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爱君无悔,生死相随(第八节 何家千金)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知不觉条便暗了下来,夕阳西下,把天边的云朵都染红了,仿佛是一段段美丽的彩带,山间又迎来缥缈的薄雾,仿佛为这一座座青山盖上一层面纱。惠琴她们尽管还舍不得离开这里,然而还是不得不和大家一起起身回家。

然而好事多磨,在下山的途中,不知是得意忘形的缘故,还是天黑路滑的原因,姜蕊不小心扭伤了脚,大家都停下脚步,询问她的情况。姜蕊脱下鞋子,坐在路边的大石上,惠琴则蹲下身来帮她揉脚。此时天也渐渐暗了下来,如果耽搁下去,天黑都回不了城,真是让人着急。突然国华说道,“不如背她下山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惠琴接过话来,“哥哥,不如你背表妹下山吧!”听了妹妹的话,国华却偷偷看了一眼清雪迟疑了一下,也没有搭话,给惠琴见哥哥没有回应,有些生气,“难不成让我背她下山吗?”听了惠琴的话,国华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他正欲蹲下身去,刘永玉却挺身而出,大义凛然说道,“还是让我来吧!这种粗活还是让我来吧!”听了永玉的话,国华也是求之不得,欣慰谢道,“那就谢谢你了!”于是,刘永玉蹲下身去,把姜蕊背了起来。

一行人又继续上路,刘清雪与国华在前面有说有笑,让在后面的小曼心里甚是气恼,然而她有看了看刘永玉,顿时妙生一计。

“哎呦!”突然从国华的身后传来呻吟声,大家都围了过来,原来是小曼也扭伤了脚踝。惠琴忙问是否严重?清雪也上前询问,“小姐,你没事吧!”小曼面露难色,“恐怕扭伤了脚,不能行走了!”说完弯下腰去揉脚。小曼最想听到的是国华的声音,然而她等到的却是哥哥柏涛的声音,“我背你下山吧!”听了哥哥的话,小曼心里直埋怨哥哥:哥哥,你凭什么能呀!你以为我是真的扭伤了脚吗?然而柏涛又哪里知道妹妹的眼神里是什么意思?正欲蹲下身去,却听小曼说道,“不,我要国华背我!”大家一听都惊了!国华忙问为什么?小曼听了吞吞吐吐也道不出一个所以然,反正就是想让国华背自己!国华听了,有些不服气说道,“是你扭伤了脚,难不成你还要挑选人来背你不成?”柏涛哪里不知道妹妹的心思?只听惠琴说道,“国华,你就背小曼吧!”国华闻言,脸上还是有些不甘心,只听惠琴继续说道,“你不背姜蕊表妹,就背小曼吧!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哦!”听了惠琴的话,国华勉为其难回道,“姐姐都这样说了,我就照办了!”说完便蹲下身去,此时,小曼心里还有一丝欢喜。

(古榕树下www.enjoybar.com)

国华背着小曼走了一段路,小曼却突然问道,“我是不是很重啊?”

国华听后,抱怨似的回答道,“是很重呀!不知道今日为什么这么倒霉!”

“你背我算你幸运了!也是你的荣幸!”小曼一脸满不在乎说道。听了小曼的话,国华说道,“幸运?荣幸?那你下来背我走,行不行?”听了国华的话,小曼有回答道,“我还不愿意呢!哪有女人背男人的?”国华说道,“那是你没有遇到过,就不能代表没有!”随后又说到,“既然你没有见过,不如你背着一个人跟那个人说着话是多么地累!”听了国华的话,小曼还总算听出弦外之音有些生气,不高兴说道,“你是在嫌弃我了?那你就放我下来,我是不会逼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说完便在国华的背上扭动,国华见状,立即劝她不要乱动,小曼说道,“你不是嫌弃我吗?把我放下来你就不累了!怎么现在就舍不得放我下来了?”国华听后,说道,“只要你不在我背上乱动,不在啰嗦,我就不累了!”随后又说道,“难不成我真的忍心把你放下来,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吗?”听了国华的这句话,小曼还觉得其实国华还是关心自己的,没在言语,胡闹。

待他们回到城里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路边的街灯早已亮起来,装饰店铺的霓虹灯五颜六色闪烁着,流光溢彩,来来往往的人流,人生鼎沸,把城市的喧嚣繁华展示淋漓尽致。各自话语几句后便告别回家,待国华和惠琴坐上人力三轮车离开没多久,小曼却突然恢复了正常,此时柏涛小薇还得知这一切都是小曼装出来的!

