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言午鱼《契约未满》第104节

看向身边的人,周懿抓住韩臻的手。

“我们今天走回去吧。”

·

出门的时候还是大太阳,一下午时间,天色已晚,天边布满璀璨的晚霞,周懿勾着韩臻的手指,一言不发。

“怎么了?”

“没什么。”

韩臻牵着周懿的手,“韩哥哥这个词你可不会经常喊,喊了想必就是心里有事,怎么了?”

“我就在想,在想周礼的事情。”

韩臻默然。

“他到底是我哥,我就在想,我们家三个姓周的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十年前,韩臻刚刚来龙城的时候,周礼已经去外地读大学了,周懿才高一升高二,周铭身强力壮正值壮年。

除了周铭的功利心强了点,还少了个女主人,这一家三口真的是极其和谐的一家。

那可能是周家最好的时光。

“我不知道。”韩臻握紧周懿的手,“可能是选择不同吧。”

周懿拉着韩臻慢慢走。

“其实一开始不这样,十八岁之前都不是这样的……”

他看着远方,眼中带着点点星辰,“我爸认为,与其花钱出去买个文凭,不去老老实实参加高考。十八岁那年我是做好了决定打算报考锦城的。”

韩臻看了过来。

周懿笑笑,“考上了就去见你,当时是那么想好了的。”

韩臻握紧了周懿的手,对方声音有点低,“可惜没有。”

·

周懿的成绩一直不差,条件好,所以补习班老师也是请最好的,但是千算万算,高考前最后一个星期出了点岔子。

“我哥她妈叫黄安敏,而她和周铭离婚的时候,我妈已经怀孕了。”

“但这件事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

周懿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秦胧月在的时候黄安敏不出现,韩臻在的时候这人也不出现。

然后周懿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她就忽然登场了。

“我生日不是六月底嘛,那段时间压力挺大,周礼突然就说今年要提前给我过生日,十八岁,过农历。”

周懿牵着韩臻摇摇晃晃地走着。

是的,他们两兄弟关系破裂就是在那一天。

“周礼请了好多人,我都不认识,后来才知道是他母亲那边的,那天晚上还挺难熬。”

周懿被人当成宝贝养了十八年,然后黄安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一句一句,用所谓的嫡庶年幼,家学败坏,出身不端把周懿骂了个狗血淋头。

“得了吧,新中国成立多少年了,旧社会推翻多久了,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她很可笑,但就是……但那个时候就是……”

还是年纪太小了。

小到还不知道世间还有更多的苦恼和恶意,小到不知道未来还有更多的艰难和险阻,但自那时周懿的小小天空塌下来了一块。

并且把这两兄弟之间的缝隙拉的越来越宽。

·

“过去了,都过去了。”

韩臻拉着周懿的双手,有的时候周懿让他心疼到韩臻这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护住对方,周懿太难了。

这个人初见犹如晶莹剔透的水晶,一只八面玲珑的小狐狸。

实际上等你捧在手心以后才会知道,周懿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口都是裂痕。

悄悄碰一下,仿佛都会碎成无数片。

“我不是要你心疼的意思。”

周懿哭笑不得,韩臻手一紧他就知道是什么了,“我是说,周礼上面有个古板无比的老妈,柳绢华走可能还有原因。”

“什么?”

“芊芊是女孩子,黄安敏逼着要孙子呢,她这带着孩子一跑,周礼压力估计会更大。”

“所以?”

“我就在想,周礼重压之下,就算有人说了那产品不好,他也不会承认。柳绢华说的可是大事,就怕一时间市面上他那产品太多……”

周懿不说话。

韩臻安心了大半。

“这是真长大了,这时候都只记得赚钱。”

“那是,”周懿抱了韩臻一下,“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赚钱是最让人提的起精神的。”

.

正如柳绢华所说,九月中旬,针对各大水溶法公司的一则行业内自查监督报告突然横空出世。

在这份报告上签字的不仅仅有行业内权威人士,各大水溶法公司领头人,第三方检测机构,还有参与实验的柳氏重工。

这个检测报告覆盖了现在市面上所有的水溶法产品,横向对比,在各种方案和条件下对市场上的水溶法产品进行了实验。

而其中,报告最后一项重防腐内容直指周礼公司推出来的水溶法重防腐新产品,并且用实验数据说明这种防护层不能用在重工行业中。

此举造成行业内一片混乱,因为廉价的价格和环保政策,不少公司都买了周礼的产品作为传统产品做替代。

这下一出,光是周礼这里的售后电话都被打爆了几个。

处在这风口浪尖,人人自危的时刻。

周礼突然发话了。

这人在一场采访上问,“你们是怎么买到我们家的产品的?”

此话一出,整个网络媒体上都爆了。本来制造业就不是什么吸引人眼球的行业,这件事只在圈子里大家自己说一说就好。

没想到周礼这话一出,几个知名网络大V添油加醋的一转发一宣传,这下全国都知道了。

网上立马分成了好几个队伍,一拨人嘲笑周礼不懂市场测试,随机抽样的精髓,一个老总一点实验常识也没有。

另一拨人又开始发话,他们把周礼推到了一个大智若愚的高度,说周礼这是反讽,从侧面证明了他们家的东西卖的好。

自己家都没货,市面上都买不到,那测试样品是怎么来的?

.

俗话说金九银十,正是促销年底销售货物的好时候。周礼的收割算盘在发妻的反击下显得格外脆弱,他匆匆翻看了几眼那个评估报告。

周礼本来还是有点想法的,想着柳绢华不是个好货色,但是他越看,脸色越沉。

“把吕昭钺给我喊过来。”

这话一出,下面的人就知道不对了。

周礼可是极少直接喊吕昭钺的名字。

往常一喊就是出了大事。

吕昭钺连忙赶来。

近日出了那么多大事,这人怎么不清楚自己要面对什么狂风暴雨,他才刚刚见周礼的脸,吕昭钺就把今天的对话内容猜出来了大半。

“周总。”

“这个报告是怎么回事?”

周礼气得不清,吕昭钺一老油条,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这个,我刚好要个周总你说这个事情的具体情况。”

“你说!”周礼咬牙切齿。

“哎呀,这检测报告你看看采用的什么标准,你再看看我们公司采用的什么标准!”

吕昭钺这招果真狠毒,每个地区和国家的行业标准是不同的,就放在国内来说,国标合格就行。

但问题是,这个检测报告用的可是国际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