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超飞短篇小说《高个子女人与矮丈夫王》

“都给你说几遍了不吃!不吃!还不赶快端到一边儿去!”

“你将就着吃一点吧?要不身体会承受不了的……”

“我身体是好是坏,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用得着你来管我吗!”

“我不是管你,我……我只是担心你……”

“啪”!那边的话还没有说完,这边盛满饭菜的碗筷就被打翻在地上。

“我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不稀罕、不需要你来管!你马上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女人声嘶力竭的怒吼,使得一边的男人没有再吱声。他屈身把散落在地上的饭菜、破碎的碗片儿捡拾到垃圾桶里后,便转身退出了房门。

看着身高还不及自己肩膀高的男人,女人一边疯狂地捶打着那毫无知觉的双腿,一边失声痛哭。那哭声撕心裂肺,直惊得窗台上正歇脚的麻雀,“扑棱”一下便扇动着翅膀飞走了。

从家里走出来后,男人没去平日里工作的地方,而是顺着家门前那条小道,径直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小河边。

每次只要有了烦心、苦闷的事儿,男人总会来到这里,和水中那些游动的小鱼说说话儿,再迎着那潺潺的河水发会儿呆。

“小鱼儿啊!你给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儿,我现在到底该咋办?”

望着水中来回游走的小鱼儿,男人拍着脑袋喃喃地问。

“我知道配不上她”,男人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我是个孤儿,我还没出生,爹就在给别人拆房子时被砸死了。我还不到一岁,娘也因病去世了,我是年迈的奶奶一手拉扯大的。

可能是因为我先天营养不足吧,我的身高和正常人比差了一大截。我的个儿头是不高,但我不笨、也不懒啊!高中毕业后,我靠着自己的双手,不仅给家里翻盖了新房,还给我奶奶养了老、送了终。现在我又开了一家洗车店,生意还不错,可就是……”

男人不说话了。他附下身子望着正在水里欢腾的小鱼儿,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幽幽地说道,“不管我平时怎么做,怎么真心实意地对她好,她都不拿正眼儿瞧我,我也从没看见过她一次笑脸儿,没听她说过一句可心的话儿。她看到我就像见到了瘟神一样。

要说这个事儿吧也不能全怪她,那事儿搁到谁身上都承受不了。出事儿前她个人的条件是出了名的好啊!”说到这里,男人眼睛里霎时间闪出了一丝亮光,嗓门也随之抬高了不少。

“她个头高挑,脸蛋长得也很齐整。唉!要不是那场倒霉的车祸,她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说起来那场车祸啊,可真是惨烈!那个丧天良的肇事者,把她撞翻之后,就因为四周瞎灯黑火没人见,所以既没送她去医院,还开车从她腿上碾压了过去!打那儿以后啊,她就再没有在路上行走过.....”说到这里,男人弯腰捡起脚边的一块儿小石头,狠狠地向河水中间投去。

“扑棱棱”、“扑棱棱”!小鱼儿用尾巴扑打河沿的声音,把男人即将游走的思绪又拽了回来。

“说实在话,当初给我介绍这门亲事的时候,我也是有顾虑的。虽然她自然条件好,但她毕竟是个残疾人啊!什么事儿也做不了!我要是和她成了一家人,就得做好照顾她、伺候她一辈子的思想准备!”

用大拇指掸掸衣襟上残存的饭菜渣儿,男人稳定了一下情绪说,“本来我是不打算应下这门亲事的,只是当时想着她家里的两个老人一天天变老,又想到若干年后如果两个老人都不在了,谁来照顾她呢?

所以,再三考虑后我硬着头皮进了她家的门。进门前我知道她看不上我,只是我想着,只要我一门心思地对她好,即便她是块儿石头,我也能把她暖热乎了。但进她家都快一年了,她还是......”

