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弱女(第十章 阳春迈道)

覃芩与母亲,只身逃离是非之地,安全到达江南。师父钱大师,孙村孙大哥,已接到覃芩电话告知,一起驱车,到车站迎接。江南小城,容得下罹难的母女。两人上了车,汽车直奔覃芩的住所。孙村把钥匙全数交还给覃芩,开门进屋,一切整洁如初。大家围着桌子坐下,覃妈妈首先道谢:感谢师父与孙兄弟,给我们母女有个容身之所,没齿难忘!

覃妈心酸楚,余悸在,无依傍,忧前程,逃难的母女,怎不凄楚自悲!覃妈说得恰到好处,话语之意,大家都听得出来。

钱大师安慰:覃妈历经半世,为父母尽孝,个中因缘,令人钦佩,您是我们钱氏家族的骄傲。家乡人迎回自己的亲人,理所当然,如今回到故乡,悠悠之鸟,幽幽回巢,覃妈放心!覃芩已代母祭祖归宗,论年纪我小覃妈三岁,我当称您为姐姐。

说着行了个礼:拜见姐姐。

危难时刻,钱大师姐弟亲情的慰抚,冲淡了覃妈内心孤苦凄凉的感觉,笑了:兄弟,姐姐高兴死了!有兄弟在,姐姐心里踏实多了。覃芩有慈亲舅舅照顾着,难怪她家都不想回!

孙村见状,马上打电话给路飞霞:路飞霞,马上过来,覃芩与母亲回来了,今晚覃芩家设宴,我们都参加,大师也在。我推你为主厨,我负责置办菜肴。

听得路飞霞响亮地说:好,我马上过来。

孙村跟大家说:大家且在这里聊,我去去就回。

孙村恰到好处的提议,进一步暖了覃妈的心。她说,孙兄弟情深义重,覃芩跟我说过多少回了。有这样的好兄弟相帮,覃芩和我们全家感恩不尽!

孙村说,我视覃芩是妹妹,路飞霞也这样看,应尽之义,覃妈妈不须记怀。

孙村去了。一忽儿路飞霞车到,家里自然有另一番亲热。

钱大师把妻子接了过来,帮路飞霞,在厨房中忙碌。孙村把儿子也接来了,覃芩提议,师父与孙大哥同意,把吴大师梁大师一起请来,覃芩家一抹往日的静寂。

待客,剡人视为荣耀,客人到时,邻居都多看几眼:哦,覃芩家今天客人真多,真闹热!语气中充满喜气和慕意。江南风情,覃妈妈自然熟悉不过,情意暖心哪。

夜幕降临时,覃芩家里家宴开席,大家推覃妈妈坐了主位,孙钱梁吴自坐了客位,家人团聚,气氛和谐热烈,小宝也向覃姥姥敬饮料,乐得覃妈合不拢嘴,我还正少个外甥呢!

说者无意,覃芩听了,心像被啄了一下,妈妈说我呢,我……覃芩一霎那的表情变化,细心的孙村都觉察到了。

当晚,孙村回厂,为覃妈拿来许多衣服。床褥被衾,一切都是现成的,全不用覃芩操心。

覃妈与覃芩,在江南小城安顿下来。

71

眼前的情景,让覃妈欣慰,避祸离家,安居江南,真是天地两重天哪,只是伤痛在心,思念亡夫,记挂家乡父老,不免暗暗落泪。

覃芩看在眼里,思忖一家的不幸,由我引起,而我的悲苦,全由腐恶所至。腐恶不除,民生不安。我虽没能像女吊那样,化成厉鬼,索命讨还血债,但我有女吊一样的勇气,决不能就此罢休,任之由之,我要举报那些腐恶者的罪孽,让它们受到应有的报应。

江南的肃然正气,让我明白,腐恶在我国是没有市场的。身体长了瘤,就得割瘤治病。姐姐说过,他们只能遮得过一小块天,阳光迟早要穿透乌云。我要用自己和一家的不幸遭遇,举报那些腐恶者,决不能因他们势力强大,畏惧而姑息!一介弱女,打工者,身轻言微,哪怕只是刮起一阵小风,也是对乌云的冲击!佛祖开示过,习习颢气驱殂虫。人人都对腐恶刮起小风,汇集成习习颢气,腐恶的殂虫就活不成,腐恶就长不了。

