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种的灵植都变成女孩子啦》落英剑冢之行 11看来是同类型的剑士呢

话音落下,二人的脚下顿时摩擦出火花,须臾之间,两位少年就朝着彼此直冲而去。

雨仙剑法·春洗雨

铲子落入云顶奕手中,灵力外放,化作漫天的细小水滴,在他面前铺展开来,同时也将楚天的路全部封死。

“哼,来得好,小白脸!”

楚天大声嘲讽道,随后手中长剑一挥。

小侠剑法·一

朴实无华的一记横斩,楚天的长剑上爆发出一阵淡黄色的灵气,瞬间和后面赶上来的灵气重合在一起,将这一斩变成了双重属性的攻击。

绵长的雨花和横斩撞击到一起,发出雨打芭蕉的声音,强烈的光效后,横斩突破了雨幕的阻隔,虽然光芒暗淡了不少,但还是稳定地朝着云顶奕飞去。

“啧。”

云顶奕麻烦地啧了一声。

毕竟他除了剑术以外还兼修了很多其他的东西,所以单纯从剑道上来看,应该是敌不过楚天的。

但这种时候就要扬长避短!

傻子才会和剑修这种公认的疯子硬碰硬。

除非对战双方都是剑修。

水桶突然出现在云顶奕的手中,只见他左手一挥,瓢泼的墨色从桶中涌出,化作一条足有四人粗合抱的蛟龙。

没错,获得了大量灵气支持的道法泼墨道·山河蛟龙图

同时,云顶奕的右手也再度动了起来,手中铲子猛挥。

雨仙剑法·豪雨

与其说这招是雨,倒不如说这招是一股异常粗的水柱,但楚天的瞳孔在看到这一招后不禁亮了起来。

“哼哼,不错!小白脸!”

看来楚天是认定云顶奕要叫小白脸了。

只见楚天突然将剑收回腰间,摆出了一个云顶奕很熟悉的架势。

不会吧…

云顶奕吞了口口水,但施加在招式上的力量猛然加大几分。

要真的是那招的话——

随后,楚天骤然拔剑出鞘。

小侠剑法·居合

目视,吐纳,鲤口之切,拔付,切下,血振,纳刀!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云顶奕的水柱虽然被切断,但每当楚天的居合变招的时候,通过江河蛟龙图制造出来的墨色蛟龙都能准确地击中长剑的中段位置,将剑身上的力量卸开不少,而云顶奕本人也趁着这个机会躲开了楚天的致命一击。

墨色蛟龙散去,楚天剑身上的剑气和灵力也消失不见,二人转身面向彼此,神色都十分凝重。

“你这招…是和谁学的?”

“你这招…是和谁学的?”

两人从刚才的对打里都能清楚地了解到,对方是对这招居合有深刻理解的人,不然云顶奕不可能做得出这种应对方式,楚天也不可能在这样的阻挠下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攻击方向大致不变。

“当然是和师姐学的!”云顶奕立刻说道。

“当然是和师傅学的!”楚天立刻回答。

“嘶——”

“嘶——”

两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凉气。

“该不会我的师傅——”

“和我的师姐——”

“是同一个人?”

就当两人陷入沉思的时候,旁边的人群突然鼓噪起来。

原来是一堆原住民看他们那么久都在逼逼赖赖,觉得不爽。

“快打啊!搞快点!”

“就是就是!不打就不要钓咱们胃口!”

云顶奕和楚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和自己同样的东西。

“既然如此…不爽的话就上来啊!”

楚天甩出一个剑花,挑衅地看向站在一旁的一个原住民。

“就是。”云顶奕把水桶收了起来,手中的铲子爆发出剑意,将空气搅动得混乱起来。

“哇呀呀呀呀,小兔崽子是看不起我们?”一个在旁边开摊的大叔举着厨勺子就冲了出来,大声质问道。

“就是看不起,怎么地!”

楚天哼了一声,这下可好,一旁观战的几个原住民都撩起衣袖冲了上来。

但面对此情此景,楚天却毫不惊慌,一旁的裁判也没有任何反应。

正常操作,正常操作。

云顶奕和楚天对视一眼,随后鸽子拿起武器,朝着原住民冲去。

噼里啪啦!

于是,刚才还有模有样的对决。

再度演变成了一场混战。

一番大战后,云顶奕和楚天分立街道两旁,凝视着对方,沉默不语。

只是两人身旁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身材壮硕,衣衫开裂的原住民,让气氛有些哲♂学。

“你的剑术和我学的剑术不一样。”云顶奕率先开腔。

“确实,但是我们两人会的居合是一样的。”楚天挥了挥剑,随后慢悠悠地把剑收进鞘中。

“那教我们的人说不定有什么联系。”

修士都是非常讲究师门派系的家伙,要是一个不小心伤了同门之人可是非常牙白(糟糕)的事情。

云顶奕也把铲子收了起来。

“不过我的师傅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家伙。”楚天甩了甩手,似乎因为长期用剑而有些疲惫似的:“你的师姐…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这种招式…”

楚天眯了眯眼睛,他似乎有听说过,这种仿佛下雨一般变幻莫测却又暗藏杀机的剑法。

不过他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

“额…我的师姐应该也不怎么厉害吧。”云顶奕想到那个非常不合群的人,露出无奈的神色。

“算了,看在有缘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这个小白脸傍上仙女的事情了。”

其实刚才的比试里楚天也清楚,云顶奕实力不俗。

但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问题,他还是觉得云顶奕是小白脸。

“都说了我不是小白脸!”

云顶奕再度炸毛,但是这次楚天没什么兴致,一个闪身躲过了云顶奕扔出来的灵力,脚步一挑跃上一旁的屋檐。

“哼,就好好保护仙女吧,要是让她受伤了,我第一个来砍你!”

楚天威胁着挥了挥拳头,然后又非常孩子气地比了个鬼脸就腾身而起,几下兔起鹘落没了踪影。

“才用不着你说!”云顶奕也踮起脚尖挥了挥拳头,不过楚天已经是看不到了。

就在云顶奕气呼呼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袖子被用力地拉了一下。

云顶奕回头看去,只见张甜甜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用手指着一个方向。

“少,少爷”

少年疑惑地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然后脸也瞬间变得煞白了起来。

“乌拉!”

“冲啊!”

一大堆的原住民不知道什么时候朝这边跑了过来。

声势之浩大,拿着的武器种类之丰富,年龄层跨度之高,令人大开眼界。

“诶呀,云小友,你运气不错啊。”

裁判哈哈地笑着走了过来,说道:“这可是当地原住民对待外来强者的礼节。”

他一边缕着胡子一边很开心地解释道:“一旦有足够强的外来强者打趴下了他们里面的好手,剩下的人就会拖家带口赶过来打架,只要还有一口气的都会来,这种盛景只有他们真正认可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放心,不会打死的打残的,但是皮肉之苦绝对少不了,哈哈哈”

裁判又笑着拍了拍云顶奕的肩膀,然后一溜烟就没影了。

“我——”

云顶奕四处看了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围观的吃瓜群众都走得差不多了。

“这地方真差劲!”

在灵植宗的时候好歹犯事了还有师兄弟们讲义气地顶包!

出门在外就只能靠自己了。

事急从权,云顶奕用公主抱的姿势一把将张甜甜抱起,然后灵力狂涌,直接跳上了屋檐。

过于刺激的加速让女孩忍不住惊呼出声。

“啊啊啊,少爷,慢,慢一点!”

但云顶奕没有听,因为他看见了几个原住民也跳上了房顶,脚下速度再度暴增。

“以后绝对不要来这种地方度假!”

云顶奕一边跑一边发出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