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种的灵植都变成女孩子啦》落英剑冢之行 12结盟与回忆

在云顶奕和张甜甜愉快地玩神庙逃亡这款老年人游戏的时候。

本来应该被禁足在客栈内的文心则是愉快地喝茶中。

因为金香楼被各种大人物预订满了,所以文心只能和别人约在这个“流光阁”。

虽然富有奢华程度略输金香楼一筹,但是能在这种地方开店,没点本事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

流光阁主打的就是格调和菜品。

文心施施然地拿起一杯茶,朝着坐在四周的人敬道:“那么我就先来啦。”

“随便随便啦。”

“反正,都一样。”

坐在她身旁的另外两名女性说道

一位就是被云顶奕用剑意给吓坏了的鱼艳艳,听文心说了她未婚夫就是云顶奕之后,现在拿着茶杯的手都在抖。

另一位则是身穿一身白衣的少女,身上除了衣服以外似乎也没有别的装饰,但光是那么坐着,就让看她的人难以挪开视线。

如果云顶奕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认得出来这少女是谁。

灵植宗蔬菜出口直销客户,灵剑宗的人。

虽然在灵植宗内一直被认为是个普通宗门,但实际上——

是唯一一个真真正正地被承认拥有剑仙传承的超级宗门,也是为数不多不强制弟子修行剑气的宗门。

因为剑气这玩意好用方便而且容易修炼出来,近百年来剑修江湖都有一种浮躁的修行剑气的氛围,尤其是最近几十年,更是有往浮夸的方向转变的趋势。

说回场内,鱼艳艳好不容易稳定了心神,幽怨的眼神顿时就变成两把利剑朝着好闺蜜文心甩过去了。

“哼,文心,果然是嫁人了胳膊肘往外拐,居然也没和我说一声,要是知道他是你未婚夫的话我才不会去自讨没趣。”

“诶呀…那个时候人家还在床上休息嘛,好艳艳你不要生气。”文心一把拉住鱼艳艳的手臂轻轻摇晃着,嘴上发出软糯可爱的声音。

事实证明美少女的撒娇是全世界,不对,所有人类都无法抵挡的。

鱼艳艳只撑了半秒就不得不缴械投降。

白衣少女则是把茶杯放下,咳嗽了一声,等到两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上之后,才开口道:“我们,要说,结盟,的。”

“唉,琉璃姐还是那么正经。”鱼艳艳叹了口气道。

就是说话方式都要学传说中那位“雨剑仙”的,而且不管人前人后都要学。

真是死板。

“好了好了,关于小云的事情我们待会儿再说。”眼看鱼艳艳的怨气平复下来,文心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咳嗽了一声,摆出正经的样子,道:“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个结盟的事情。”

其实也很简单,在百宗大比之后的天骄试炼,根据各个大宗门的情报网,打听到了这次的天骄试炼是个秘境。

套用一个大伙都很熟悉的模板,就是吃鸡。

但当然不可能是真的杀人,还是以拿宝贝为主。

秘境是曾经上古时代修炼大能瞎搞出来的小世界,里面往往会有各种各样的机缘和传承,至于为什么那些大能喜欢搞这种东西,那理由就太多了,毕竟没什么娱乐活动,整天打打杀杀也不是个事啊。

做个秘境玩玩,偶尔再整个联动什么的,叫上自己好友放点宗门弟子进去。

和斗蛐蛐一样的啦哈哈哈哈。

(所以说上古大能都是些什么神经病老不羞啊!宗门弟子在哭啊喂!)

“除了我们三个以外,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人,估计总数应该会有十多个吧。”

文心默默算了算,虽然以前九霄盟的百宗大比主要参与者都是文月,但实际上她才是负责对外联络的那个。

毕竟冰山美人不擅长交际。

只有可爱的妹子才讨人喜欢。

“这样的数量和往年应该差不多。”鱼艳艳说道。

“但是,今年,多了,一些,别的,人。”琉璃沉声道。

“对啊,先不说你家的那个云顶奕,今年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堆有些实力的散修。”鱼艳艳似乎很看不起散修似的撇了撇嘴。

“对啊,还有那个龙傲天…”

文心喝了一口茶水来掩盖自己脸上的表情。

闻言,鱼艳艳顿时僵住了,就连一向沉稳的琉璃都有些尴尬。

“唉,这家伙…真的是人吗?”

不过还没等她们出言,文心就豪放地把茶杯放下,夹起一块熟帝罗牛肉送进嘴里,含糊不清地抱怨道。

“确实,这家伙也太怪物了吧!”

鱼艳艳立刻附和道,琉璃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我每天都要花一个时辰来驯服野生灵兽,都没超过他吗?”

“诶,你是真的在做这种事情?我还以为你捡它们粪便来观察情况是说说的。”

“那个真的是说说的啦!”

“艳艳,臭。”

“琉璃姐你不要迫害我啊!”

就这样,话题偏向了闲谈,虽然和原本要讨论的同盟一事有些偏离,但其实也未尝不可。

现在的龙傲天,已经成为了所有年轻修士心中的梦魇。

只因——他太过强大。

只是几天的功夫,那榜上的第一,赫然是他的名字!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龙傲天抢了第一…”

鱼艳艳突然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对哦,那原来第一的那个家伙…”

文心一拍脑袋想了起来。

“有,好戏,看了。”琉璃点点头,眼中突然涌起一股火热。

果然,剑修都是群战斗狂。

金香楼,顶层。

作为金香楼分楼的楼主,其样貌必然是倾国倾城。

想要勾引一个男人,绝对不在话下。

但这男人在这里留宿多次,别说触碰她了,连看她的次数都很少。

但不知怎的,她就是喜欢他这种样子。

虽然她也明白,这个男人只是因为以前曾立下的誓言来看自己而已。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不是吗?金香楼分楼主,是多少人羡慕渴求的位置,都能爬到这里了,只要机灵一点,后半生必定过得无忧无虑。

但这个男人还是要时不时来看自己,好像自己还是以前那个需要他保护才能不被客人侵犯的琴女似的。

固执得不像个年轻人。

一曲终了,他稍微再待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仿佛还停留在琴音的余韵之中似的。

其实这个笨男人一点都不懂音律,但他一定会表现得很享受。

“走了。”

男人这么说着,站起身来,把刚才脱下的护手重新戴上。

“别乱找人挑战,我过得挺好的,世上没那么多敌人。”

女子撅起嘴巴嘱咐道。

男人的身体凝固了一下,随后瞬间消失在她的视野里,只留下一句话:

“我会有分寸。”

女子听到,长叹一口气。

“那你就不要去给龙傲天下战书啊…蠢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