没有人会这样爱他。”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温沚颤抖着手接过那些照片,一张一张细细看着,看着他年少的眉眼,看着他眼里的惶恐,看着他角落里的闪躲,也看着他逐渐长成的大人模样。

温沚心 Ch_ao 澎湃,眼眶湿润。

他多想参与他的过去,多想历经他的人生,他多想早点遇到他。

温沚紧紧捏住那一沓照片,郑重得看向院长。

“这是我人生中受到的,第二珍贵的礼物。”

院长看着他,没忍住问了句,“那第一珍贵的是什么?”

温沚笑了笑,低头看向手里的照片,指腹轻轻滑过那张瘦弱的脸

“是上帝的礼物。”

是我的爱人。

第52章 番外02第一次

温沚第一次见到时涧时,是一个冬天的夜晚。

这么些年过去了,温沚依旧清楚得记得那一天。

那天国外的人传来消息,有人见到了苏梨,但温沚再想找时,他已经不见了。

温沚一直记得那天特别冷,冷得温沚忍不住找了卢山月喝酒。

后来的那几年里,温沚一直以为自己记得那一天,是因为苏梨,不过再后来他才明白,自己之所以记得这样清楚,是因为那只小狐狸。

卢山月的酒量不行,没喝一会儿就醉得说了胡话,温沚心情不好,也懒得听他说话,干脆差人把他给送了回去。

卢山月才走没多久,温沚包厢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那是温沚第一次见他。

温沚也有些醉意,他迷迷糊糊得睁开眼看着门口的人,门口那人穿着臃肿的羽绒服,帽子上的毛领看上去不太精致,被风雪弄得一团一团的,看上去实在不好看。

但那张脸却很好看。

那张脸很小,五官格外精致,他不断得呼出热气来,小脸也红扑扑的,一双眼瞪得圆滚滚的,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真是太好看了。

温沚看着那张脸有些出神,一旁的杜禾便上前要赶人。可门口的人却没个惧怕的意思,竟然从杜禾旁边挤了进来,直直得朝着温沚去。

温沚眼看着他一步一步气鼓鼓得靠近自己,像一只小刺猬,又像一只小狐狸。

不知道为什么,温沚觉得头有些晕,他伸出手拦住了要上前来的杜禾。

时涧紧紧攥着拳头,心跳很快,他走到温沚身边,“啪”得将自己手里的一张纸拍在桌上。

“你、你就是温先生吧!”

时涧说话的时候语气倒是凶狠,但温沚听得见他语调中的颤抖。

温沚忍不住眯着眼看他,见他将自己武装得凶神恶煞,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只面对大灰狼时抖得害怕的小狐狸罢了。

温沚点了点头,迎上他假意凶狠的目光。

“何事。”

时涧深深吸了口气,腿有些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