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杨怀囝小小说《拔牙》

小暖的牙是午后开始疼的。

中午饭吃完收拾好,小暖本来想检查一下孙子孙女的作业。两个孩子一个二年级,一个五年级,由于疫情都在家里上网课,连作业都要家长检查完再手机打卡向老师汇报。

小暖虽然只有五十多岁,平时用得也是最新款的智能机,但是她没上过多少学,识不了几个字,应付起孩子们的网课和打卡真是力不从心。

这辅导作业本该是自己儿子和儿媳的事,可是他们离了婚,拍拍屁股都一身轻松开始新生活去了。孩子,不过是偶尔想起的小玩意,开心果,闲来无事逗弄一下可以,真要承担起养育的职责那是绝对不行的。

小暖的牙就是在给孩子检查作业的时候疼起来的。本来也不疼,正检查的时候,儿子的一个朋友胡鹏来了。

小暖放下孩子的作业正准备问问有啥事的时候,那小伙子扑通一下子跪在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起来,吓了小暖一跳。赶忙让两个孩子去卧室玩电脑,关上门转身把胡鹏扶起来。

“阿姨,你不救我我就不起来!”胡鹏擤一把鼻涕抹在裤腿上,眼里倒是没几滴泪。

“有事站起来说,别吓着孩子!”小暖心里有点烦。

“阿姨,年前我借给簿立十万块钱,他现在电话也不接,发个短信说出门了,我爸现在生病急用钱,您要不给我,我只能去死了!我去死也不甘心啊,我冤啊,逼急了我得拉个黄泉路上作伴的……”说完眼睛直勾勾盯着卧室的门。

小暖血一下子冲到脑门,有点站立不住。牙也开始隐隐约约疼起来,嘴里有股血腥味,让她忍不住想吐。

簿立是谁?

就是小暖那个不靠谱的儿子。从小不让人省心,孩子都两个了,班不好好上,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狗朋狐友一起吃喝嫖赌,身体垮了,家也散了。

想到这里小暖的牙更疼了,牙床上的肉一跳一跳地,小暖忍不住捂着半边脸。

那个胡鹏还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小暖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脑子里乱成一团。为什么成这样了?那个曾经宝贝蛋一样的儿子,那个一出生就集所有宠爱于一身的儿子,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

是因为小学时候把他送到寄读学校么?大概是孩子三年级的时候吧,和老公忙着做生意,忙着享受生活,无暇顾及孩子的生活学习,就把孩子送去寄读学校。一周见一次,给孩子大把的钱,落个心安。

是因为初中送去武校么?小学因为无人监管,学习习惯也没有养成,很快就成为学困生。进入初中,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最后只好送去武校,不希望学有所成,只愿能强身健体。另外送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这恼人的叛逆期越来越难管教。

还是因为武校也呆不下去,只好任他出门打工见世面么?小的时候只想把他送的远远的,不承受育儿的辛苦。谁知道孩子大了越来越难管,武校回来还是不成器,眼看往犯罪的路上奔,只好再次托人想送到部队上。心想着送去部队,国家管着,还能不走正道么?可惜连高中都没上过,连服兵役的资格都不够。

在家游逛一段也学人家出门闯世界,世界没闯出个名堂,倒领着一个姑娘回来,小姑娘怀着孩子,不到二十岁就匆忙结了婚。接着生了两个孩子甩给小暖,自己照旧一身轻松东游西逛,养家糊口这种词语从来不曾在脑子里出现过。

替他养着孩子,供着儿媳还不算,最近越来越离谱,出去借好多帐,要补的窟窿原来越多。儿媳一生气离婚跑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也跑得不知所踪。

倒是要账的接踵而来,一天接一天地给小暖惊吓,不知道这坑到底有多深。

怎么就这样了呢?

小暖摇摇头,牙疼得久了有点麻木。答应把钱还给胡鹏,终于把胡鹏打发走了。

关上大门,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清点,真的剩的不多了,还能撑多久呢?前半生攒下的家业就这样被孩子给掏空了。

小暖突然忆起母亲临死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人啊,没有享不完的福,也没有受不完的罪,提前享福了,福享完了就要受罪。”

当时只觉得母亲罗嗦,这绕口令一样的话有点悲观,人生得意须尽欢,才不枉人生一世嘛。谁料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偷懒,竟毁了儿子一生。自酿的苦酒,自己不喝谁喝?喝完还不能倒苦水的,得一口吞下去!

第二天把钱打给胡鹏,小暖决定去把牙拔掉。走进牙医的诊室,发现就诊台被隔成一个一个的格子间,左右两边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刚落座,就被左右的呻吟声搅得心烦。

医生个子很高,说话有点恶狠狠的。他让小暖张开嘴,检查一下,什么都没说,就要打麻药。

小暖突然抖作一团,不是因为打麻药疼,而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各种工具在嘴里叮叮当当,小暖很想抓住点什么,可是又无人陪伴,什么也抓不住。

稍有不适,小暖就忍不住哼哼几声,简直像个孩子一样胆怯。医生即使看似很娴熟,却在嘴里捣弄半天不见分晓,嘴张的久了,又不能合,加上紧张,小暖一阵一阵的出汗。

牙终于拔出来了,吐了两口血水,小暖端起医生准备的水低头漱口,隔壁格子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钱到手了?好,你放心,说好分你一万一分不会少!你小子戏演得不错,骗过了我妈。最近手头紧得很,天天清汤寡水,嘴里淡出个鸟来。一会儿等我拔完牙咱们约个地方吃顿好的……”

这说话的声音小暖再熟悉不过,不错,是儿子,是那个会说好听话哄自己开心的儿子!

小暖牙又疼起来,看看盘子里躺着的那颗刚拔掉的牙,她抬起头木然地给医生说:“牙拔错了。”

作者简介:杨怀囝,固始县阳光中学语文教师。常年奔忙于学校家庭两点一线,工作之余,读几页书,写几行字,记录下平凡日子里些微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