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青色羽翼《魔尊也想知道》第129节

举灭杀。

一道红影当先飞上太 Yi-n 山,潜伏在暗处的人看出这人正是殷寒江,忙下令开启大阵。

磅礴的天地灵气涌向殷寒江,他不闪不避,凌空望着不断冒出头来的修士们。

尊上说过,他只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余下不必理会。

就在排山倒海之力即将把殷寒江瘦弱的身躯压垮时,一柄长戟划破长空,刺穿了无数阵法脉络。

闻人厄出现在殷寒江身后,随手一招,这些被阵法汇聚起来的天地灵气顿时顺服地被他的混沌之力所控制。

天地自混沌而生,一切灵气源于混沌,又归于混沌。当闻人厄理解了这一点后,修真界的手段对他而言,就不过是能量的转化。阵法是将充斥在人间的灵气利用各种秘法转化为攻击人的刀,那么他可以利用混沌之力将这把刀还于天地。不必像以往般用自己的力量抵挡,最终两败俱伤,白白消耗灵气。

只见他身周渐渐形成一个灵气的漩涡,无论是阵法的力量还是法器的力量,全部被这个漩涡吸收。当正道人士已经不敢攻击也无力攻击时,闻人厄长袖轻挥,可怕的灵气漩涡向反方向旋转,化作灵光点点,于太 Yi-n 山上降下一场充满灵气的甘霖。

跟在裘丛雪身后的百里轻淼看着这大地复苏的场景,心中略有所感,竟是当场便凌空盘膝而坐,顿悟了!

裘丛雪钟离谦宿槐都没想到,大战在即,百里轻淼竟能说顿悟就顿悟,这究竟是怎样的悟 Xi_ng ?她已经是境虚期巅峰,再闭关醒来,该不会晋升大乘期吧?

闻人厄感受到灵气变动,侧身看向百里轻淼,心下了然。当年太 Yi-n 山地火就是受百里轻淼影响,有了爆发的预兆。虽然地火是闻人厄与紫灵阁主交战才勾起的,但真正的导火索是百里轻淼的灾厄司职。

施放灾厄是她的司职,她所到之处,但凡有什么天灾隐患,都会提前发动。在仙灵幻境中,百里轻淼眼前看到的,也是亲近她的黑暗与恐怖。

但她闭眼后,仙灵幻境便一片祥和,明媚耀眼,遍地灵药。

仙灵幻境的一幕与此刻的太 Yi-n 山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们皆是因百里轻淼带来灾难,并于灾难后迎来新生。

百里轻淼自修炼无情道后,便不会将视线集中在某个人身上,而是看得更高更远。当她凝视着一个人时,瞧见的不是这个人,而是那人身后的土地。

道似无情却有情,这便是天地。

烈火燎原后,总有鲜嫩的花朵颤巍巍地绽开,以全新的姿容面对崭新的大地。

亿万年来,三界便是如此,毁灭与重生交替,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闭关中的百里轻淼总觉得仿佛听到一个人在耳边喋喋不休说着什么,内容她不记得了,但隐约记得有句话,她始终没有说出口。

“你说得不对。”入定的百里轻淼喃喃开口,只有在她身边帮着布置椅子的宿槐听到了。

什么?宿槐凑近师父,听到她低声道:“天界上神,若是将目光汇集一个种族身上,不配为神。”

她低语时,死狗般的贺闻朝被人一把丢向殷寒江,殷寒江随手接住,扫视一圈,落在上清派掌门身上,将贺闻朝丢在他脚下。

“你完成誓约,我将徒弟还给你。”红衣男子冷傲道。

“闻朝!”上清派掌门忙扑向贺闻朝,见他满身都是阵符,昏迷不醒,似乎连神魂都被封住了。

掌门怒道:“殷寒江,当日围杀血魔是我一人主导。上清派自古便有记载,血魔现世,整个人界会寸草不生。因此我一定要除掉血魔,纵然当日没有杀死闻人厄,以后我拼了这条命也要除掉血魔!但这一切,与我弟子无关,有何招数冲着贫道来就是,为何要伤及无辜!”