刘清雪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还拿起国华送给自己的那一块玉佩,仔细端详。这时一块玉佩通灵剔透,莹润光泽,翠色温碧,好看极了,玉佩的正面刻着一个“缘”字,而玉佩的下方还牵着一缕火红的吊穗。刘清雪一直还想不明白国华为什么要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难道只是为了答谢自己?如果是这样,然而这个礼物也太贵重了。难道说国华还有其他意思?难道他在追求自己?然而自己只是一个下人而已,有怎敢奢求这份爱意?想到这里,清雪也不敢胡思乱想了下去,这对她只是一个下人而言,这些都是痴心妄想罢了!然而心却早已怦怦直跳。

清雪正为这件事出神烦恼时,却不知道刘永玉已经进入了她的房间。刘永玉在身后轻轻问了一句,“在看什么呢?”清雪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正欲把玉佩收了起来,却被刘永玉一把“抢”了过去,刘清雪立即伸手去夺回来,然而捕了一个空。刘永玉仔细端详一下这块玉佩,感赞道,“这块玉佩好漂亮!”妹妹是不可能无缘无故买这么贵重的玉佩,随后问道,“这块玉佩是谁送给你的?”刘清雪顿时待在一旁没有回答,刘永玉似乎早已看穿了妹妹的一举一动,笑问道,“是不是国华送给你的?”刘清雪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刘永玉见妹妹没有回答自己,说道,“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不还给你了!”刘清雪听了哥哥的话,顿时急了,“是,又怎么样?”听了妹妹的话,永玉指着玉佩上的字意味深长说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听了哥哥的话,刘清雪的脸顿时红了,她曾哥哥不注意,一把抢过哥哥手上的玉佩。她把玉佩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随后又转移话题,“今天我看你和姜蕊小姐玩得挺开心!”听了妹妹的话,永玉倒觉得有些难为情了,“我以前不也是这样吗?”听了弟弟的话,清雪笑道,“我看姜蕊小姐对你有好感。”她的话刚说完,刘永玉不知所措,喃喃说道,“我们只是合得来罢了!可没有你想的那些意思!”清雪停了,颇有深意看了哥哥一眼,笑而不语。

夜晚。

吴志强戴着一顶小毡帽,左顾右盼来到一家咖啡厅,他选了一个比较阴暗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随后叫来一杯咖啡,眼顾四周,不紧不慢用小勺子搅拌杯中的咖啡。正在这时,只见一位穿着粗布的人走进了咖啡厅,他在咖啡厅环顾一下,径直走向吴志强这边。

仔细打量一番这位走向吴志强的人,不是国恒身边的阿虎还是谁?他走向吴志强,刚刚坐定,便轻声问道,“这段时间有什么动静?”吴志强轻声回答道,“这几天不会有事,你们放心行动!”阿虎应了一声,说道,“我们恒哥说了,这次多亏了你的情报还逃过一劫!以后会加倍感谢你的!”听了阿虎的话,志强点了点头,起身说道,“我先离开半小时后你再离开!”说完便离开了这里。

此时此刻国恒正在自己的办公室,整个房间烟雾缭绕,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而愁眉不展?这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只见一位穿着粗布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恭恭敬敬走上前来,叫了一声,“国恒哥!”

国恒一见来者,立即把手中的半支烟咔灭了,一脸期盼,“阿豹,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恒哥,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们的货都全部脱手了!”听到阿豹带来的这个消息,国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踱步,脚步间有了一些欢雀,恨不能手舞足蹈。

“好,好,好!”国恒一连说了三个好,看来国恒等待这样的好消息已经许久了!可是又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他如此欢雀呢?

次日。

梁剑锋夫妇吃完早餐便来到客厅,似乎有什么事要宣布。这时,只见国恒从楼上走到客厅,正欲出门,王燕敏立即叫住了他,“国恒,今日请假一日,陪我们一起去何局长家!”国恒停住脚步,问道,“有什么事吗?”王燕敏还以为国恒是故意装糊涂,说道,“国恒,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毕竟你也不小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不能因为工作而耽搁了你的婚姻大事。”她的话刚刚说完,国恒有丝不耐烦回答道,“爸妈,今日我真的有事不能陪你们去何局长家了,我有事要回公司处理!”

“公司的事你不用担心。”这时梁剑锋说道,“等一会儿我去公司处理一下,你就陪母亲安心去何局长家吧!”

“这……这……”国恒也找不出理由来搪塞,燕敏也看得出国恒有些为难,只听她说道,“就算你不同意这门婚事,也应该登门拜访,赔礼道歉吧!更何况何局长是什么人物?我们以后还得仰仗他呢!怎么能得罪他呢?”听了母亲的话,国恒也觉得有理,也勉为其难答应了,然而他却声称要上楼换一件衣服。梁父梁母见国恒终于点头了,自然很高兴。国恒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即拿起房间的电话不知给谁打了电话?挂了电话还匆匆换了一套衣服,随后下楼。

梁母和梁国恒一行来到何公馆,何局长热情款待,何局长见国恒一表人才,甚是满意,躲在角落的何永芳见到国恒,一见倾心,也是欢喜,急急忙忙献殷勤端出茶水,然而国恒一见端茶水的胖女人,便猜出这便是何家千金,何永芳了。

