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言午鱼《契约未满》第106节

能就能恢复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保证了,“ Xi_ng 能回来我们再出个检测报告,别人手里的产品都是次品。”

“知道就好,”周礼松开手,他小声嘀咕,“知道就好。”

房间里陷入一片寂静,破裂的茶杯在地上碎成几块,茶水摊在,在那个角度下,如乌泱泱的一滩血。

刺得人挪不开眼。

·

时间推进到这一年的十月。

因为周礼那边的嘴硬,还有上次那份实验报告确实存在一定的采标标准不严格,各大水融法公司开始推动政府建立新的标准的同时,纷纷打出了环保防护层的口号。

这是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国内外各大老牌和新晋水融法公司,开始把目光投向周懿的热固溶上面了。

周懿这段时间闷声赚大钱,那是赚了个大的。

第一,当初说过,除了成本贵一点,他周懿的热固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还因为是高温成膜,所以工件的防腐 Xi_ng 能还要比其他的防护产品更加优秀,加上排污少、运转快,直接施工直接出厂。

其老肖他们公司一开始没察觉,后来发现了,不由大喜过望。

就因为后面几点,他们工厂的施工速度竟然一下子就上去了。环保不说,就算一笔这个人工和流水线的帐,热固溶贵是贵了点,但是整体折算下来,老肖他们赚了。

周懿特地过来打了个招呼,这事要悄悄的,千完别让别人发现了。

为什么?

赚钱的是周二狐狸可不会往外面推,是因为现在产能更不上了,一开始热固溶还是车间临时抽调一个小组来生产,现在扩展速度太快。

很有可能周懿要专门抽调一个车间出来生产热固溶了。

新产品,新设备,新员工,还有新的工艺流程。周懿什么都急,但在这件事上他可不想太过着急。

前车之鉴还是有的。

·

十一月份,下半年,又是一轮新的展销会。

这一次就不是水融法一家唱独角戏了,这一次的展会是面向整个防护层行业的,无论是环保的,不环保的,新产品还是老产品,只要是这个行业的都来了。

“周董好,周董好!”

周懿一路走过去,四处都是和他打招呼的人,韩大少跟在身后就像是个凶神恶煞的保镖,周懿一停,这人进场之前伸手抓住了韩臻的左手。

“你猜这次有多少公司会说他们开始做环保产品。”

韩臻低头看了一眼两人的手后抬头回答。

“我猜有八成左右。”

周懿慢慢地把手张开,手指和韩臻的十指相扣。

“热固溶呢?”

韩臻感觉到对方无名之上那枚戒指滑过掌心的感觉。

“三成。”

周懿笑了,“我赌五成。”

韩臻嘴角上扬半分,“输了的晚上干什么?”

周懿不说话。

两人对视一眼,偷偷在门口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韩臻牵着周懿的手往里面走。

“来看看你们的产品都多受人喜欢吧。”

·

一直以来周懿的行业都不被人看好。

一是这个行业老,制造业需要一步一个脚印,不赚快钱。不比新型产业,更新换代一批一批,那就是批一批流水的钱。有的时候东西在生产,上面一个政策下来,你这个产品就完了。

二是这个行业入行起步也不容易,哪个行业需要的成本越小,就越赚钱,制造行业前期投入大,成本高。有多少人抱着那种几个人拉起一个小厂做生意的想法,就有多少人把自己送进了监狱里。

这一行苦,这一行累。

这一行养活了太多人,这一行却又是一个国家的根基。

周懿这次来到展会后只有这个想法。

他和韩臻牵着手,没想到的是,他们俩都错了,立上了环保型热固溶产品的不是三成,也不是五成。

是全部。

“我的天,”周懿抬头四处看了看,热固溶这个词看多了他几乎都认不出来了,“这些公司价格都能降下来吗?”

韩臻很诚实,“不能。”

韩臻最明白,这人最清楚热固溶引进国内的历程,这个项目一开始不被各个国家看好。纵使环保的,但是耗电耗能巨大,韩臻就是看中了国内即将建起的大型水力发电设备还有成熟的工业体系。

他一手安排周氏把这个项目引进,自然知道现在这个项目全世界的情况应该是什么样。

有人递给了他们俩一张传单。

好巧不巧就是环保工艺的,周懿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售价轻笑一声,“现在一个不出名的小厂也敢说自己能上热固溶了。”

“价格多少?”

“七十。”

这两人牵着手不说话,热固溶的价格是什么定位他们很清楚,就算是国际一线品牌有无数其他利润能补贴,价格也只能低到五十五左右。

韩臻当初的要求没错。

四十五是热固溶这个产品的底线。

周懿花了半年,竟然做到了。

“韩臻啊,”周懿喃喃自语,“我知道周氏以后要怎么走了。”

韩臻嘴角动了一下。

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

周懿低声赞叹,“这里所有摊位,所有公司,所有企业,以后那都会是我周懿的客户了。”

第七十二章

周氏分家是去年年底分的。

而今年年底,诺大的周氏集团,周礼还有周铭曾经在这个公司的痕迹就已经彻底没了踪影。

那是个天气晴朗的下午,龙城的冬天难得出大太阳,那一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周懿正站在办公室的书架前找一本书。

他们公司决定于明年夏天开始转型,但是现在就要做好准备。无论是组织架构还是人员调动,都是一等一重要的。

现在可是最关键的保密期。

他站在那里,然后感觉整个地面晃了晃。

周懿以为是地震了,转过身一看,韩臻要自己养在办公室的那几条风水鱼在鱼缸里不安地游动,有一条还跳出水面。

把鱼扔回去以后周懿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给韩臻报个平安。

等他拿出手机,才发现整个通讯好像都已经挤爆了。

所有的网络全部都像是卡死了般,周懿还没想到发生了什么,紧急警报猛地就拉响了。

这个声音意味着周氏全公司,包括整个龙城制造业全部都要停下来,无论是多重要的订单,多紧急的货物,多赚钱的大事,所有的岗位进入紧急应急状况。

周懿办公室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这能是这段时间唯一打进来的电话。

他接起来一听,电话那头的声音紧促而又威严,韩臻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这个号码,“周懿,全龙城重工业戒严,等通知。”

这人匆匆说了一句就挂断了,周懿站在办公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打开门,全公司都进行过消防演练,这时有人塞给了他个安全帽。

“周董,快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