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娘子把我送到万年之后》第一卷 第一章墓中人

暮色慢慢降临,月光洒落在陵园之中,陵园之内有着轻轻的蝉鸣声,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在众多高大的墓群之旁有一座低矮的坟墓,显得与此地格格不入,甚至有些违和。

就在月光洒落的那一刻,这座低矮的坟墓突然发生异变,坟土慢慢向下滚落,一只苍白的手掌从坟冢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手掌,两只手掌用力扒住坟沿,一个茫然之色的白衣男子自坟冢从来,容颜令人惊叹,精致的五官犹如上天镌刻的那般精致,眉间的荷花印记更是多了几分秀气,蓬乱的秀发沾满了泥土。

“我记得当年睡了一觉,为什么我一觉醒来,我怎么会在这里呢?”白衣男子喃喃自语,看着眼前众多的坟墓,他神色更加迷茫。

月华之下,一道俏丽的身影飘然而至,踏着款款衣步,衣袂翩翩,恭敬地说道:“瑶池圣地第二十八代圣主洛初拜见沐白祖师。”

瑶池圣地,是世人眼中修仙圣地,而且瑶池圣地只收女子,是众多修仙门派以及世家的心仪圣地,而且当今的瑶池圣地渐渐出世,近两百年来,已经再无弟子在世间游走,已然在世人的眼中变得虚无缥缈,遥不可及。

洛初从两百年前继任瑶池圣主以来,也知晓一秘密。

在万年之前,那是修仙的神话时代,群星闪烁,各种修仙天才层出不穷,而有一人却如皓月光辉,让这些修仙奇沦为为陪衬花朵的绿叶,那就是当时的瑶池圣女,未央。

未央以五百年证得大道,成就女武神之位,而后继任瑶池圣主,与沐白成结发之妻,而后千年后,圣战降临,未央寻求永生之法,封印自己的夫君,将夫君封印在瑶池墓地,而留下法旨,万年之后,墓中有人,以身相护。

而且知晓这一秘密,也只有各任瑶池圣主。

而后未央参加圣战,可是未央将半数修为封印沐白,而自己却陨落在圣战之中,之后的每位瑶池圣主都在等待沐白的苏醒。

洛初记得当时自己的师傅就是和自己说的,洛初挑了一下眉梢,看见沐白的脸庞,眼中满是羞色,虽然是见过沐白祖师的画图,但看看真人更好了。

一时的记忆碎片涌入沐白的脑海之中,他的脑海炸裂疼痛,沐白呢喃道:“未央,我的娘子,我记得她喵的是一个病娇唉!”

顿时沐白昏倒在洛初的怀里,洛初纤纤细指轻触他的鼻尖,莞尔一笑地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瑶池圣主的关门弟子,以后你就是我的小白,反正你没修为在身,谁拳头大谁在上面了。”

洛初轻踏衣步,身影掠过枝头,宛如暮色下衣袂翩翩的精灵。

原本平静无波的瑶池圣地有了很大的波澜,引得瑶池弟子窃窃私语,惹得各位弟子花枝乱颤。

弟子甲笑语地说道:“知道吗,前几天圣主房间有一位男子,据说生得模样俊俏,唇红齿白,像极话本上的男子。”

“听说圣主房间的侍女说,模样要比话本上俊俏多,而且这几日都是圣主一直在照顾那男子,说是片刻都没离身。”

“这几日清晨你没发现一直都是圣女在早课吗?你说,是不是圣主早已芳心暗许,眼角春情了。”

在后方的瑶池圣女牧笙脸色深沉,冷语地说道:“你们有这些时间八卦,还不如去好好修炼,要是被晟音长老知道,肯定又是挨训了。”

那些弟子一哄而散,牧笙呢喃道:“师傅,你到底在搞什么,不行,我要去看看。”

在洛初的房间中,沐白坐在床沿,洛初似笑非笑看着他,沐白不耐烦地回答道:“我同意,当你的关门弟子,以后你称呼我小白就好了,真是的,你们瑶池的女人从来就是麻烦。”

洛初笑眼初开:“小白,小白,真好听的名字。这是当年未央祖师称呼你的名字了。”

沐白呢喃道:“没想到当年实力强大的她竟然会在圣战中陨落,圣战之后,怎么样了?”

“小白,圣战以人族惨胜告终,通道被封印,这当年留下的记载。而在这之后,万古前的历史好像被人抹去,很多修炼之法失传。而且当年你也知道,未央祖师为了迎娶你,灭杀了瑶池三位太上长老。在圣战之后,瑶池选择休养生息,而且万年间没有证得神位,就连大圣也是屈指可数。”洛初正色地回答道。

洛初突然想到沐白就是万古之前的人物,他看见洛初狡黠的目光,言语道:“你别看我,我可没有学过你们瑶池的功法,而且我当年的修为只有大圣级别,比起未央,我只是个渣渣。要不然当年肯定不是迎娶我,我也不会是皇夫。而后醒来之后,我脑海部分记忆是被人抹去了。”

洛初嬉笑道:“小白真是可爱,怪不得未央祖师会迎娶你呀!小白,你有撒谎哦,当年谁可能在未央眼下抹去你的记忆呢?”