何局长坐在客厅正上方,脸上堆满了笑容,随后对端着茶水的何永芳说道,“永芳,到爸爸这里来。”说完,何永芳放下茶水,含情脉脉望着国恒,依依不舍去了父亲身边坐下。

“国恒,这位就是何家千金,何小姐!”王燕敏对国恒介绍道,国恒听后冲着何永芳勉强露出一丝笑意。

王燕敏话音刚落,何局长便迫不及待对国恒交代道,“国恒,以后我的女儿可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让她受委屈哦!”何局长的一句话,虽然说得轻轻的,然而却气势汹汹,让人不容拒绝。王燕敏听后,接过话,“当然,当然!”一个准婆婆在权势之下却表现得如此卑躬屈膝。

何局长见国恒没有言语,也看出些端倪,但也没有揭穿,说道,“永芳,你陪国恒去后花园走走,我与婆婆还有些事要商量。”

“是!”何局长的话刚刚说完,何永芳立即站了起来,走向国恒,伸出手要去牵国恒的手。国恒没想到永芳如此热情,愣了一下,然而又深知何局长的权势,只好极不情愿伸出手去。

俩人手牵着手来到何局长家的后花园。何局长家的后花园的确很气派,有假山,有亭子,有流水,还种满了花花草草,时值岁寒,院子里的腊梅正火热绽放。国恒哪里还有心情欣赏身边的美景,与永芳也没有任何言语,毕竟俩人刚刚认识,哪里有共同话题?

“国恒,你在想什么?”何永芳打破了沉寂。国恒突然回过神来,立即答道,“没,没有……”何永芳听后,有些不满,“为什么无精打采?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帮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国恒打断了,“你家这花园有后门吗?”何永芳不明白国恒为何为突然问这件事?国恒听后回答道,“我公司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所以要回公司处理一下。”听了国恒的话,永芳心里还是挺开心的:男人就应该以事业为重。于是她伸出手指指了指前面的一座假山,说道,“就在那座假山下!”国恒向永芳匆匆道谢后便向那座假山迈去。

此时,何局长正和王燕敏在客厅兴致勃勃讨论着国恒与永芳的婚事,只见何永芳一脸沮丧走了进来,何局长见女儿一脸不开心,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听说国恒早已离开时,王燕敏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顿觉尴尬。

梁剑锋来到公司时,看见公司的一切都被国恒打理井井有条,都运转正常,甚是满意。他在公司停留了半刻便离开公司回家了。国恒赶到公司时,父亲已经回家,阿虎向他汇报了刚才的事,听说无事,国恒心里的大石也终于放下。

姜蕊来到梁家也有一段时间了,惠琴她们都有自己的事做,只是自己百无聊赖。这天刘永玉前来送报纸,姜蕊便觉得送报纸挺有意思,便缠着永玉带上自己去送报纸!永玉被姜蕊这个大胆的想法惊呆了,姜蕊说,送报纸的时候不仅可以知道天下大小事,也可以认识不同的人。听了姜蕊的话,永玉也架不住她的纠缠,半推半就就答应了姜蕊的请求。俩人坐在一辆自行车上,幸亏今日所送的报纸所剩无几,姜蕊便坐在后座,抱着剩余的报纸,俩人在大街上欢快地游走,和煦的阳光铺面而至,甚是暖和。

不消半晌时间,报纸便送完了,永玉却把自行车停在了一家服装店铺的门口,姜蕊便问他为什么把车停在这里?永玉听后,笑道,因为我答应过你要送你礼物呀!姜蕊没想到永玉还记得凤凰山上答应自己的事。

刘永玉和姜蕊走进服装店,店内的服饰种类繁多,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姜蕊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还没有看见过如此种类繁多的衣服!她看了这一件,又摸摸这一件,每每都爱不释手!看来女人都是爱美的。姜蕊也深知永玉的条件,也没有去特意去看那些美丽的衣服,只是在一挂满围巾的角落驻足,姜蕊也拿不定主意,便让永玉替自己挑选一件。永玉听后也不知道自己如何选择?如果自己知道如何挑选的话就不会带姜蕊来这里了。然而姜蕊却说,既然是你送我礼物,当然得你来挑选了。姜蕊说得有理,永玉也无法再拒绝了,于是走上前去挑选。永玉挑选了一会儿,最后为姜蕊挑选了一条天蓝色的围巾,姜蕊便问他为什么要买这种颜色的围巾?永玉说,今日你穿的衣服颜色与这条围巾很搭配。姜蕊听后笑道,如果我换了一件衣服,不就不搭了吗?听了姜蕊的话,永玉的顿时不知该如何回话,半天还说出一句话,不如就换一条吧!姜蕊听后,笑道,我这是逗你的,不管是什么颜色,我都喜欢,因为都是你的一片心意。永玉还没有想明白姜蕊的这句话时,姜蕊已经走出了店铺。

国华送给清雪一块贵重的玉佩,是否在向她表白?清雪是否会会接受国华的心意?再者,国恒与母亲来到何家,然而国恒却不辞而别,何局长又将如何处置这件事?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