上班时,覃芩把自己的想法,跟师父说了。师父称赞覃芩的勇气和胆识,此事事关重大,必须依法依据,慎重缜密行事。他接通孙村的电话,约他一起商讨。

孙村听完覃芩的叙述,说:覃芩用自己和一家遭遇的不幸,以事实为据,进行举报,我们支持。只是,事情的发生地不在我们这里,向这里的法律机构举报,权限不及,很难处理。再加上,举报对象不是小人物,我觉得,应当向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直接举报才行。

不过,若中纪委把举报件批复到当地纪委处理,事情就有点难办,而且有一定的风险。中纪委会不会批复到当地处理,我们也不得而知。

我们直接向最高人民法院或检察院公安部举报,又当如何呢?钱大师说。

孙村说,我也说不清,找个机会,我跟法律界的朋友商讨一下。不过,覃芩可以先把材料准备起来。路总会有的,我们要走最妥当的。

我一介弱女子,死不足惧,无论怎地,都要举报!

钱大师说,覃芩也要安抚好母亲,你也不要急于上班,生活上的事,有我们在,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她现时的心情,更需要儿女亲情的慰抚。适当的时候,你可陪妈妈去杭城走走,找找老爸老妈的信息,她也思念自己的父母兄弟。思乡思亲之情,我们都是一样的。她好不容易走出大山,也有一个思想的解脱和重新适应的过程。

是,舅舅说得对,妈妈现在是悲喜交互,不可自如。

中午,覃芩回到家,像小时候一样,妈妈做好饭菜,在家里等候女儿。覃芩也像小时候一样,搂住妈妈的脖子,亲妈的脸。

妈妈笑着说,都长这么大了,还像小时候一样。

在妈妈面前,女儿还是女儿。

吃饭!菜都凉了。

妈妈怎么不开电视呢?覃芩打开电视机。

这家伙用起来不顺手。

妈妈为覃芩盛好饭,下午你上班去,妈同你一起去,去看看你的那个《送子观音》,你弟让我看过照片,没看到实物,心里不踏实。

覃芩吃着饭,切切地笑了:妈妈的心思,我知道了,妈妈是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事可做?

鬼丫头。妈妈是闲得慌,妈妈还能做些事的。

下午我不上班。妈妈,外公的祖家在哪里,你清楚吗?我们去看看,好吗?

妈妈愣了一下,说:很小的时候我去过一次,不记得了。

妈妈,下午我们去五王庙好吗,我私自代母祭祖归宗的地方,您亲自去祭一祭。舅舅在台湾,也回来祭祖归宗了。

你舅舅在台湾?妈妈显得异常惊奇,你怎么知道的?

是表姐告诉我的,她在美国,遇到了读大学的表哥,他与姐夫读博是同一所大学,就找得了舅舅。舅舅已两次回到大陆,第一次他回杭寻老宅,没有寻到。

妈妈眼中充满泪水,小哥哥,爸妈寻得你好苦啊……

覃芩看到妈妈的思亲之情,想起大姨妈寻亲到家时,姐妹俩抱头痛苦的情景,心中一酸,眼泪像喷泉般涌出,母女俩竟抱头哭了起来。

覃芩问妈妈:妈妈,当时你进山,情愿吗?

妈妈也不发怒,严肃的说,把我当报恩品,不情愿;为爸妈报恩还债,我情愿!

妈妈,外公外婆都是大知识分子,怎么会做把你送进山的事呢?

妈妈说:你把电视关掉!你外公外婆对我说,我们随学校回来后,汇过去一些钱物,表示我们的谢意;覃家在大山里,也是有名望的人家,不肯收一分一物,这让我们很为难,我们不是人走恩绝之人,我们商量着回报的办法。

你外公外婆说,没有覃家的恩德,救了你外婆的命,这个世上,就没有我这个人。我们钱覃两家联姻,血脉相融,两家都是最好的果报。问我愿不愿意进山?那时我还在高中读书。

妈妈辍学了?

