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不懂感恩的猪

适逢大年三十儿,猪村正在杀猪。

两个壮汉摁住肥猪的前蹄儿,另一个磨刀霍霍向猪脖。只见他一把揪起肥硕的猪耳朵,往左一扯,肥猪白嫩的脖子暴露了。半死不活的猪早已瞪大了双眼。

刀尖往猪脖子上一放,要的就是一气呵成!

已经确定方位,正待下手,猪一个鲤鱼打挺,噌一下蹦了起来!

“你咋松手啦呢?”

“我没啊,他挣得厉害,手滑了。”

两位壮士撸了撸袖子又上前去。别看猪肥,后腿一蹬,力气倒不小!一个壮汉应声倒地,在地上翻了一滚儿,还没来得及爬起,猪顺势从他身上蹦跶过去,众人追及不得。

一家丢猪全村忙。

把半个菜地搜了个王八翻身,终于在猪圈旁发现了这个不法分子。

看来猪也懂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众人围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母猪使出一招凌波微步,再来个金蝉脱壳,从一个人胯下溜了。

“抄家伙!”

王二、王三在后面穷追猛赶,王八、王九,王五、王六分两路侧面包抄,终于把母猪逼到了水井边。

怎料那母猪还是个烈女,宁死不从,一跃而起,跳入井中。

众人赶忙上前探查。

还好,是口枯井,母猪无碍。

王王自告奋勇,缠绳腰上,手持大网,下井捞猪。咳嗽为号,众人拉绳。

结果刚下井里,没等咳嗽,母猪一屁股差点没把他怼死。众人见状,赶忙往上拉绳,王王筋疲力尽,伤了元气。再没人敢与猪为敌了。

“得,网还落井里了!现在咋办?”

众人无法,只得请村长出马,主持大局。

于是很快,众人抬出了八十岁的老村长。

村长坐定井前,先是训了众人一通:“都跟你们说了,暴力解决不了问题,要以德服人!”

“是是是,村长教训得是。”

村长往井一窥,母猪生得俊俏,于是喊道:“大闺女,怎么掉井里去啦?”

母猪答:“他们要伤害我。”

村长看看众人:“谁要伤害你啦?”

母猪答:“王四”。

村长笑笑:“王四怎么伤害你呢?你看你把他手都踩折了,人家现在还在床上躺着缠着绷带呢!还不快上来去给王四道歉。”

“我不。”

“你这孩子咋那么不听话呢。”

“我就不听话了。”

王王正愁气儿无处发泄,叫道:“村长你听听她什么语气嘛。”

众人吼道:“村长说话,你插什么嘴!”

村长看看王王,又转过头望向井里:“哎哟,你这死猪,还把王王打伤啦?我本是站你这边的,你这样叫我怎么替你说话嘛?”

“村长,我打伤他们是我不对,但他们不对在先。他们要吃我。”

村长语气平静:“谁要吃你呀?”

“王二,王二要吃我。”

村长捋一捋颇为自豪的胡子:“王二是你的主人啊。给主人吃肉肉,不是猪的本分嘛。”

“我不想给他吃。”

“哎,你说你,这都一岁了,咋那么不懂事哟!”

“凭什么嘛,我就不。”

王二指着母猪吼到:“怎么跟村长说话呢!”

村长拍拍王二,示意他退下:“我都没跟她计较你计较什么呢,得饶人处且饶人嘛。”

王二赶紧道歉:“村长说得对,我不怪她。”

于是村长又看向井里:“你听,你主人还是很讲道理的嘛。”

“我就不想死,我不想死。”

村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哎,你们猪啊,就是这么自私。猪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你本来就是猪,不这么死还怎么死嘛?生命的意义不在于索取了多少,而在于奉献了多少。”

“我就是不想死。”

“冥顽不灵”,王八指着井里骂。

村长一个瞪眼吓退了王八。

然后又和颜悦色地看向母猪:“你看看其它猪,哪个像你这样不懂事哟……”

一颗颗泪水从猪眼流下:“我才一岁啊!”