沐白看着洛初卖萌的模样,你不要卖萌啊,卖萌可耻,你好歹是瑶池圣地的圣主啊:“你不了解当年,虽然未央证得女武神之位,当年还有许多狠人,比如当年剑阁的剑神叶希,月神千落雪,武神顾七夜.......”

洛初眼里星光闪烁,微笑地说道:“安啦,安啦,小白。我们说一说以后了,以后你就是我洛初的关门弟子,如果你以后想要升华一下与师傅的关系,师傅也是很愿意的哦,师傅最喜欢这种禁忌而且充满刺激的恋爱,人家会等你哦,人家现在好像把小白吃掉哦!”

沐白心里吐槽道,你在想屁吃啊!我怎么可能老牛吃嫩草呢!再怎么说,我可是祖师爷爷辈的人物。

沐白微笑地说道:“师傅,你是抖m吗?你们瑶池圣地的功法我修炼不了,而且我不相信未央会战死那场圣战之中,当年的事情有很多蹊跷,我找寻当年事情的真相。”

“我的徒儿不错,师傅支持你哦!既然你有修炼功法,师傅就不多问。师傅这几天照顾你,也累了,乏了,小白给徒儿捶捶肩。”洛初眼眸满是狡黠地说道。

“小白,你的手法好爽哦,快这边,用力,用力。”

“师傅,你不用发出奇怪的声音,而且你说的是什么虎狼之词。”

在门外的牧笙听得那是面红而赤,然后收敛自己的神色,调整自己的呼吸,推门而入:“徒儿牧笙拜见师傅。”

牧笙看到眼前这一幕,原来是自己搞错,只是捶捶肩膀,只是师傅这位男孩甚是好看,黛眉,桃花眼,皓齿,当真要比那画里好看许多。

洛初轻咳一声:“笙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师弟,沐白,以后你带他就好了。”

沐白莞尔一笑:“沐白见过师姐,以后还请师姐多多指教。”

沐白心里想道,没想到这个便宜师姐的修为竟然达到六阶,不过双十之年竟有如此,在自己那个时代也是各门各派的佼佼者了。看来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修为大概也要地阶大圆满了。

牧笙掩藏眼底深处的喜色,但还是万年冰块的模样:“师傅,徒儿就与师弟先行告退了。”

独自在房间的洛初就手喝下那本清茶,正色地说道:“小白你可是笙儿突破自我的关键,我感觉她会白给啊!”

瑶池圣地中,牧笙心里想道:我该与师弟说些什么呢,师弟会不会讨厌我呢!我与师弟做什么开场白呢?

沐白跟在牧笙后面,心里想道:自己的师姐一副万年冰霜的模样,虽说是美人,但是是冰块,除了在夏天有降温作用,其余时刻一点用也没有了。

两个笨蛋就这样一直走在瑶池圣地,沐白引得女弟子指指点点。牧笙心里说道:你可是师姐,你可是瑶池圣女,你要开口说话哦!不行,做不到唉!

沐白心里想道:你是新入门的师弟,你要开口说话,不行,我有点害怕了。

夕阳余晖洒落在两人的身上,甚是好看,最后走到一处小院处,牧笙最终开口冷言道:“师弟,因为我派都是女弟子,所以只能委屈你住在这里了。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再和我说了。”

“多谢师姐,师姐辛苦了。”沐白恭敬地说道。

牧笙越来越觉得眼前人甚是好看,沐白看着山间的夜色,不由自主地说道:“师姐,要一起看星星吗?”

她一时错愕沐白的话语,轻语下一下嗯字,耳垂轻染成粉色,随风和沐白落坐在屋檐处,沐白仰卧在屋檐处,就手从芥子中拿出两个非常精致的酒瓶,是青梅酿,探问道:“师姐,要喝酒吗?”

牧笙看着眼前随性洒脱的师弟,很是羡慕,唇珠轻启:“好。”

两人就手喝酒,沐白望着满天的星光,牧笙则是望着眼前人,她突然有点明白那书生与狐妖的话本。

牧笙壮着酒胆,用真气浮起沐白的身躯,落在自己的腿上,当做膝枕,面不红心跳地道:“小白,屋檐冷,枕在腿上就好。”

微风轻轻扬起牧笙的秀发,望着星光,沐白目光落在她的脸颊处,只见牧笙唇珠轻启:“小白,你会一直留在瑶池圣地吗?”

牧笙等了许久也没回答,只是传来呼呼声。她低头一看,一时满脸笑意,呢喃道:“小白既然没回答,就当愿意了。”

牧笙纤纤手指拂过沐白的眉间,低语道:“小白,我知道吗?我刚才在你眼中看见不一样的东西,那种桑海桑田之后的淡然和与这世间格格不入的孤寂,仿佛是在时间洪流中不死不灭的神。”

牧笙就手喝下那壶青梅酿,莞尔一笑道:“我忘了,神也会死的。小白,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就如那株栖洛你脚下的冰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