没有。高中毕业后,我放弃了考大学的机会,你外公外婆陪我进了山。两家已经说好了的,你爸爸一直等我读完高中。

覃芩搂着妈妈,吻妈妈的脸:好妈妈!妈妈进山了,就有了我。说着抱着妈妈大哭起来,是被妈妈的事迹感动而哭?还是感恩妈妈而哭?不得而知,反正只想哭,哭够了才舒服。

72

祭拜五王庙回来,覃妈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覃芩心里明白,举报的事,有很大风险,后果难以预计,因此必须告诉母亲,让母亲有心理准备,说不定再有一次逃难发生,也未可定。目前母亲伤痛在心,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覃芩要打开母亲的心结,然后才能与她沟通,获得支持。

这一晚,覃芩把就要完成的《梅骨和风》捧出来,放在桌子上,请母亲指点。

妈妈端祥了一会,说:这是你孙大哥一家,小宝亦舞亦捶,喜气洋溢地演奏的场景,从路飞霞头上的三枝梅花,不远处的梅园,远山覆雪的衬托,都是《梅花三弄》的意境,我似乎听到了他们的琴声,体味到梅花朵朵傲风雪的境界。梅骨和风,借古喻今,很好。

妈妈,妈妈!覃芩惊喜得跳了起来,对妈妈刮目相看了,妈妈!

妈妈怎么啦?妈妈读的书不比你少。

覃芩想起妈妈把自己融进大山的情景,不禁呆了,妈妈的牺牲无与伦比!

覃芩看着妈妈的眼睛,妈妈,我想为爸爸雕一尊半身像,永志纪念。

覃妈沉思良久,说:爸爸不能成为艺术品!你心中记得爸爸就行。

覃芩怔住了。

覃妈继续说:你让我看《梅骨和风》,让我认出你孙大哥,你的用意我明白,我相信你能把爸爸的俏象雕得毕真。我不让你雕,是不想让你分心,你有更大的事要做。昨晚,你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叫嚷“举报……举报”,我知道你要举报什么,我女儿做这大事,妈妈能不支持吗!做事就要全心全意,决不能出一点差错。你不能瞒着妈妈,一个人杠着。你的举报材料整理好了吗?

覃芩没想到妈妈如此通达,女儿对妈妈的了解认识,太肤浅太表面了。

覃芩说:妈妈,我举报那些恶棍,一是为我自己,为爸爸,也为我们家,我们的寨子,讨回一个公道;二是腐恶祸国殃民,举报他们的罪恶,也是为国除害,为民消灾。但是他们强豪一方,我一芥草民,打工的弱女子,人轻言微,举报了不一定能引起上面重视,也要防着招来祸殃,说不定再次举家逃难,或许还会有生命之忧。我死不足惧,我怕妈妈再次担惊受怕,所以不敢跟妈妈说。我已跟师父,孙大哥商量过,他们为我思考选择举报的最佳渠道。

妈妈点头,女儿长大了。实名举报,妈妈也签名。材料写好没?让妈妈看看。

妈妈!还没有写好,有些细节还在核实。题目是《祸国殃民的腐恶》,副题是—一个打工者及一家的血泪控诉。

这时,覃芩的手机响了,是表姐杨晓华打来的:覃芩,姐与姐夫回国了,现在我父母身边。爸妈离休多年,年事已高,需要我们,我们准备在北京定居下来。

覃芩大呼:太好了!妈妈,大姨妈大姨夫在北京!姐姐姐夫回国了,也在北京!

电话中杨晓华也大声说:覃芩,小姨妈在你这里?小姨夫怎么样了?

我妈在我这里,我爸殁了。

杨晓华沉默了一刻,说:覃芩,请小姨妈接电话。

覃芩把手机交给妈妈。

杨晓华说:小姨妈,不要太过悲伤,保重身体。我让妈妈跟你通话。妈妈,小姨妈跟你通话。

手机里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南琴……

姐姐……

姐妹俩都泣不成声。

好久,手机中说话了:妹妹,我马上让晓华来接你到北京,覃芩一起来!

