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原来我爹是终极反派》第二卷一介小散修 第70章爸爸

宣州城,悦来客栈宣州分店。

一位少女,坐在客栈的门口发呆,此人正是陆筱雨。

当时,散修四人组在车中休息,完全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发觉不对劲儿的时候,姜天却不见了踪影。

他们也等了一会儿,但是在易子奇的挑唆下,他们先行来到了宣州城。

“妹妹,别胡思乱想了,快些休息吧。”陆城看着自家妹妹心不在焉,便开口规劝。

“哥……你说我们会不会是冤枉姜天了,我觉得他不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陆筱雨回首看了看陆城。

“你还是太年轻了。”回答陆筱雨的不是哥哥陆城,而是烈焰刀易子奇:“那种爱慕虚荣有贪生怕死之徒,临阵逃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在散修看来,将身上本就不多的灵石去购买储物戒指,本就是一种极其傻帽的行为。

这无异于一个普通家庭,将所有的积蓄购买了一套精致且高昂的餐具,这导致这个家庭只能看着这套餐具,但没有半颗粮食。

在他们看来,姜天就是那种傻帽。

由于将身上的灵石购买了储物戒指,导致他不能购买提升自己战斗力的辅助物品。

这也能解释,为何在东市时,所有人都在为狩猎妖兽做准备,只有姜天无所事事。

一个没有提前做好准备的菜鸟散修,很有可能拖累整个小队。

当易子奇发现姜天消失后,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这个累赘甩掉。所以他才怂恿整个小队离开那片山林,提前来到宣州城。

“可是……咱们这么不告而别,不太好吧。”陆筱雨还是认为,自己一行人的所作所为有些欠缺考虑。

易子奇笑道:“是姜天不告而别,你可不要搞错了。”

陆筱雨较为感性,而陆城则理性许多:“只不过小队少了姜天,会损失一部分战力。”陆城不傻,从之前与魔种狼狼群的战斗中,就可以看出,姜天对于小队整体的提升非常大。

如果没有姜天,小队的战力会有一个不小的滑坡。

“咱们再找一位散修便是,我就不信偌大一座宣州城,咱们会找不出一个散修来。”易子奇满不在乎的说道。

话虽这么说,但是能在短时间内再寻一位和小队契合的散修,并没有那么容易。

就在四人同时陷入沉默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听说你们要寻一位散修?你们看看我行不行?”

陆筱雨抬头看去,不是姜天还会是谁?

还好姜天了解了散修们会在悦来客栈,这才能轻易的找到他们。

“你来啦?”她站起身来,却发现还有一位小小的身影躲在姜天的身后。

宽大的衣服遮住了那小家伙的身形,头上戴着兜帽,将大半张脸遮挡的严严实实。

“这位是……?”陆筱雨有些疑惑,分别的时间并不长,为何姜天的身边会多出一个人呢?

“爸爸,他们是谁喵?”西门铃铎发出稚嫩的声音,问道。

爸爸?!

姜天居然当爸爸了?

散修四人组瞬间同时投来目光。

难道要给他们解释,西门铃铎其实是自己的奴隶?

如果那样说,一定会被官府的衙役抓走的。

“咳咳,我和她并没有血缘关系。”姜天轻咳一声,解释道。这个解释非常完美,既说明了关系,又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陆筱雨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义父义女的关系吗?

“姜天,你带着一个孩子,还怎么和我们一起狩猎妖兽?”易子奇阴阳怪气的道。

虽然易子奇的语气不善,但是他说的确实是实情。

西门铃铎现在的实力只有聚气境初期而已,而且只有六岁的智商。姜天此时已经失去了两张最强的底牌——劫仙境体验卷与完美的护身符。在狩猎妖兽时,很有可能照顾不到西门铃铎。

如何安置西门铃铎,确实是个问题。

“你可以把她寄宿到我家,我家就在不远处的陆家庄。”陆筱雨看着皱着眉头的姜天,立刻提议。

只不过她刚刚说出这句话,陆城就瞪了过来。

对于散修而言,家人的住所是需要极度保密的。

他们出门在外,很有可能招惹到其他散修。那些人为了报复,很有可能伤害他们的亲人。

所以当陆筱雨说出这句话时,陆城立刻投来责备的眼神。

这个散修小队是临时组建而成的,陆城接触最长的是孙厉,也只不过有四个月。陆城与他们之间的信任,还不足以让他们得知自己家人的居住地。

听到陆筱雨的话,孙厉依旧面无表情,在调试着自己的铁胎弓。

而易子奇似乎并没有发觉,陆筱雨暴露了一件极为隐私的事。他只是看着姜天,喋喋道:“真是懒驴拉磨屎尿多,本事不大,屁事不少。”

此时,青云山,思过崖。

被罚禁闭的何涛涛感觉自己就快要疯了。

这里阴暗潮湿,只有一团枯草可以供他休息,夜晚外面阴风阵阵,更是让他心慌意乱。

孤独,似乎整个思过崖只有他一人。

寂寞,陪伴他的只有冰冷光滑的墙壁。

冷,寒风刺骨,让他夜不能寐。

在思过崖数日,何涛涛并没有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加深了对姜天的苏令羽的恨意。

“如果我出去,一定要让姜天与苏令羽死无葬身之地!”

“让姜天与苏令羽死无葬身之地!”

“……死无葬身之地!”

何涛涛可以大声的宣泄着自己的愤怒,这里只有回声而已,根本没有人会听到他的狠话。

他喊得歇斯底里,但是何涛涛也非常清楚,被大长老亲手关进思过崖,他可能会在这里孤独终老了。

“我不服啊!”

愤恨的何涛涛,一拳一拳打在身后的崖壁上,凹凸不平的崖壁坚如铁石,根本没有丝毫损伤。

很快,何涛涛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崖壁上的凹凸似乎并非天然形成,似乎有人工雕琢的迹象。

何涛涛把手伸进衣兜,拿出一个火折子。

“呼呼……”何涛涛将火折子吹燃,跳动的火苗,将伸手不见五指的阴暗洞窟照亮。

有钱的修真者用夜明珠,没钱的修真者只能用火折子。

果不其然,在光滑如镜的崖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这……似乎记录着关于青虹派最不为人知的辛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