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浮安衾《我的纸片人都是龙傲天》第227节

舍友跟个冰人似的,或许看到这条新热搜会好受一点。

他不是孤立无援,至少有人替他说话。

庄溪茫然地点开星博,看到一条蹿上来的热搜,他麻木地点进去,看到众人围攻中执拗幼稚的一条星博,眼睛水波微闪。

【洋洋:不许骂小溪,他配得上最好的[图片]】

图片是最开始,庄溪帮洋洋上传的到涂画乐园的画,当时他抱着手办小人,说他家崽崽是个心里装满阳光的小天使。

Yi-n 暗图书馆一角,一个人搂住缩在角落中另一人的头,明暗之中生出的温暖默默流淌。

这是洋洋最有名的一幅画,无数人想买,不管多高的价格,洋洋都毫不犹豫,面无表情地摇头,“不会卖的。”

经过林老和明明的不断带动,洋洋已是很有名的天才画家,在这个档口他说出这样的话,自然引来很多人,有人点开图片思索这个名画里的主人,有人才不管画里是谁,敲字就想骂人。

可他们还没骂多少,另一个蹿得更快的热搜跳了上来。

【淅淅沥沥:季清远算个屁,我的名字没看到吗?溪溪礼礼才是王道!说好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救了我的命,就要跟我在一起啊,滚他什么破上将!】

可以说,礼礼是当前最红的流量,疯狂死忠粉无数,他刚发博,粉丝们已经留言上万,其他人进来想骂都骂要考虑一下。

不用或许正在被公司和经纪人大骂的礼礼担心,实际上他根本不担心,他怕什么?只怕那个人伤心。

就在犹豫的这一下,又一条热搜上来了。

【宸宸:谁不配?季清远也配?】

这是一个长相绝美,艺术造诣极高,还一心热衷于公益,不恋权势,视金钱为粪土,毫无黑点,在星际人心里纯洁无垢,想要好好呵护的人,是无数大佬心里的白月光。

即便没有粉丝控评,也没人能对着这个名字骂下去。

他也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想让人放在心底呵护的钢琴家,正小心珍惜地捧着一双手亲吻,那双被如珠如宝地捧着的手的主人,就是被全网骂的人。

很多人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这真是一个菟丝花一样,什么都没有的人吗?

离异家庭,懦弱自卑又小气?

为什么当前星系最火的画家、明星和钢琴家都不顾一切地,连联邦上将都敢骂地出来替他说话?

金想想也愣了,他刚才以为有个人替室友说话,他心里会好受点,哪里是有个人?他不由地看想自己的小舍友。

小舍友依然低着头,安安静静,手指紧紧地攥着课本的一角,眼尾有些红。

教室里议论纷纷,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红遍全星系的礼礼,不知道礼礼的也知道洋洋是他们学院林老的关门弟子,也知道宸宸是什么样的地位。

庄溪他究竟什么人?

而他们不知道,这还没完,骂联邦上将根本不算什么,还有人愿意为这个安静的少年对抗整个联邦,甚至对抗全星系。

【明明:你又算什么东西敢这么说万亿资产拥有者,仪庭科技那个即将退休的老东西,又有什么资格说溪晨集团董事长不配?//@季季红:这个庄溪算个什么狗屎东西,想傍有钱有权的人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吗?】

溪晨集团董事长?!

那个能拿出提升精神力的晶石,有很多突破精神力等级的大佬护着的溪晨集团?

这件事到这里,全网沸腾!

大家都以为要吃一个大瓜,没想到是一个惊天的大瓜,更没想到这个惊天大瓜背后还有一连串大瓜,一波又一波。

网友们震惊了,兴奋得两眼冒光。

现在不是休息日,也不是放学、下班的晚上,忙碌的工作时间星博在线人数却突破历史记录,百年难得一遇的大瓜和反转,让网友们沉迷如见证什么历史般,心 Ch_ao 跌宕。

而事实上,这件事还没完。

【泽泽:联邦上将?只要小溪喜欢,我能给他造出多个联邦上将让他选。//@杨家太子妃:你知道联邦上将意味着什么?知道上将结婚的对象该是什么样的吗?去找老头不好吗?别祸害我们上将,谢谢您!】

医治好几个曾经辉煌一时,因精神力无望跌落的将军,因而愈发神秘和高深莫测的泽泽,也站出来为这个少年发声了,还是如此惊天动地,为之可颠覆一切的狂傲发声。

但,大家都觉得他的狂傲有资本。

他真的能造出很多上将,被医治好的那些老牌将军就可以上。

【明明:联手推一个元帅也行,我们晶石还有很多。//@泽泽:泽泽:联邦上将?只要小溪喜欢,我能给他造出好多个联邦上将让他选。//@杨家太子妃:……】

全星际的人都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真的是现实里发生的事吗?

上课铃早就响了,新的一节课都过去大半了,教室外的人一个都没少,甚至更多,教室内外一片寂静,连讲台上的老师都露出一脸茫然。

他这个学生,究竟是什么人?

众人的怔愣中,很快,下课铃再次响了。

手指颤抖,双眼发红的少年,背起书包,不顾众人紧盯,飞快地向学校门口奔跑。

在门口看到正等待他,肩膀上站着一只小狐狸的泽泽,飞车里的明明和宸宸,和匆匆赶来的飞船上的礼礼,以及背着画板正向这边跑的惨白少年。

被夕阳暖暖包裹的少年,十年来从来没哭过的少年,被戳中内心最酸软的一处,再也控住不住,澄澈的眼睛里滚出一颗泪珠,“我、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们会让别人欺负你吗?”礼礼声音哽咽,“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你都是、都是……”

细雪停后,最昏暖的夕阳落在他们身上,像是他们之间天崩地裂也斩不断的命缘。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也是一个曾经里面最渴求的自由温暖的世界,是他把他们拉过来的,新生的意义怎么能被一个选择抹掉。

曾经,在那些黑暗、压抑的世界里。

有人茕茕追寻,在一次次背叛和死亡中,鲜血淋淋找不到一个温暖的抚 M-o ,他从黑暗的深渊中爬出,站在最高处凝望这万里山河,冰寒入骨,想要垂眸时眼眶里干涸空旷,流不出一滴眼泪。

有个人,为他梳头,给他拥抱,抚平他身上的所有伤痕,为他被挖去双眼的眼眶系上稚嫩又坚固保护带。

有人众叛亲离,眼睁睁看着至亲之人一个个杀掉身边的亲人,最后用刀尖把他逼疯,他退下华服,在黑暗里,偷偷打开窗户一角,抱着女装在黑夜里哭泣,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能给他些许安全的裙子却不敢穿上身。

有个人,为他做裙子,给他涂口红,说他是早晨的露珠,把他的噩梦改写成爱的童话,拉着女装的他坦然的步入白日,走入万众瞩目的舞台上。

有人沉默一生,被父亲嫌弃,被母亲握着手变成弑父神经病,他在沉默中追逐一生,无非是渴望一个带着妈妈温度的烤地瓜,这样一个卑微的 Y_u 望,将他沉埋于万里冰雪之下,再也感受不到温暖。

有个人,为他洗掉一身冰寒,抱着他的头说爱他,在他手心放上一生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