第二天,杨晓华夫妇乘飞机到杭城,覃芩驾车,同妈妈到机场迎接。

飞机平安降落,杨晓华夫妇走出机场,覃芩她们接着,少叙一会,便登车,姐夫驾车,直奔剡城。

晓华问起小姨夫的情况,覃芩抑要的讲了。晓华说:陈老板恶贯满盈,罪恶滔天。他与许、布鲁斯们勾结走私倒卖稀土的事实,我已调查清楚,我要向最高法律机构举报。覃芩,你也把材料整理一下,我们一起举报,互相印证更全面。此事关系重大,材料我直接送上去。

覃妈说:你们姐妹俩如出一辙!覃芩已经写好,我看了,也签了名。唉,苦命的孩子。晓华直接送上去好,覃芩正愁送不上去呢。

小姨妈,我没有照顾好妹妹,让妹妹受了委屈,心里也很难受,我真对不起小姨妈一家。

覃芩说,姐,那提包与银行卡我一直保存着,作为证据之一,一起送上去。

好的。凡是搞腐恶的,决不会有好下场。我每每想起此事,心里就有一种失责的罪感,对不起妹妹。

晓华千万别这么想,覃芩要没有你,不知落荒到何处,生死难卜,也不会有今日。覃芩在江南过得很好,你的好朋友孙村兄弟,如亲兄妹一样,照顾覃芩周到体贴,是个好人,大好人,我们都感恩。

姐夫插话:这次,我们一定要去拜访,还有舅父钱大师。

覃妈问起晓华今后的打算,晓华说,我们在北京定居下来,他的工作是进中科院,已落实好了。我在美期间,为了接近布鲁斯家族,攻读了经济学,获得博士学位。现也与北大谈妥,聘书已经收到,下学期正式上班。我有两个哥哥,都在部队工作,没时间照顾父母,我在父母身边,生活上两老会方便些。

姐姐好福气呀。覃妈妈赞叹不已。

当晚,杨晓华夫妇拜访了孙村,第二天拜访了钱大师,参观了艺术村。覃妈携覃芩与杨晓华夫妇,孙村与钱大师陪同,一起拜访了工艺美校和商老师。覃芩送上了感恩之作古沉木雕《访师》,老师们对覃芩的艺术成就赞赏不已。

休息了一天,覃妈与覃芩随晓华夫妇去了北京。

73

这天,覃芩与妈妈,由晓华陪同,在八达岭长城游玩。覃芩举目远眺,古长城循山而筑,蜿蜒曲折,如钱江浪峰,气势恢弘,小姑娘游兴大发:啊,我真登上长城了!中华,我为你骄傲!晓华荧光一闪,留下这永恒的一刻。

妈妈说,我真像做梦,昨日游故宫,今日游长城!京城哪,不单是给人远古的记忆呀!晓华也用相机,记下小姨妈抒情的瞬间。

游客真多,三人在长城上漫步,且谈且行。

初秋,长城内外,依然满目生机。

覃芩说,毛主席说过,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两万。我们也从万里之外来到长城,妈妈,我们也是好汉么!

妈妈笑笑,人家外国朋友,才是不远万里,来登长城,你算得了什么?好好跟姐学学,说句象样的英语给妈听听。

覃芩脸红了,妈妈,给我三年,三年后我们再来长城,我与外国朋友们交流,用英语,你与姐姐作证。

好,覃芩,姐姐相信你!必要时,姐姐帮助你。

覃妈妈也很高兴,我的女儿,就应该这样。

这时,覃芩的手机响了。

是师父钱大师打来的:覃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有一位法国的艺术家,正在参访艺术村,她看中了你的古沉木雕《送子观音》,欲以十万美元收藏,不知你是否同意,她非常想与你面谈。

十万美元?覃芩不敢相信,这么大的数?

是的,这是她出的价。古沉木材质稀有,素有“古沉木一尺,胜黄金一箱”之谓,弥足珍贵,其雕品都是孤品,不可复制,《送子观音》是国家级获奖作品,这价不算高。

啊,舅舅,我马上回来。

妈妈与姐都为覃芩高兴。覃芩说,我们下山吧,我去买飞机票,明天就回去。

三人回到车位,姐姐驾车,回程路上,覃芩担心地问姐姐:姐姐,我不会说法语,怎么跟她交流呀?

