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天生媚骨萧公子总得小心翼翼》第一卷天生媚骨萧公子 03那夜秘辛

萧玉出生那天夜晚所发生的事,都被祖师爷萧北辰亲口下令让族人们三缄其口。所以这场晚宴的相关细节从来也没有被外人所得知。

大家都以为那晚只是萧家单纯为萧玉的诞生祝贺而举办的一个晚宴。

不过很多族人都为自己家族诞生了一名麒麟儿感到高兴,大家都以为这是萧家兴旺的象征。

然而,那晚后萧陌以及几位族老们的心情却变得格外的沉重。

若只是萧玉被祖师爷命名这事,那倒再正常不过了。或者说如果能被祖师爷这样一位宗师亲自赐号的话,那是这小子天大的福分。

名号这东西其实说重要也重要,但一个人没有名号也不是多大一件事,没有名号的人多着呢。甚至许多大能终其一生都没有名号。

要是萧玉被萧北辰取了名号,日后若是发达这将成为他名声的一个助力,这其实也不错。

可萧陌以及几位族老是真正见过世面的人,他们知道名号很正常,但要是被一些超然世俗的大势力,尤其是蜀山这种有大来头的门派亲自定下名号的话,那就极其不正常了。

他们曾听闻过蜀山,蜀山的门人几乎都是没有名号的,他们甚至不会去收一些有名号的人作为弟子。依照他们的说法,这些人的名号已与世俗有了纠葛,与蜀山注定无缘。

更何况,蜀山的确有用字排辈分这种说法,但是无论哪个大门派,都不可能用“道”字作为辈分。

这是大忌。

蜀山是不可能不远千里而来只为无聊地给萧玉取个忌讳的名号,唯一有可能的是,萧玉本身的确和“道”字有关。

萧家秘密议房内,十分安静,氛围甚至有些许沉闷。萧陌看着周围皱着脑袋,冥思苦想的几位族老,叹了口气说道:

“各位长老,真的不知道蜀山此举是为何故吗?”

萧陌右手边挨着的那位鹤发老人,也就是大长老,萧清,抬起头来面色严肃地说道:

“的确,老夫活了三百多年,从来没听说过’道’字辈这种说法。蜀山是不可能犯这种错的,但至于为何,老夫也想不清楚。”

萧清话音刚落,四长老萧元发话了:

“蜀山此举的确有可疑的地方,但应该不是为了针对玉儿。”

“害,为什么要想这么多。万一蜀山只是单纯地觉得玉儿是天才呢?老不死的你们想想,你们在外面号称神功盖世。但你们谁生下来不是哭哭啼啼闹着要撒尿,谁生下来会说话?玉儿只是单纯的天之骄子。你们这些家伙真是越老越心疑。”

说话大大咧咧的是一个长得像弥勒佛,有着一个大肚子的光头长老。他满脸通红,在议事桌上都喜欢时不时拿着自己腰间的那个酒葫芦喝些酒。此人便是萧家三长老萧醉梦。

“要我说,你个老不死天天喝酒,当心有一天喝傻了自己被乱棍打死。”

这位说话阴阳怪气的是二长老萧山,送萧玉泰山图的那位。

弥勒佛长老一听就来气了:

“老不死,打一架是不是啊?你有点儿狂啊,打架最弱,挨揍第一,说得就是你个sb。”

“呵呵。”萧山轻蔑一笑。

“你......”

“够了!”萧醉梦还想发作,被大长老厉声阻断。萧清面色严肃地看着在坐的几位长老:

“都要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还吵什么吵?还闲事情不够多吗?一群老家伙跟个三岁屁孩一样,丢不丢人。”

“好啦好啦,各位长老消停一下。”萧陌赶紧出来转移话题,“现在最重要的是商量玉儿的事啊。”

一听到萧玉,几位长老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倒是四长老先发话:

“虽然搞不清楚蜀山这番目的究竟是何意,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但也绝对不是好事。”大长老萧清打断他。

萧元又沉默了,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周围又沉默下来,一向大大咧咧的萧醉梦开始发牢骚:

“老子管他蜀山什么狗屁目的,他要是敢动我家玉儿老子把他门徒全部杀干净。就凭玉儿那一声’三爷爷’老子命都要豁出去。”

“他们有宗师,还不止一个。”萧山发话了。

“狗屁尼玛宗师,宗师之间也是有天差地别的好吗?当年咱萧家第一代国公九转天人境时就杀过几个水货宗师。你以为人家宗师人人都像咱祖师爷一样一个打一群?咱们几个老不死一起上全他妈给我见鬼去。”

萧醉梦不以为意,可以说全天下最瞧不起宗师的人就是他了。

“醉梦啊,人家是蜀山,他们的宗师要是不货真价实怎么可能是青州第一势力呢?有不少想入蜀门的修士说得很好啊,青州这个大州,只有蜀山和其他门派两类。”大长老此时也发话了。

萧醉梦又不服了:

“所以呢?咱们就怕了,不对吧,老子们当年被称作四绝时你们一个二个都比老子狂。现在是要躺坟里了吗?一个二个那么怂。”

“宗师不是关键,关键是传言他们有......”四长老萧元想到什么,想说出来,但又闭嘴了。

“有什么?有什么啊,萧元你变得比萧山还怂啊,咱们都不在乎玉儿了吗?”萧醉梦站了起来,指着萧元骂道。

“他们有’圣’。”

萧山的声音冒了起来,声音不大,但是让在坐的萧陌以及长老们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放你的狗屁。那玩意儿怎么可能有?你他妈杞人忧天吗?老子游历九州这么多年都没有看见过。一个二个听了传言后怕成狗啊!”萧醉梦转而指着萧山骂骂咧咧道。

“那万一有呢?”萧清突然冒了这么一句话。

“万一?那就,那......”萧醉梦说着说着突然没辙了,这个万一,整个九州没有几人赌得起。

他沉默地坐了下来。

四周也跟着沉默了。

萧陌看着这副场景心里五味杂陈,他知道这几位长老是真心对待萧玉的。况且还有着极大的可能是蜀山并没有恶意。

但没有恶意,就不可能造成伤害吗?这世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纯粹了?

蜀山太强大了,强大到一个国家最强的国公之府也惹不起;蜀山太神秘了,神秘到一个国家最强的大族之家也赌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