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言午鱼《契约未满》第107节

直到所有人都到了避难处以后都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网络可算好了一点,周懿手机叮叮咚咚全部都是政府和消防发的应急通知,他焦躁不安,最后刷开了条本地新闻。

【特大新闻,龙城新区一化工公司发生特大爆炸,目前伤亡不明。】

周懿看到那熟悉的图片心里一咯噔。

然后他知道发生什么了。

·

周礼这辈子有几个十分重要的转折点。

第一个是六岁那年父母离婚,黄安敏把家都砸完了,妈妈问他走不走,周礼犹豫了。

所以他留在了爸爸身边,没有和母亲在一起。等周铭死了以后,黄安敏每次见到他都会说这件事情,不厌其烦,一次又一次。

第二次是周懿十八岁生日那次,其实后妈秦胧月对他很好的,周礼也知道黄安敏要对周懿做什么。

他又犹豫了。

于是他骗了周懿,当周懿被人为难的周礼假装没看到,他心里知道把周懿推远了自己未来的道路不会怎么好过。但是他那个时候想要黄安敏帮自己,他想被人承认。

第三次是结婚的时候。

这件事不用多说,周礼不喜欢柳绢华的 Xi_ng 格,不喜欢被人管着,但是他也是沉默的,后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第四次是他知道周懿被人锁在小木屋的时候……

第五次是他知道吕昭钺这人狼子野心,扶持这人等于养狼……

……

其实还有很多次,很多很多次,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人生是因为自己寥寥几次的选择就改变了走向。

其实不然。

比如周礼做出不承认实验报告和数据的那一次,他其实已经有很好的能力把这件事处理好,但是他的选择好像一直都是错的。

从保下吕昭钺这人到新厂,从选择隐瞒事故真相,从和别人打价格战开始。

周礼的人生就像是落入了一个古怪的齿轮中。

一步一步,就是无法回头了般。

·

柳绢华带着女儿匆匆离开是因为她认为周礼的新产品缺陷很大,周礼早晚会扯上官司,但是她从没想到,出事的不是周礼的产品,出事的是其他方面。

之前说过,周礼当初从老厂带了许多人走了。

其中不乏那些打算在周氏混吃等死一辈子的闲人,而到了新厂以后周礼又把原先的日本团队辞退了一半,一年不到,当初韩臻参观新厂那点新兴气象一扫而空。

犹如一个翻版的周氏老公司。

而周懿这边,该送的送,该走的走,好歹还是把公司救活了。而周礼呢,越带越像以前的老周氏,一个新厂,硬是弄出了一股腐朽味。

什么腐朽味。

那就是制造业的老陋习,来的早的打压来的晚的,不按实力按辈分,人人都是老油条,什么事情都要凭资论辈把好处摆出来,才有人做事。

于是这就陷入一个死胡同,谁都吃过苦,谁都被人欺负过,多年的媳妇好不容易熬成婆,我为什么不欺负你?

这就使得周礼这边招了再多的人都留不下来,人事没有办法,只能让公司里的这些老油条们内部推荐。结果,一个好好的公司成了一大家子人的集会,甚至有些车间,还分出来几个小势力。

然而周懿还是想不到为什么周礼就走到了这一步。

公司管理混乱的后果不是别的,就是操作会变得极其危险,周懿当初是被韩臻逼着,狠下心把烟给戒了,但是周礼没有。

周礼整个公司的上层都没有。

化工场所对明火极其严格,但是没想到,管理混乱小团体多了以后保安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进场又不过安检。

能怎么样。

·

事情就出在那个一根小小的香烟上。

周懿去监狱里看周礼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那个人消瘦的变了形,头发短短的,周懿一下子没认出来。

龙城新区的爆炸发生了整整一年后完整的事故报告才出来,按照国家企业消防安全管理制度,一旦发生任何重大事故,可不是简简单单赔钱就可以的。

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可是要坐牢的。

到现在,周懿都不知道周礼为什么会把那么好的几张牌打成那样。

陈智的那个产品不能用在重防腐水融法上,你就用在轻防腐上啊?

还有那么大的市场空缺。你周礼为什么就一定看中了重防腐那个市场?

吕昭钺坑了你的钱,好,第一次是放过了他,既然有了第二次,为什么你想到的不是报警,而是同流合污?

你的产品价格已经很低很低了,你周礼何必冒那么大的风险,把优等引发剂换成劣等的,用闪点不确定的东西来大生产?

“为什么?”

周懿问。

他从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从周礼生日宴会上陷害自己,从周礼把自己留在小木屋,从周礼把自己在公司里踩得死死的时候,他就想问了。

“为什么?”

周礼不吭声。

周懿 T-ian 了 T-ian 下唇,他知道没什么话可说了,“这样吧,前几天是芊芊的生日,你妈跑到加拿大想抢孩子,被那边的警方给控制了。”

周礼还是不为所动。

周懿不知道自己还能和这人说什么。

周礼的目光落在周懿的戒指上,“因为我嫉妒。”

那个声音小小的,周懿花了很久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周懿笑了,“我他妈才嫉妒呢,周铭当年保的可是你……”

“因为韩臻。”

“因为他给的那些决策公司。”

“因为秦胧月。”

“因为赵雪雪……”

周懿不说话,他深吸一口气,笑了,“韩臻我他妈知道是什么事,我妈她对我们俩可都是真好,而赵雪雪……怎么了?你周礼现在是嫉妒我当初放弃了赵雪雪吗?你怎么不想想你自己……”

狱警警告了一句。

周懿闭上嘴。

“十几年前韩臻看你眼神不对的时候,爸就像把那人送走了,我当然嫉妒,我当然嫉妒,周懿,你以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来的?你以为你就是正确的,我他妈每件事都选错了!”

狱警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要到了。

周懿起身。

周礼冷笑一下,“你自己去看看,东西都还在呢,你以为热固溶是怎么来的,水融法是怎么立的项的,你真当周铭那老玩意有那么大能力?”

周懿转身。

周礼低声笑了起来,声音嘶哑难听。

“你以为老爷子为什么把你卖韩臻,你以为我们家一直抱韩臻大腿是为什么!当韩臻不帮我的时候我手上的东西就已经完了!你知道吗!就已经没有退路了!就已经被抛弃了!”

“周礼。”

周懿打断这人的话,“只有一件事我能确认,你说你最不公平,你说你最受伤,那我如实说——当年要是我坚持把你送进监狱,你周礼还真的没有今天这一遭。”

·

回去的路上周懿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