男人说不下去了。他仰起头,用力地盯着不时有白云飘过的天空,然后使劲地眨动了几下眼睛,把那快要夺目的泪水生生地挤进了眼眶中。

“闺女啊,你可不能再这样对他了!这样做多伤人心啊?要是把他的心给伤透了,想再暖热可就不容易了!你心里不比谁清楚啊!自打你出事儿后,之前那些口口声声说喜欢你、争着抢着要娶你的人,是不是因为怕你连累了,个个比兔子跑得都快?

只有他既不嫌你是个瘫子,还接下了你这一堆的糟心事儿。”轮椅旁,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边摩挲着女人冰冷的手,边温和地劝说道。

“谁说不是了!虽说他个头儿低了些,自然条件差了点儿,但他人善良、心眼好啊!最主要的是,他是实心实意对你的!”茶几边,身穿对襟黑棉服的老头儿,边往茶壶里注水,边顺着老太太的话往下说。

“可是!可是我就是接受不了他!我恨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是没想过对他好,我也试过要去接纳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我一看见他,一看到他又低又丑的样儿,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真的是管不住自己啊……”敲打着轮椅上的把手,女人又哭了。

“你已经不是三生两岁的小孩儿了!你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得试着把他当自家人,当成要和你过一辈子的男人!”老太太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了。

“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要不是他天天像照顾婴儿一样地伺候你,你现在的日子能过得这样舒坦吗?自打他进咱的家门后,让没让你穿过一件脏衣服?有没有给你吃过一口冷饭?你坐轮椅都这么长时间了,身上可有生过褥疮?你这个人可真是不懂得好赖啊!”

“是啊!闺女!做人得学会知足,学会感恩!不单是我和你娘能看出来他对你好,就连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也都说他是个实心实意和你过一辈子的人!要是这样你还不知足,还整天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儿的,那他可就真被你气走了啊!要是真有那一天,你连哭都找不到地儿!再说了,迟早我和你娘会离开你的,到那个时候又有谁来管你呢?”用抹布擦拭着流落在水壶外的水珠,老头儿的眼睛开始泛红了。

“你和娘说的话我都懂、都明白,可是爹!娘!我心里就是容不下他啊……”

“容不下也得容!你以后心里就别再琢磨着嫁给他是不是亏了、你俩是不是不般配的事儿了!你就光想着,两个人过日子不能光靠长相,得看心眼好不好、他对你是不是真心的就中了!”两个老人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异口同声地对轮椅上的女人说。

“真是奇怪了,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他咋还不回家啊?”

望着窗外逐渐模糊的天色,女人竟然担心起平日里那个她连正眼都不瞧一下的男人了。

“其实我爹娘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他平时对我是挺上心的,对我爹妈也不错。都这么长时间了,不管我怎么对他,他始终没给我甩过一次脸儿,没让我听过一句难听的话儿!外人看起来我是不缺胳膊不少腿儿的,但实际上我就是个活死人,啥事儿都做不了,要是少了人照顾,恐怕连饭都吃不成……”

隔着窗子,女人费劲地朝院子里望去,但整个庭院都被她搜遍了,还是没看到人影儿。

“莫不是,我真伤透他的心了?他真的一气之下丢下我和爹娘不管了?哎呀!要是他真不回来了,我可该怎么办呢?”

女人开始着急了。她用手使劲地扒拉着轮椅,准备走出家门,去外面寻一寻、找一找,那个天都黑了还没有回家的矮丈夫。

就当她转动轮椅即将出门的那一刻,只听得院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低矮的身影闪了进来。

作者简介:

王超飞,长垣市行知学校副校长,小学校长。长垣市骨干教师,长垣市教育教学先进工作者,长垣市学科带头人,长垣市作家协会会员,第一届“长垣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钟情于教育事业,热爱生活,喜欢音乐,喜好读书,习惯独处。安静的时候,静若止水、冷敛而深沉;闲暇之余,乐于写写文字,在字里行间梳理自己或喜或悲的情绪和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