今日闻人厄在太 Yi-n 山现身,众人知道没有除掉血魔,这人也不知在幽冥血海有了怎样的境遇,竟是功力大增,一招便破了他们精心布置的阵法。当时便有不少人想逃,不过被玄渊宗门人拦住,也有不少人做好了今日与血魔决一死战的准备。

无相寺新方丈双手合十,对殷寒江道:“殷施主,血魔与其他修者不同,你若执意要包庇血魔,吾等纵是豁出这具皮囊不要,也要阻止殷施主酿成大错。”

“包庇?哈哈哈哈哈!”红衣男子在灵雨中狂笑起来,他的眼神中充满蔑视,仿佛眼前这些正道高手不过一群傻乎乎的绵羊。

殷寒江衣袖一展,站在闻人厄身前,朗声道:“今日你们要杀血魔,我绝对不会包庇,但谁才是真正的血魔,我们倒是要说道说道了。”

说话间,殷寒江飞快掐动灵诀,贺闻朝身上子午锁魂阵的阵符越来越淡,封印住他的力量也渐渐变弱。

这一个月中,子午锁魂阵在不断消耗着血魔的神魂。血魔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消耗真元对抗阵法的侵蚀,这段时间过去,他吸收的那十七位高手的力量估计也该耗尽了。

阵法破解之前,殷寒江祭出焚天鼓,焚天鼓在空中“咚咚咚”地敲响,修士们本想运足功力抵挡或是攻击殷寒江,不让继续施法,但才不过敲响两下,他们便意外地发现,这鼓声不是针对修士们的。

焚天鼓的声波,全部聚集在贺闻朝身上。

焚天鼓的鼓声有唤醒魔 Xi_ng 的能力,殷寒江就深受其害,他倒要看看,血魔魔 Xi_ng 如此之重,能否顶得住这鼓声。

血魔与贺闻朝同时恢复意识,这一个月可苦了两人。贺闻朝有神格与先天雷火守护,倒是能抵挡一下子午锁魂阵,血魔却深受其害。他早就耗干之前吸收的真元,最后几日,是靠偷偷吸收贺闻朝的先天真气与神格来对抗阵法威力的。

贺闻朝不知道是血魔在吸收他的本源,还当是阵法歹毒。

好不容易阵法解开,贺闻朝睁眼便见师父在面前,欣喜万分,心想难道是师父来救我了?

而血魔则是饿,饥饿,仿佛饿了成千上万年,神魂长久没有灵气滋养干枯无比,似乎不吃掉一两个人就活不下去。

这时鼓声阵阵,血魔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万年前,那时他被修真界众人围剿。那么多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一个个不要命地冲上来攻击他。血魔真元耗尽就随手抓一个来吸收,用得到的力量再去攻击其他人。那一战死伤无数,血魔杀红了眼,看着一个个死去的修士狂笑。

饿,好饿啊,只剩下一缕神魂,忍耐了上万年,好不容易吃了几个高手得到的真元又消失了,他真的需要补充真元。

理智告诉血魔,还没有完全控制住贺闻朝,还没弄清状况,要忍耐,等到辨清身边的情况后,再伺机而动。

可理智若是能够压制魔 Xi_ng ,殷寒江当初又怎会被心魔所困,疯癫不堪。

这份疯狂,唯有经历过的人可以理解,也唯有殷寒江可以唤醒。

血魔晃晃脑袋,透过贺闻朝的视线,见到上清派掌门。贺闻朝拖着疲惫的身躯爬向师父,被掌门扶起。

贺闻朝的手掌碰到掌门的瞬间,血魔也感受掌门皮肉下蓬勃的力量。

那一刻,没有人能够阻止魔 Xi_ng ,他瞬间抢占了贺闻朝的身体,劲力一吐,趁着掌门毫不设防的时候,一道血雾包裹住上清派掌门。

掌门惨叫一声,身体渐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