“猪半岁就算成年啦。你也知道自己都一岁了,就算再苟且偷生又能活多久呢?生命的价值不在长短,在质量。”

母猪哭得说不出话来。

“你看王二,抚养你那么大容易吗。你不但不知道感恩,还顶撞他,你说你像话吗?”

见母猪还是不说话,村长继续申明大义,申得自己差点都被自己感动哭了:“你六个孩子也快半岁啦,可以独立了。你就安心地去吧,孩子我来养。”

王二有话要说,村长一个手势,王二没敢开口。

“我亲自养,猪草我全包了,放心,只要有我一口饭吃,绝不让你孩子饿着。我保管喂得白白胖胖的。”

母猪终于开口了:“谢谢村长。我最担心的就是孩子。”

“那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上来吧,做一头猪该做的事。你在下面能待多久呢,饿死不成?”

于是王二下去了,给母猪一巴掌后套上了网。

听说母猪找回来了,王四气呼呼地找过来,一脚踹在母猪脑门儿上。

众人大吼:“村长在此,你干什么呢!”

王四秒怂:“对不起对不起,不知村长在此。不尊礼数,还望海涵!”

村长气哼一声:“既然你知道礼数,还不行礼?”

王四赶紧鞠了一躬:“这母猪实在刁钻,看我的手。”

“我早知道啦”,村长不屑地说,然后转向母猪:“闺女,快给王四道歉。”

“王四,对不起。”

“对不起就完啦?你得赔。”

母猪慌了:“我……我没钱。”

“哪儿有那么便宜的道理!”

“好啦好啦,大家讲讲道理”,村长发话了:“要钱呢,她确实没有。这样吧,她哪只蹄子踩的你,待会儿那只蹄子归你啦。”

王四往猪脸上吐了摊口水:“谁要她的破猪蹄子!”

王二发话道:“村长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嘛,猪是我的我都没心疼。”

王四叽叽歪歪的也不好说什么。

村长摸摸猪头:“看,王四都不怪你了,还不谢谢人家,做猪要学会感恩。”

“谢谢王四。”

这时候有几个壮年跑过来要打猪,见村长在此,赶紧站定,叫了声村长好。

“什么事啊?”

“这个造孽娃儿,踩坏了我屋菜地里好多白菜。”

“我……我不是有意的。”

“你就说你踩没有嘛。”

“我……我……”猪急哭了。

“好啦好啦,待会儿你们也上王二家吃猪吧。”转身对着王二:“你家猪踩了人家白菜,你请人家吃个饭也在理。”

王二点头:“我没意见。”回过头就往猪肚子上一脚:“净给老子惹麻烦。”

“哦对了,还有王王,被你打伤了你还没道歉呢。”

“对不起。”

王王:“算啦,皮外伤。”

村长笑了:“就是要这样,和气生财嘛。”

猪又被摁在了石头上。

“放开放开。人家又没说要跑,你们按什么按呢?这头猪虽然有错,但知错能改还是头好猪。”

村长走向猪:“你这趟的姿势不对,怎么能四脚朝天呢,待会儿血彪出来溅得身上到处都是,不好洗。”然后指指石头边的水槽:“咯,头朝下,放在水槽前面,这样脖子上的血就刚好流到水槽里,不污染环境。”

众人应和:“是是,现在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了,是该这样。”

母猪把头放在水槽前,闭上了双眼。

年夜饭上桌了。虽然都是猪肉,菜品可一点不单调:红绕猪白、酱猪蹄儿、清蒸猪蹄儿、木耳炒肉丝、鱼香肉丝、辣拌黄瓜猪耳朵……

王二站起来发言:“这次能把猪找回来,村长功劳最大,这盘猪脖子归村长,大家没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

“好好好”,村长坐着接过猪脖子放在面前,也发话了:“通过这次事件,大家要反思啊。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滴。你们看,今年就王二家门前最干净,你们呢,猪血满地都是;杀个猪还要五个人一起!所以你们不要觉得把猪关猪圈喂饱了就行,要注重思想品德教育啊。我这儿有本书,你们拿去,平时让猪看看,思想工作很重要!”

“是是,村长说得在理儿。”王二接过书,旁边几人围过来看,书面儿上赫然三个大字:猪仔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