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青色羽翼《魔尊也想知道》第132节

但还是要对结局说一句,你**。】

【这文书评为什么这么多**?】

【屏蔽词,骂人的话,少儿不宜。这文也少儿不宜,看了容易怀疑人生,还是去看无cp的文洗洗眼睛吧。】

《灭世神尊》的读者们从暴怒到无奈最终转变为无聊地去看其他文,而《虐恋风华》却是一片祥和。

《虐恋风华》修订版中,百里轻淼闭关醒来便已经是大乘期,无情道有小成。她听到贺闻朝的死讯和自己被指定为掌门的消息后沉默片刻,应下了掌门之职。

对此徒弟宿槐很不解,他觉得百里轻淼已经是大乘期,很快就可以飞升了,为什么还要被上清派绑住?

百里轻淼柔和地对弟子笑笑,问道:“你是觉得上清派乃至整个正道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吗?”

“除了师父你,其他人都是。”宿槐愤怒地说道。

他也是在太 Yi-n 山上听殷寒江一桩桩一件件逼问正道败类们,才知道原来玄渊宗被人泼了这么多污水,他好生气,特别希望殷尊主将所有人都烧掉,可是殷尊主没有这么做,他只除掉了血魔,便将其他败类一一还给了各个门派,要他们自己处理。

要宿槐说,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杀掉在场所有正道高手,玄渊宗一统修真界才好!

“可你知,为何正道可以将这么多事推在玄渊宗身上吗?”百里轻淼问道。

“那……”宿槐一时语塞。

他想说玄渊宗名声不好,但名声为什么不好呢?因为很多恶事,的的确确是曾经的玄渊宗做的。

“在闻人尊主统一魔道之前,玄渊宗的确是无恶不作的。”百里轻淼想起钟离谦的教导,以及清雪师父对她讲述的过去发生的事情,“比现在你听到的正道败类所做之事,有过之而无不及。”

百里轻淼这么多年没有困在上清派,她行万里路,亲眼见到无数人间悲苦,明白这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当被感情蒙蔽的双眼擦亮时,她对这世界的感觉也不一样了。

她拍了拍宿槐的手,释然道:“闻人厄成为魔尊后,以铁血手段肃清老宗主旧部,是破。他重新管理门派,设置新的的门规,命众人遵守,是立。百年来,玄渊宗已从曾经的魔道渐渐转为一个满是随 Xi_ng 之人的门派,你在玄渊宗中觉得舒适开心,是因为那里的人皆是率直自我,恶意与善意写在脸上,从不虚假掩饰。但让他们做到这一点的,不是旁人,正是闻人厄。

“而今,殷寒江于太 Yi-n 山上揭露正道多年来的隐疾,亦是破。正道在修真界多年,广招门徒,日子久了,总有管理不及之处,偌大的门派,总会生些疮疾。若不狠下心来剜掉这些腐肉,它们会不断腐蚀完好的皮肉,届时正不是正,魔不是魔,是非不分,黑白不辨别,天下大乱!”

“所以……殷尊主做的事情,是有利于正道的?”宿槐惊讶地说道,“师父,你是不是比以前聪明了?这么多事情,是你自己想到的吗?钟离先生偷偷教你的吧!”

他与裘丛雪隔代相似,百里轻淼 Xi_ng 格又好,两人向来没大没小的。

百里轻淼曲起手指敲了敲宿槐的额头道:“是为师自己想到的,为师自得到血焰霓光绫后,忆起了不少事情。”

血焰霓光绫是神血转化,神血是先天神祇为恢复神位准备的,其中也藏着关于前生的些许记忆,百里轻淼晋升大乘期后,便渐渐恢复了些记忆。

她曾被贺闻朝前世影响,当真认为自己所做之事是坏事。而转生后,见证闻人厄与殷寒江所做的种种,她渐渐明白了。

“殷尊主的破,对正道而言是痛,但也是唯一一条生路。”百里轻淼感慨道,“我前生将无数的痛带给人间,这种痛对每个个体而言,是毁灭 Xi_ng 的打击,但对于天地而言,每一次破,便是立的开始。”

宿槐不太明白她的话,歪头听着。

“我前生一直在制造‘破’,从未参与过‘立’,上清派掌门之位,却是个契机。上清派是正道魁首,掌门师伯用生命洗清了贺闻朝泼在上清派身上的污迹,他信任我,给了我这个重整门派、正道的机会。重任在身,百里轻淼当仁不让。”百里轻淼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向太 Yi-n 上掌门逝去的方向,深深地作揖。

她心中隐隐感觉到,当她带领正道重新在世间建立威信时,便是她有资格吸收神格之日。

先天神祇与天地同生,所思所行全部是为了维护整个天地。一个只有灾难的天地终究走向灭亡,灾难只是过程,目的是去芜存菁,洗去尘埃,还一个清明天地。

宿槐懵懵懂懂,百里轻淼问他要回上清派还是留在玄渊宗,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跟着师父。虽然玄渊宗是他的向往,但师父有点傻,在上清派恐怕会被欺负,宿槐不太放心。

而且留在玄渊宗的话,那个叫师从心的坛主总是偷偷看他,生怕他抢了冥火坛坛主之位。宿槐觉得,玄渊宗的人有点不好管,钟离先生那么聪明的人都快秃头了。他 M-o M-o 自己还算浓密的秀发,心想当个上清派首席弟子也不错。

百里轻淼离开玄渊宗之前,一些关系比较好的人向她道别。

裘丛雪很不满意,她教导出来的弟子终于大乘期了,竟然不与她联手刺杀闻人厄与殷寒江,反而要去当上清派的掌门。她揪着百里轻淼教训了一阵,宿槐实在听不下去,拽过师祖,小声告诉她师父想要一统正道的想法。

裘丛雪听后顿时眼睛一亮,挺起 X_io_ng 膛道:“你放手去做,等你统一正道时,我也该是玄渊宗宗主了,到时我们师徒反目,再起征战,也算是一段佳话!”

宿槐扶额,师祖的话怎么听起来都和“佳话”二字不沾边。

“你放心吧,”貌美的舒护法 M-o M-o 宿槐的脸,“有本护法在,你师祖休想一统魔道。她当宗主后定会逼着整个玄渊宗的人都去做鬼修,到时个个没有肉,全是一把骨头,本护法找谁双修去?”

舒护法太过美丽,宿槐脸一红,倒退几步,警惕地看向舒艳艳:“我以后和师父混正道,绝不会和你双、双修的!”

舒艳艳轻笑一声,凑近两步,捏捏宿槐的脸,柔声道:“我呀,是不会动你这样的人的。太认真、太痴情的人,会为了心上人甘愿献出一切,这份因果,我担不起。”

舒艳艳与宿槐对话间,师从心轻手轻脚地走到百里轻淼身边,双手奉上一块玉符。

“这是?”百里轻淼疑惑地看向师从心,她在玄渊宗这些时日,与这位师坛主其实没什么纠葛。她昏迷时,为了保护自己与神格对抗,本能地吸收了师坛主的病气,欠下因果。不过当她将病气还回去时,这道病气在司灾厄的先天神祇体内待过,力量大增,得到这道病气的师坛主也会功力大涨,一来一回间,百里轻淼早已偿还了因果。

“就、就里面有咒术之法,谁敢不听话,用一下。”师从心小声道。

他每次看到百里轻淼都想跪下去,忍不住想献上什么东西,真是不明白为什么。

“多谢。”就算不一定用得上,百里轻淼还是收下了这份好意。

而且想想她与钟离谦的追踪咒,咒术只要用在对的地方,也不一定全是坏事。

想到那位曾与她相伴三十多年的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