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劫回来的夫人竟然是傲天女剑帝》夫人是女剑帝 15白无常

白无双一代女剑帝纵横江湖于无敌的时候,人送外号白无常,那一柄长剑所到之处,就是那招魂幡拂过,一剑封喉都算是体面的死法,更惨的连一具全尸都没有。

李云飞愣在了原地,眼看着那刀光剑影在不远处闪过,这是他第一次真切的看到武侠之人的交锋...或者说是一面倒。

白无双手握一柄盘龙寒玉剑,恰似剑仙女神谪凡,那每一次挥剑就仿佛是在艺术性的舞蹈,冷寒的光芒闪过,便是一道血色的喷泉跳动...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他觉得这和白无双很像,忍不住的都剽窃起来了某有青莲剑仙之称的大佬之诗。

“这是写给我的么?不错不错!文采斐然,不过得改一下,把我写得太弱了,是一步杀十人才对嘛!”不知何时起,女剑帝白无双就已然有回到了李云飞身侧,并且还对于李云飞方才口诵的诗句表示十分受用。

这人真的是胸 藏万顷笔墨啊,这写诗都是随便脱口而出的么?

白无双美眸扑闪,这和她所知道的那些大才子完全不同,乾国里面享誉颇多的那些大才子只怕都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作诗,也更没有李云飞所做的诗作那么的好,这相差了不知道多少的级数了。

“不过只是两句啊,感觉还少了不少,你回去给我补全...对了,你说我写,我得保存起来~”白无双对这首诗喜欢极了,这不是第一次有人送她诗词,但是为她所做,且这般豪气万丈贴合形象的,还是头一回,因此她现在对李云飞的感官极好,咱家夫君果然厉害的不行~

李云飞愣了一两秒,这才转头看向了之前那些山贼所在的地方。

地面一片的猩红,浓稠的血液撒了一地,尸体跟是惨不忍睹,这...这就是女剑帝之威???

慢着...李云飞突然心有余悸,他老爹昨天没有被杀真的是太好了!并且,他貌似真的找到宝了,这白无双当自己的保镖什么的,这山寨的安全问题他都不用去考虑了。

试问,有谁能在住着这位一步杀十人的女剑帝的山寨里面闹事呢?

“听见没有啊,回去补全哦,你看我累的什么样子了,看我这么辛苦,给我写好一点吧~”白无双摇了摇李云飞的肩膀,这才让遁入思考的李云飞醒了过来。

你特么的哪里累了啊?我明明见你大气都没有喘!李云飞心中嘀咕,但是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好吧,这一次多谢娘子了,我回去便给你作好”

这下子,李白小朋友对不住了,得魔改你的诗了,《侠客行》里面的人名地名还有武器都给替换一下,不过这对于拥有智慧宝库的李云飞没有任何的压力。

他现在的诗学素养也同样高的惊人,他不只是记忆恐怖,那种理解和学习能力,更是令人发指的程度,抄个作业改改关键字什么的,轻而易举,简直是洒洒水啦~

在答应了白无双的要求之后,这名之前一步杀十人的白无常现在乐呵的和普通的少女没有任何的区别,在一边开心的蹦蹦跳跳就怕是要飞起来了。

李云飞自然是立马上前去看了看那些倒地的孩子,好在都没有性命问题,于是两人便找来山庄出去干农活的人这才将那些孩子带回各家。

回到房间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李云飞总算是见识了一下自己的这位便宜夫人的实力,并且也对山寨的安全问题完全放了心,只要这尊大神在山寨里面,那么就算是一群野熊来了,都得成为小熊饼干。

那些山贼的尸体,李云飞没有去打理,这些粗活还是交给老爹他们回来再说吧,反正这些在刀尖上舔血的家伙才专业对口。

李云飞本想是马上就考虑山寨的日后规划的,但是耐不住这白无双一回来就吵着嚷着要李云飞写诗给他,他这才只能幽怨停笔,然后将笔交给了白无双来。

他随便就改了诗作,将本来长到爆炸的诗作,只吟诵了四句出来,然后就当是完整了,反正这妮子估计也晓不得他截取的只是一部分。

“怎么感觉怪怪的?你说完了?”白无双疑惑的看着李云飞,李云飞脸上皮肉不动“当然,女侠你这么有文采,我还能骗你不成?”

“这倒也是...”白无双点了点头,一副我超级聪明的模样,李云飞看了沉默无语,心道此人的脸皮真当和我有一拼了。

“乾客缦胡缨,盘龙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一步杀十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她用笔写下诗句,李云飞在一边瞅着,自惭形秽。

好吧,自己的字和这比起来,真的是丑到爆炸了,也难怪之前白无双一直吐槽他。

那白纸上的字迹隽秀雅致,但是也有一种锋锐之感,那给了李云飞一种白无双是在用剑意写字的感觉,未干的墨迹晕染出一种淡淡的空灵之美。都说字如其人,这样的字着实很难让人不对写字的女子心生好感。

“好啦,完成!”白无双将笔放在一边,看着上面的字迹,眼眉都要笑弯了,然后她努努嘴“署个名吧,还有题目,这以后一定很值钱,不过放心吧,我也舍不得卖~”

李云飞嘴角抽搐,他无奈只能提笔签上了他李云飞的名字,然后标题的话...在这个世界,换个名吧。

《无双行》

没错,就是这么一个拍马屁的名字。

果真,在白无双看见这名字的时候,眼睛一亮,脸上喜形于色。

“这题目太好了!谢谢夫君!”然后白无双就连忙将李云飞推开去,生怕这家伙将笔墨滴落到纸张上,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在护着她的玩具一般。

白无双自然开心了,这果然是给她写的诗作,她一定会好好的保存起来的!

她看着那张纸上的眼神柔情带水,就仿佛是在看着初生的孩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