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浮安衾《我的纸片人都是龙傲天》第224节

家发现,那个大师级别的人,就是之前在微博上火过一次,白月光一样的人,很多人想来看看他,想请他表演都被拒绝了。

网友们纷纷说,这才他们心中艺术殿堂上的钢琴小王子,视金钱为粪土,纤尘不染的神仙。

已经大红大紫的礼礼看到后冷哼一声,一把推开正在他面前对着光脑上弹琴的人叹息的萧柏,“滚开,别在这里碍眼”。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并且是飞速发展,收获的季节结束后,他们家周围几个别墅都被买下来了,不想卖的人在高出市场价三倍的出价下也心动卖掉了。

他们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些时候不方便,于是多买了几套房,但平日里依然经常一起吃饭。

在这个新世界,他们忙碌而充实,过上了曾经最渴求的生活。

某天,在学校餐厅听到有人兴奋地讨论洋洋画展的事,庄溪恍然,他们每个人都已是星系各界顶顶有名的人。

这几个月,在占有 Y_u 越来越强的地下男朋友的要求下,庄溪没怎么捡小人回来了,他上线的大部分时间小镇里有人,没人的时候小狐狸肯定是在的,以及一圈的小动物。

这样悠闲的小镇生活,使得庄溪有大把时间去跟宝宝贝贝以及院长聊天,以及套路游戏系统,慢慢他心里有数了,这是一个治愈系统,他并不是第一个被选择的人,但是唯一个成功的人。

系统随时监测着候选者的微表情,庄溪是唯一一个真的不嫌弃最初那些残疾破烂的小人,并能让他们接受自己的人。

院长问庄溪:“为什么不嫌弃他们?”

“大概是因为我和他们一样,深深知道作为一个别人眼中‘残障人士’活着有多孤单,多想有个能栖息的温暖所在。”

不会被议论,不会被厌烦,不会被远离,过正常人的生活,沾一点阳光和温暖。

这是他曾经心里最渴望的,欣 We_i 的是,他好像建造了这样一个粗陋的地方,不酸完美,但足以安睡。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却在末尾猝不及防迎来分离。

远远走得在预料之中又很突然。

半夜两点,不知道为什么一项睡得香甜的庄溪忽然醒来,看到光脑上远远的消息,眼里迷糊的睡意顿时消失,睁大眼睛,一直到天明没再睡着。

第二天星网上各处全是关于战争的讨论,校园里也是一样。

和以往不一样,这次和虫族的战争没给星系带来那么浓郁的压抑,大家都知道这是联邦筹划已久的剿灭虫族计划,和以往那些被动的战争不一样。

校园里的人比上战场的军人还士气旺盛,信心十足地热烈讨论每一次交战,畅想着美好的未来,只有庄溪心不在焉,游离之外,眉眼从未舒展过。

他能跟远远联系,有时候还能听听他的声音,可就是听着光脑中他低沉温柔的声音,庄溪的思念和忧心才最是浓烈,汹涌而来的情绪沦陷不可控制。

他才知道想念是一种煎熬中生出的令人鼻酸的温柔。

“远远……”

“嗯?”

冬天的夜空静谧深邃,庄溪坐在飘窗上沐着月光,睫毛被月光落寞地压弯,他想说,想给你看看我新做游戏小程序,想跟你坐在一张餐桌,想跟你一起夹同一道菜,想拉拉你的手,感受你的温度。

想说我好担心你,每天晚上醒好几次,不敢看光脑,生怕跳出什么致命的消息。

想说,我明天快要过生日了,你能跟我视频一会儿,让我看看你吗?

最后他什么都没说。

“明天可能没法跟你联系了。”

两个月来,这种情况很常见,战场瞬息万变,他不是只会坐在后方指挥的人,一打起来可能要几天几夜,庄溪点点头,抿抿唇,垂下眼,“嗯,远远注意安全。”

第二天一大早,推开门的庄溪,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嘴巴微张,他料到今天会收到他们的礼物了,没料到会有这么多。

从他的门口开始,一个个精致的礼盒开始堆积,堆满走廊,堆满楼梯,蜿蜒而下,下面的客厅被堆得满满当当,堆得比宸宸的钢琴还高。

楼顶也是一样,悬挂着一个个小礼盒,像从天空中坠下的星星。

庄溪被礼物彻底包围了。

即便他从一岁开始过生日,每年不落下,也收不到这么多生日礼物。

这就是他们的藏在心里的深意吗?弥补他空缺的所有。

走一步要移动一个礼物,因为挤挤攘攘的礼物连一条路都没给他留下,庄溪徜徉于生日礼物的海洋中,艰难又开心地前行。

有人把梦搬到了现实里,给他构建了一个梦幻的现实。

一个个移开礼物,庄溪心里的小欢喜和幸福一点点积累,等到走下楼梯后,满得要溢出来了,冲得鼻头酸涩。

光脑上跳出一条条消息,全是生日祝福,以及晚上要一起过生日的许诺。

明明给他和做了一碗长寿面,上面一个圆鼓鼓的荷包蛋,不管洋洋怎么求,都没有他的份儿,庄溪笑眯眯地把荷包蛋和洋洋一起分着吃了。

他无比期待晚上,无比期待有好几个人跟他一起过生日。

中午,生日爷爷出现在他学校门口,他没有食言,去年生日的时候说他过生日的时候他会再出现,今天出现的是真正的生日爷爷。

他看着对面的少年轻轻叹了口气,上前抱住他,他还没说话,庄溪先说了,他说:“谢谢你,系统。”

谢谢你,选择了我,让我拥有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拥有了这一切。

熟悉的系统荡漾的声音想在耳边,“你成功了,小溪,是我应该谢谢你。”

庄溪挽起眼睛笑得特别灿烂,映着冬日暖阳,能融化皑皑白雪,这个生日真的太好太好了。

如果……

庄溪摇摇头,甩掉脑袋里的“如果”,已经这么好了。

下午下课后,庄溪匆匆收拾好,背起书包奔向校门口,奔向家里,像一只离家很久的小鸟飞向巢里。

冬日里夜长昼短,下午五点时分,已有些清浅的黯淡色,正处于路灯将亮还未亮的时分,庄溪脚步匆匆,轻快而雀跃。

他今天穿着柔软暖和的羽绒服,一双看着单薄,其实暖烘烘的白鞋踩在冰凉的青石路上,一步一步,忽地顿住。

嘴边呼出的白气不见了,庄溪屏住呼吸,生怕惊醒了前面的画面,好久之后,才揉揉眼睛。

那棵熟悉的大树下,伫立一个暮色归来的人,本应该在战场上的人。

夏末秋初,那棵树枝叶茂盛,郁郁葱葱下,他们确认彼此心意后拥吻。

翠绿的叶子一片片泛黄、飘落,大树和树下的人一样,一身风尘,眉宇间萦绕着一层疲倦,可有什么东西经过分分离和沉淀,愈发浓郁、隽永。

极致的惊喜里有一丝常被人忽略的情绪,是令人眼湿的酸。

庄溪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在天彻底黑下来的最后一秒,他一往无前地飞奔向树下的人,寒风吹完了他的眼睛,跳到远远身上的时候,笑得眼眶湿润。

这一个吻格外浓烈,没有色 Y_u 的味道,被从身后托住的庄溪紧紧地抱着远远,像一只八爪熊。

呼吸交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