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青色羽翼《魔尊也想知道》第133节

百里轻淼望向钟离谦,隔空向他行了个拜别礼。

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多余的嘱托,君子之交淡如水。但百里轻淼知道,日后她若是有难,钟离谦定会出手相助,而钟离谦要是遇到难事,她也义不容辞。

与百里轻淼道别后,钟离谦询问舒艳艳:“舒护法,两位尊主什么时候出关,谦还要卸任辞别呢。”

“出关?”舒艳艳抬起纤细的手掩了下惊讶的表情,“那可不知多久了,昨日回刚回宗门,闻人尊上便找我要了份心法闭关去了。他要最高深的,这心法连我都没参透呢,要是想修成,那可不得修炼三五十年?”

钟离谦:“……”

他忙看向百里轻淼,希望这位友人能够帮助自己。谁知百里轻淼道别后比谁走得都快,早就没影了。

钟离谦长叹一声,两位尊主这是要将教化魔道的重任全部压在他身上,什么叫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他算是知道了。

《虐恋风华》的最后一章,便定格在这鸡飞狗跳的画面上,每一个看到结局的读者,均露出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 We_i 笑容。

【呜呜呜呜!看到百里轻淼最后说的那番话,我有种被渣男骗走的女儿终于长大了的感觉,那种酸酸涨涨的幸福感,太好了。】

【嗯,女儿不仅踹了渣男,还抢了渣男的公司,干得漂亮!】

【看了一百多万字,到最后都没有感情戏,也就是从百里轻淼角度侧面写了下闻人厄和殷寒江的感情戏,还是耽美不是言情,我看着题目深思起来。】

【虐恋?我就看到殷寒江风华地绝了贺闻朝的后代,虐恋在哪里?】

【钟离谦和他头发的虐恋,到最后还要教化魔道,金牌教师被坏学生气到秃顶,这是人 Xi_ng 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哈哈哈哈哈!】

【楼上别说了,有画面感了,我的谦……要不头发还是全剃了吧,和尚又禁 Y_u 又帅,总比地中海强。】

【谁说没有虐恋了?百里轻淼和清雪长老,百年后,一个正道魁首,一个魔道至尊,两个人相爱相杀,当年我救了你的身体,你帮我摆脱渣男挽救我的灵魂,我们相互扶持三十年,没想到最后却要刀兵相见,难道不虐吗?】

【楼上想多了,清雪没有当尊主的智商,她想当尊主,舒姐不同意。】

【说起舒姐,我看舒姐的最高心法是怎么修炼三五十年的。】

【我也是……】

“啪!”殷寒江一把合上《虐恋风华:你是我不变的唯一》,不再看书评。

他拿着那本书,盯着床头的油灯,慢慢地将书凑向火苗。

一条结实的手臂伸过来,拿过他手上的书,倦懒的声音在殷寒江耳边响起:“写了什么?气得你要烧书?”

“本座只是担心……”殷寒江才开口,便觉嗓子沙哑得有些过分,他忙自芥子空间中取出杯灵酒喝了口润喉,这才继续说道,“此物有邪 Xi_ng ,会影响人心。”

他简单地说了下闻人厄被困幽冥血海时,自己曾出现过原书中的画面,令他心魔加重的事情。

“这样的事,不仅出现在你身上。”闻人厄想起裘丛雪替代他被百里轻淼所救时,脑海中也固执地出现原书对白,师从心在见到百里轻淼时,也曾见到过神光。

只不过相同的情形放在不同人身上,反而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殷寒江拿出《虐恋》与《灭世》四本书翻来翻去,见《灭世》二和三已经是两个空白的本子,除了书评页还有人在不停叫骂外,再不会出现文字更改。

“我一直有个疑问,《虐恋》与《灭世》的评论,从来没出现过对另外一本书的评价,明明是两个主角完全相同的故事,就没有人两本书都看过吗?”闻人厄说道。

殷寒江愣了下,深深地看向两本书,他脑中闪过无数猜测,唯有一个最接近答案:“两本书并不在一个世界。”

闻人厄道:“正是。三千世界,互不干涉,其实又互相影响。修真界也有不少关于仙界、神界的传说,具体是真是假,不到仙界神界我们无法确定,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知道这些事情并评论。

“我们的故事也是一样的,以不同人的面貌,折 Sh_e 在不同世界中,所以不管是哪个世界哪本书,都没有看到全貌,只是单一地以某个人的视角呈现出来罢了。

“若是一定要我要评价这两本书,我认为,《虐恋》与《灭世》两书,是三界末路前的警示。它们一本本地出现在不同人手中,也是天机难测,将三界浩劫的信息分散,能够抓住唯一的生机,就看得到书的人该如何行事了。

“至于一些人脑海中出现的剧情,或许是神格作祟,或许是天道警示,也或许是其他世界对我们的影响,都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我无从定论。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修炼无情道后又执掌上清派的百里轻淼,心志足够坚定,应该有足以压制神格的力量了。”

殷寒江对百里轻淼能否拯救三界并不在意,对他而言,能与闻人厄同生同死,死后融为一体化身天地也是不错的终局。

“不知是否有以我们为主角的书?”殷寒江在油灯上随意翻着书,忽然想到这件事。

“谁知道呢?”闻人厄低笑,不去打断殷寒江想要烧书的举动,“你介意我们的故事被其他人看到吗?”

“关我什么事。”殷寒江将书随手丢在地上。

正如闻人厄所说,其他世界就算能够看到,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影响到他们。对于殷寒江而言,最重要的是,闻人厄还活着,他们在一起,这便足够了。

殷寒江平日里总是束得高高的长发散落在床上,有一部分被闻人厄压到他也不在意,随手抓起闻人厄与他纠缠在一起的头发把玩。

“焚天仙尊,是我还是其他人呢?我究竟是焚天仙尊历劫转世,还是抢夺了对方的仙位?”殷寒江道。

“这件事……到了仙界自然就知道了。为了早日到仙界,舒护法的心法,我们再修炼一下如何?”闻人厄问道。

殷寒江揽住闻人厄翻身,他垂下眼,掩下计谋得逞的心思。

翻身的同时,他掌心劲力一吐,四本丢在地上的书燃烧起来。

火光照亮了有些 Yi-n 暗的房间,殷寒江余光瞥见那光亮,轻轻地笑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殷寒江:最后的最后,终于又烧了一本。

闻人厄:玩火不好,未成年人不要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