杨晓华说:法国的艺术家到中国来,肯定会说英语,说不定会说中文,不用担心。

我的英语水平也不行。覃芩很自责,这些年来,自己没有重视,美校学习也长进不大,口语达不到与外国朋友交流的水平。

舅舅钱大师的英语水平不错,他会做翻译的。

我一定要把英语学好。覃芩痛下决心。

第二天,覃芩乘飞机回杭,大姨妈不让妈妈回去,暂时留在北京。

74

覃芩的古沉木雕《送子观音》,以十二万美元成交。按规定缴纳税金后,覃芩获得50%的著作权费,余下交由艺术村。这是覃芩第一笔大数目收益。

孙村设家宴为覃芩祝贺。

覃芩把《梅骨和风》带来了。钱大师,吴大师,梁大师都是第一次见到真容。

梁大师说,覃芩哪,你的处女作《送子观音》,已进了艺术之都法国,我们祝贺你。《送子观音》看得出传承的因素,《访师》是大跨了一步,倾注了你的全部心血,感恩之情,与钱大师的《母亲》有异曲同工之妙,其成就超过《送子观音》。这尊《梅骨和风》更进一步,无论构思,还是雕琢技艺,堪称完美!你是一个勤奋的艺术家,必将为艺术村开创一个新流派!你已是省雕刻艺术协会会员,我提议,为她申报大师职级,条件已成熟了。

吴大师说,覃芩天资聪颖,悟性极高,一点就通,又勤奋好学,刻苦钻研,勇猛精进,是不可多得的艺术人才。我同意梁大师的提议。

钱大师说,论成就,覃芩申报职级不成问题。不过,覃芩还年轻,过早地挂上大师的头衔,会成为她的包袱,我觉得应为她留有余地,不报大师级,待她获得国家级金奖后,再报大师级,大家以为如何?

覃芩说,我有今天,都是孙大哥与各位大师所赐,只要能跟着师父与各位大师学艺,报不报职级都是次要的。

梁大师说,覃芩这句话中听!覃芩的为人,比她的作品更完美!

孙村说,覃芩这么珍贵的重礼,孙大哥受之感到沉甸甸的。覃芩年纪已不小了,也到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了。我与路飞霞已商量好,那套房子,就送给你作婚房。

路飞霞说,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三位大师都拍手叫好,覃芩惊得说不出话来。

钱大师说:为双喜临门干杯!

大家举杯,覃芩也干了,眼眶内充满泪水。酒酣使人醉,友情更是至醇至酣,覃芩焉能不醉。

75

天下的好人很多,可像孙大哥路大姐这样的好人,能有几个?覃芩还有什么可说!

不过,孙大哥的话,确实勾起覃芩的心事,八年多了,赵老师现在怎么样了?没有赵老师的联系电话,只有他的影子,时时在心底萦绕,许下的承诺,常像春笋般向上破土,我交给了你,但又愧于跟你联系,矛盾的交织,咬得心痛落泪。

这晚,覃芩是个不眠夜。

孙大哥连婚房都为我们准备好了,赵老师!

覃芩打开电脑,输入家乡地址,母校与赵老师的名字,希望能搜到一些信息。大约,那边学校还没有设立网络,信息不通,没有相关结果。

覃芩给弟弟通电话,询问他,有没有跟学校老师特别是赵老师的联系电话,弟弟也没有。

只有写信了。

如果赵老师已成家,是不是有点冒失?覃芩叹了口气,怎么办呢?

覃芩在大厅内,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一个姑娘家,已经不像少女时那样的冲动幼稚,思前顾后起来。

他应该成家了,他已经三十多了,他还可能等我吗?我在他视线中消失已八年了呀。

可是,她心中马上显现他寻到滨海时,那焦急的神情,他是真诚的,他没有忘记我!耳边好像听他说,我这辈子只娶你。这是离别那一晚,他亲口说的。

覃芩觉得,赵老师一定还等着,等我的消息,我跟他说过,至少三年,我不会与你联系。虽然过了八年,他一定在等我的消息!

我应当写封信,无论是他还是我,都需要有一个确切的消息。

覃芩拿出纸笔。

怎样写好呢?如果他已成了家,我可不能去打扰,那就用分别多年的学生,对老师的思念和问候,无须多说,他心中有数。

覃芩斟酌多时,挥笔疾书:

赵老师:您好!

离开学校,已八年了,时时思念着您。您工作顺利吧?如今,您已是桃李满天下了,学生我祝福您!

我现在江南学习古沉木雕,师父和大师们都对我很好。我把母亲也接到这里,母女俩过着安稳的生活。这里是天堂,老百姓都过着好日子。这里的开发,绝不比南方差,经济发展很快,社会安定,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天堂。如果你有空,欢迎您到江南来。

祝您万事如意,幸福平安!

