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穿越成了一个普通人》第二卷崩坏 改变命运的试炼

“卡莲~,卡……,你都看到了。”望着坐在电脑前的卡莲,奥托缓缓的低下头,“抱歉,卡莲,我做那些实验是……”

“为了复活我你就可以牺牲那些人们吗?居然还用小孩子来做圣痕实验,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卡莲大声质问奥托,但奥托只是继续沉默。

“卡莲,我……”奥托抬起头,似乎要解释些什么,但却不知从何说起。

“樱呢?”

“那只狐狸?温蒂应该也救下她了……”

“温蒂,我的救命恩人?”

“是的,卡莲,你要去见见她吗?”

“嗯,我想当面感谢她。”

奥托拿出手机,“丽塔,温蒂现在在哪?”

“回主教大人,温蒂大人回helios(赫利俄斯)号运输舰了。”

“我知道啦,丽塔,干的不错。”

“多谢夸奖。”

“卡莲,我们走吧。”奥托看向眼前这个他等了500多年的人,忍住了自己想说的话。

“嗯……”

咕~

“上仙你好,请问姬子现在在哪?”

“温蒂,琪亚娜,姬子在医疗室。”

“多谢上仙,我先溜了。”我抱起月蚀核心一个劲朝医务室狂奔,希望还来的及。

“姬子!”我刚赶到医务室就看到姬子在病床上,手还保持着扔东西的姿势。

“温蒂吗,这次多谢你了。”姬子半躺在床上向我招手。

“姬子,你,还好吗?”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姬子阿姨!你,你怎么样?”琪亚娜嗖的一下跑了进来。

“琪~亚~娜!以后再叫我阿姨我就把你打成草履虫!!!”姬子用左手给琪亚娜来了一套不解释连招。

“好痛啊!看来姬子你没事嘛,我看温蒂跑那么快,我还以为你出事……”

“琪亚娜,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话对姬子说。”我把琪亚娜一个劲往外推。

“那好吧,姬子,我……”呼,世界清静了。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姬子平静的看着我。

“你的身体还好吗?”

“我也不清楚,也许一点都不好。”

“那,你不担心吗?”

“既然接受了这个职业,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过,我还是有点舍不得琪亚娜她们。”姬子说完神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那你就没想过治好自己吗?”

“没用的,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能活一年是一年吧。”

“姬子,如果给你一个可以康复的机会,你要不要?”我眼睛直视着姬子,很好,还是平静如水。

“哦?这肯定要啊。”

“果然,那,你可要准备好了。”我从空间手环里拿出了月蚀,火红色的光芒宛如鲜艳的玫瑰一般,绚丽夺目,我将它交给了姬子。

“看起来,还不错。”核心在接触到姬子之后边成了一个手表一样的东西,手,护甲,神陨剑,增幅飞刃,一一出现在姬子身上。

“看这里,姬子,接下来你要想办法融合装甲上的疾疫宝石,但是你得面律者。”女王大人,请帮帮我。

“哼,我为什么又要帮你?”女王撇过头去不看我,这……

“《霸道律者爱上我》,十套!”喵的,豁出去了。

“那是什么?”沃特法克,女王,你没看过?

“是小说,不过我敢打赌,你一定会喜欢的。”

“那如果我不喜欢呢?”女王看了我一眼,又把头撇了过去。

“那我满足你一个愿望,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成交!”

“真正的战士不会畏惧眼前的困难,温蒂,我准备好了”姬子握紧了神陨剑。

“女王大人。”

“知道啦!”

“开始吧!”姬子目光坚定的看着我。

“我把手放到了姬子颈部的宝石处。”

“女王大人?女王大人?”唉?走散啦?

“人类,往左边走。”

“那边是……”那是一个火红色的人影——炎律。

“哼!你们是谁?”火红色的人影突然出声,哇哦!还是个女的?之前还有人在群里面忽悠我说炎律是男的,一串串馍馍片飘过。

“我们来做个交易,不,我给你找个真正的归宿。”我看着眼前火红色人影,直到她转过头,卧槽,说实话,好像姬子啊!

“归宿?我的使命就是毁灭人类!不需要归宿。”

“有觉悟啊,卧槽,那你继续待在这套装甲里面吧。”我直接回头,没有一丝犹豫。

“快让我停下吧……”我心里这么想着,步速正常,但是……

“你真的愿意一辈子待在这个装甲里面吗?”走了几步后我又跑回炎律面前,特喵的,这跟我想的不一样啊!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个最强躯体再次降临世界,到时候就是人类的死期。”炎律激动的说着。

“得啦,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以为你在玩修仙是吗?还来夺舍这一套?你low不low啊!”出现了,来自肥宅的无情嘲讽。

“你!”

“别生气,我可以帮你找到一个最佳人选,不过,你不能干扰她,作为交换,你也可以向我提一个条件,不过得要我能满足的。”如果这都不答应,我……,好吧,我也没办法了。

“哦?”炎律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般向我走了过来。

“那我要你,这个条件……!”炎律捏着我的下巴盯着我说,我也毫不示弱的回盯会去了,但是……

“本王的下属你也敢觊觎,不要放肆!”女王拿着一根长矛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身为崩坏的使者,你居然站在人类那边,呸,律者之耻!”

“本王想站在哪一边就站在哪一边,倒是你,一条躲在装甲里的断脊之犬,也敢出来嘤嘤狂吠!”

“哼,当了叛徒还沾沾自喜。”

“住口!我原以为你和我对峙必有高论,没想到张口闭口就是粗鄙之语。”

“叛徒你有脸说话?”

“张口闭口就是叛徒,我所为之心皆为崩坏,不像某某某,待在一套装甲里面做春秋大梦,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

“不过这个人类虽然是我的下属,但她确实可以让你有一个好的归宿,不如,你也当我的下属如何?我让你活到世界末日。”

“啊,呸,谁稀罕。”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级的对决?我的眼睛,我的耳朵,卧槽,卧槽啊……

“女王大人,歇一会吧,让我跟她说吧。”看着两人越骂越带劲,我觉得我有必要出来阻止一下……

“哼”女王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气的一直深呼吸的炎律,卧槽,谢谢款待哦铁铁。

“你,你没事吧……”我特么在干什么……

“不对,你还好吗?”

“哼,你究竟对她干了什么,律者居然会站到人类一边。”

“其实,并不是每个律者都是人类的敌人,有的律者最初也是人类,所以律者站在人类这边是很正常的。”嗯,正常。

“那又怎样?”

“也许你以前受到过人类的伤害,但是你不能以偏概全啊,人,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是好人,但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坏人,律者,也是如此。”

“可是,我的手上沾满了人类的鲜血……”炎律看着我,似乎有些动摇,看起来,有戏哎!

“可是,律者也是人类自己弄出来的,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而死去的那些人,是为了第一个作死的人买单罢了,除了神经病,不然基本上没有天生的坏人,这是我的个人看法。”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为崩坏说话的人类。”

“额,其实我曾经也是个律者来着,不过现在又不是了。”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莫名的尴尬。

“噗,哈哈哈哈哈哈。”炎律笑得枝花乱颤,卧槽~咳咳,多谢款待。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我想请你救救这套装甲的现持有者。”

“我怎么救?”

“帮助她融合疾疫宝石。”

“可以,但我得先看看,她配不配。”

“嗯,可以。”我相信姬子,那个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的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