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浮安衾《我的纸片人都是龙傲天》第226节

看向窗外的庄溪,想到了小时候,那个小房子里,紧紧盯着门口风铃的自己。

风铃会响一下吗?

窗外会有飞车降落的声音吗?

餐桌上只有一个人和一只小狐狸,少年久久没开始吃,桌子上冒出的热气越来越浅淡,小狐狸笨拙地给自己两只前爪套上一次 Xi_ng 手套,两只粉粉的爪子抱着一个小小的包子放在庄溪面前的碟子上。

庄溪揉揉它的小脑袋,慢吞吞地吃下了两个小包子,喝了半碗粥,迎着风雪去学校。

上午两节课专业课,庄溪即便心里百般滋味,情绪低落,也将老师讲的内容全部掌握了。

星盟学院这个古老的学院里,上课时间很安静,庄溪偶然看向窗外,拾一抹宁静平和,阳光出来了,细碎的雪末反着阳光下轻轻飘落。

庄溪盯着它们发呆,心脏缩进,口中泛哭,他想雪花是最不该渴望阳光的。

两节课平静地过去后,下午是一场通识大课,阶梯教室里坐满各个专业的人,在课堂进入到后半阶段的时候,平静的教室里生出兴奋因子,逐渐发酵压抑不住。

庄溪感觉到很多人都盯着他看,激动得双眼冒光,最后连讲课的老师都看向他。

同学们兴奋成这样,老师没忍住打开光脑,片刻后的,也一脸震惊地看向下面那个安静的少年,课程短暂地停了一会儿。

庄溪如芒在背,尤其是视线从兴奋变得有些复杂时,他低头打开光脑,除了很多人发来的询问消息,各大软件推送的消息都一样,震惊体推送季上将的恋情。

随便点开哪一个软件,烟花下亲吻的视频都在首页最显眼的地方。

在众多人的围观下,庄溪手指颤抖地点开星博最原始的视频,几分钟的视频他还没看完就被删除了,但是,他已经看到两个人清清楚楚的脸了。

越是删除,讨论得越激烈。

曝光者庄溪眼熟,是一个娱乐圈臭名昭著,有些背景很难缠的狗仔,之前他说知道一个关于礼礼的惊天秘密,不用多久即会公布。

萧柏和礼礼都猜到了,肯定是关于礼礼 Xi_ng 别的事,整个公司都做好准备,制定了完美的计划,到时会把他精心筹划的曝光,引导成一次宣传,为此,他们对这个人没太过可以阻拦。

昨天,这个狗仔兴奋的宣布今天有个惊天大瓜,公司已经做好准备,谁知道他发出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真正惊天的大瓜。

之所以等待下午才公开,或许是因为在扒庄溪的身份,学校、年级、专业等,现在都清清楚楚在展示在星博上。

一开始,是路人兴奋地吃瓜和一些粉丝的难以接受。

接着,更多的声音跳出来。

——“季上将不是在战场吗?最关键的时候怎么出现在这里?”

——“季上将虽然看着不怎么守规矩,但在战事上从来不马虎,这种时候???”

——“只能说恋爱伟大,能冲昏人的头脑。”

——“屁,是那个人手段了得。”

即便言论再自由,很多人也不敢用过于难听的言论议论的季上将,于是转移到庄溪身上。

慢慢扒出庄溪更多的事情,包括他是个哑巴,他现在能说话是因为季上将利用职权,给他从联邦拿了助说器。

包括他在学校里人际关系的冷漠,几乎跟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

包括他刚入学就空降仪庭科技做实习生,带他的师父是科技骨干。

现在其他人对此不回应,很多人跑到杨老的星博下问他是否知道这个人,问他为什么季上将会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

杨老回复的是,他们也劝说过这个人不适合,无果。

意思很明显,杨家人也不欢迎庄溪,但他们没办法,说不适合是抬举,实际人已经说了你配不上。

这一下,像是打开了阀口,有了依据,全网的攻击目标全部转移到庄溪身上,不管是眼红、嫉妒,不管是担忧战事,还是路人的正义感,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宣之于庄溪。

季清远的粉丝,不管是事业粉,还是女友粉,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一个人的存在。

季上将的有数亿的粉丝,一人骂一句,恶意如海水,汹涌而来把庄溪淹没。

——“这个庄溪算个什么狗屎东西,想傍有钱有权的人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吗?”

——“你知道联邦上将意味着什么?知道上将结婚的对象该是什么样的吗?去找老头不好吗?别祸害我们上将,谢谢您!”

——“真实地呕了,癞蛤蟆成精了吧,不仅想吃天鹅肉,还让我们上将被全星系质疑,威望大损,滚好吗?”

——“没听到杨老的意思吗?人家全家不欢迎你,你还死皮赖脸地在公众场合亲上将?怎么着,你想奉子成婚嫁入豪门?你有这个功能吗?给爷爬!”

——“果然在离异家庭长大的哑巴,心里是不正常,扭曲报社也请你换一个人。”

每刷新一下星博就能刷出成千上万的条骂他的话,庄溪头脑空白,想不到其他,但能感觉无孔不入的寒意深入他的身体,浸入灵魂。

他如坐针毡,手脚冰凉,好像成了一个没有意识的容器,各个星球人在网上的骂声,周围同学的议论声,打量的眼神,全部吸入这个容器里。

“安静一点!继续上课。”

耳边依然有议论声,它们无孔不入,庄溪冰凉的指尖颤抖着不敢点开,但又和课堂里的其他人一样,控制不住的点开,自虐一般。

不用多久,不止是指尖颤抖,小腿也在颤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他只是一个远离焦点的普通人,即便以前被孤立,也只是班级里,一下面对这么多恶意,整个人都是懵,都是冰冷的。

他不懂,都是素昧相识的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恶意。

他没做错什么。

庄溪努力地眨眨眼,他身边的金想想注意到他的异常,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另外两个人室友压抑着心里的兴奋,不想露出看好戏的样子,可是眼睛却出卖了他们。

半个小时后下课,教室里几乎没有一个人离开,教室外还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举着光脑面向庄溪,拍照、录视频,一一上传,加入讨论大军。

议论和喧嚣声淹没了庄溪,星博上他低着的头,好像被人万千人戳着脊梁骨压垮的照片和视频开始泛滥。

庄溪想离开这里,可是他的脚一下都动不了,他低着头,怔怔地看向光脑。

好多年没联系过的爸爸发来消息说支持他,不要被红眼病击退,一定要跟季上将在一起,庄溪只觉得更冷。

曾经他哭着在雪地里追了一路的爸爸,不曾回头抱他一下,现在却告诉他不要怕。

好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冷,因为这种冷是从他曾经仅有的那个温暖怀抱里生出的。

他现在怎么寻找,都找不到一个怀抱,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

短短几分钟,煎熬如年,庄溪只觉得冷,甚至连周围的讨论声都听不进去了。

在新一波的兴奋中,庄溪被金想想推了一把,“庄溪,你没事吧?你看看星博。”

这件事在已然全网发酵,被全民关注,每一个和它相关的事都能被快速被顶上热搜,他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