您的学生 覃芩

覃芩看了几遍,觉得要说的话都说了,没有破绽,便在后面附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第二天一早,覃芩就把信寄了出去。覃芩坦荡,这是我该做的,要不是腐恶们追逼,怕祸及你,我早就写了。

第三天中午,覃芩接到赵老师的电话:覃芩,我等了八年,终于等到了你的消息!我决定,这星期六,飞到江南来看你!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激动,覃芩熟悉这声音,期盼着这声音,现在真真切切地在耳边响着,覃芩眼泪直泻:我也一样!赵老师,我到机场来接你!

千里万里,挡不住有情人心心相印。

覃芩满心喜欢,平静了一下心情,给母亲挂电话,俏皮地跟妈妈说:妈妈,这星期六,我的男朋友要来看我,您想不想见见未来的女婿呀?

妈妈一听也乐了:我女儿有男朋友啦?妈妈要见,我马上回来,马上回来!

第二天下午,覃芩到机场,把妈妈接回。妈妈问这问那,覃芩说,妈妈,再过两天他就到,您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丫头。妈妈也是乐呵呵的。

两天后的下午,覃芩把赵老师接到家里,覃妈妈准备了一桌好菜,迎接准女婿。

覃芩俩拜访了恩人孙大哥和路大姐,也拜见了师父钱大师。

76

妈妈担心,覃芩若回去结婚,腐恶们能善罢甘休吗?日后的生活能安定吗?私下,妈妈把自己的担忧告诉覃芩。

赵老师很干脆地做出决定,我到江南来,我想办法调到江南来。如果调不成,我就辞职,到这里来就业也是一样的。

覃妈说,家中有父母,父母不同意……

妈妈,我还有弟弟和妹妹在家里,我当然不会忘掉父母。父母也想得通,我早就跟父母亲说明白了,我未婚妻是覃芩,她在哪里我就到哪里。

教师的跨省调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样的大事,覃芩心里没底,两人找孙大哥商量。

孙村认为,夫妻两地分居,国家政策是允许调动的。如果你俩办了结婚登记,法律上的合法夫妻,属两地分居,就可以办。

覃芩问:我们可以在这里办理结婚登记吗?

你在这里工作了六年,有固定收入,又有住房,就可以成为长住户口,可以在这里登记结婚。这样好不好,我马上为你办理住房过户手续,落实好户口,然后再办理结婚登记手续。

覃芩像在梦里一样,孙大哥说的做的,都是为我们着想,一点都不顾自己的得失,他是佛菩萨!

事情就按这样的思路运转起来。住房过户,覃芩母女的户口落实了,覃芩与赵老师办理了结婚登记,一年后的夏季,赵老师成功地调进剡城,按赵老师的请求,到美校任教。

这一年寒假期间,赵老师与覃芩举行婚礼。这一对有情人,历经曲折,终于走到了一起。

77

若干年后,一场空前的反腐浪潮席卷神州,震惊全国的反腐打恶大案曝光,黑恶势力代表陈大老板,刘总等,遭到法律的清算和严惩,上了断头台,覃爷的冤情,得到申雪。滨海的涉腐涉恶官员,也倾巢翻蹋。

春风绿野清明节,覃妈携覃芩和女婿赵老师,外甥小蛋蛋,回大山祭扫覃爷,拜谢寨主任覃伯及众乡亲恩德。覃杭夫妇也兼程赶回家来,离散多年的一家人,终于团聚在故乡故土。

寨主任祝贺覃妈一家在故乡团聚,悲情已经过去,欢迎金凤凰银凤凰重新飞回山寨。你本是奇女子,现在着汉服回来,山寨的亲众,当重开宗祠迎贺。

覃妈妈连说万万不可,我本是寨子里的一员。覃爷遇难,我们在乡亲们帮助下,毁家纾难,暂回江南躲藏灾祸,是不得已的事。现在回来,我就在家里为覃爷守墓,夫妻生来同床,死后同穴。我不回江南了。两个孩子,覃芩蒙恩江南,她要为江南尽才报恩,我不留她。覃杭报效国家,责无旁贷,我也不留他。为事业去奋斗,你们就安心地去吧,妈妈与乡亲们在一起,会很幸福地生活下去,亲眼看着寨子随变革的大潮,变得越来越美好,这是一定的,妈妈喜欢。我要像父母亲一样,应该为大山人民作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

妈妈!

姐弟俩有点惊愕,妈妈这样决定,是他们没有想到的。

好弟妹!好弟妹!

寨主任告诉覃妈妈,你们走后,覃伯一家为覃爷守七期间,矿上就催逼大家上班。覃芩已经告诉过我们,他们盗采国家战略物资,勾结外国间谍,走私倒卖给外国,严重危害国家安全,我们岂能为他们开采矿土?我们罢工,与他们对峙着。我们罢工的第一个理由,必须首先清算覃爷工资,他们要我们交出覃芩作交换,我们决不答应。果然,他们故伎重演,深夜搞突然袭击,围住覃家,闯门进去抓覃芩,才发现覃芩已被替换,覃妈也不见踪影,一切阴谋诡计宣告失败,那头儿像木头一样愣在那里。

寨主任哈哈大笑起来,毫不掩饰自豪和兴奋:我们与他们对峙着,那头儿居然问我,你们是怎样把人弄走的?我正告他们,你们只觉得自己高贵聪明,山里人穷困愚弱,你们哪里知道,人民才是真正的英雄!

说得好!覃芩受寨主任感染,情绪也很激动,大声地说:人民与正义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

妈妈则盈盈地向寨主任致谢。

那年杨晓华夫妇回国,定居在北京父母身边,向上面举报了陈老板们勾结外国间谍,盗采稀土,走私倒卖到国外的犯罪事实,证据充分,再有覃芩母女的举报材料印证,引起高层的重视和关注,清查陈老板们的犯罪事实,就从封矿着手展开的。覃爷的工资,是在清理矿产时获得补偿的。覃妈把这笔钱,捐给村寨做公益事业。

寨主任还告诉覃妈,封矿以后,村里就通过政府渠道,组织村寨的青壮年外出务工。这也是一件大事,把周围的村寨也带动起来了,大山人走出去,不只是开眼界,更重要的是学到了外面发展的经验,培养了人才,促进大山区的发展建设。旺富他们一批年轻人,经过政府的专业培训,被派往非洲修铁路去了。

哦,了不起`!覃芩羡慕得叫起来。

主任笑了,他继续说,政府已经决定,先给大山区解决用电等民生问题,电视电话,沟通山里山外信息渠道,这是发展的首要问题,这事正在办。

好!好得很!覃芩盼望着的大山区开发,终于来到了。

覃妈问寨主任,青壮年都出去了,那些小孩子怎么办呢?

寨主任说,有少数人把孩子带走了,大多数都留在村寨,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照顾着。读书都是小孩自己走着去的,没有大人陪送,大人都是有活要干的么。假期中,没人管他们,也是个问题。

覃妈说:主任,我想把这些儿童组织起来,星期天,假期,我来进行文化补习。这是我回来前,在覃芩那边时就想好要做的事。我要为山里的孩子服务,为他们补习文化知识,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报答乡亲。现在青壮年外出务工,这就更需要了。

好,好,好!我就知道,弟妹你一定是个文化人!我们都知道,你是……大学教师的女儿!以前你守着大山人的规矩……嘿,办文化补习班好得很!你教出了一对好儿女,你还会教好一大批山里的孩子!

寨主任激动得语无伦次。

我竭尽所能。覃妈妈锵锵地说。

覃芩这才领悟妈妈的深思熟虑,大声说:妈妈,我们全力支持你!我们会经常回来看你!

覃杭说,妈妈,我会把上海的学习资料搜集起来寄给你。我们也全力支持你!

妈妈笑了,儿女们都理解妈妈,支持妈妈,这是回报大山恩情的最佳方式哪。

幽幽山谷,碧绿葱翠,百花盛开,覃爷静静地躺在百花丛中。赵老师与覃芩,覃杭与妻子,各自采集百花,编成两个大花环,敬献在父亲墓前,双双祷告,一切都过去了,经过苦难的磨炼,阳光雨露的洗礼,人我是非的熏陶,儿女都已长成,母亲也平安健康,父亲安息吧。

大山林中,莺鹂对歌,此起彼伏。

蓝天白云,变幻出大大小小的金凤凰,银凤凰,昂首展翅,自由翱翔。刹那间,祥云冉冉,颢风习习,霞光万道。

这时,谷口出现大队人马,寨主任,覃伯和留守在村寨的乡亲们,也到覃爷墓地看望覃爷,慰问覃妈,祝贺覃妈一家在故乡团聚,亲不亲,故乡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