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宴不知《情敌要给我生崽[穿书]》第50节

么简单又小儿科的方式。

他要打蛇,就直打七寸。

程建领会了老爷子的意思,直接带着那人离开。

他本以为程建是过来威逼利诱的,结果人直接把他领出去就关门走了。

他有些 M-o 不着头脑,开始以为是对方拿他没办法,还暗自窃喜了一会儿,可等接到公司电话时,才开始觉得不对劲儿了。

公司突然要和他解约,他问为什么,对方也不说,只冷淡地告诉他以后别玩得太大,违约金公司会出,让他好自为之。

他拿着手机直接愣住了,最后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上网查了下。

这才从公司最大的股东程某那里查到一些苗头,程某是傅劲书得力干将程建的远房亲戚,而程某老婆名下一家的公司是傅氏集团的子公司……

他再傻也能明白过来,傅劲书那边施压了,他被公司抛弃了。

可也只慌了一会儿,他就调整心态,开始联系几家之前一直想跟他接触的营销公司。

然而一夕间,那些原来试图挖他的公司高层全部对他改了口风,各种回避,仿佛他是什么一碰就会染病的病毒。

他终于觉得不对劲起来,之前他仗着傅劲书就算实力强大,也不会闲到去对付他一个小人物身上,而且据他所知,傅劲书迂腐,甚至有些恐同,自己爆料抹黑那个钟清,他也不太可能跟自己太过较真,说不定还帮他一把呢?怎么可能会费这么大的力气在行业里封杀他?开玩笑的吧!

可眼前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没法再淡定了。

他只好找上杨奇那个助理,打算把他约出来一起聊聊,结果对方根本不接电话!

他为了这笔交易损现在失这么大,杨奇还敢这样对他?!他不相信,又打了几个电话过去,发现实在联系不上,一时气急攻心,正想摔手机,谁知来了个推送,点进去一看,自己微博已经爆了。

他结婚五年,孩子都两岁了,这些年赚的钱越来越多,名气越来越大,说实话,连一些大明星都要忌惮自己几分,前些年他没忍住,还在外面养了个二十岁出头的二奶,这些事只有相熟的几个同行知道。

可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甚至还有自己亲自拍的高清视频,不过打了马赛克。

这是一场被加倍反噬的舆论狂欢。

不少之前被他怼过抹黑过的艺人粉丝纷纷扔出他曾经锤别人时叫嚣的话语,比如小三就是 J_ia_n 、比如辜负老婆的渣男都该死,为什么还能继续呆在娱乐圈?比如这么明显的细节都洗出轨吗?

……

甚至以此为引,他本身接连被扒出了更多劣迹……

之前他还想过,就算那些公司暂时不敢收他,他也可以做自媒体,如今是全盛的网络时代,只要他自己那个账户的热度还在,他总能爬起来……

此时此刻,他才绝望地发现,自己是真的招惹了不该惹的人。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傅劲书根本就没想过多给他多一次机会,连联系方式都没留给他。

看着再一次被杨奇助理挂断的电话,以及对方那条短信:最近先不要联系,我和领导在机场,突然被派去国外参加活动,等回国再说吧。

他回道:你可以找个人先过来!我有事要谈。

对方回:这事知道的人就我们几个,其他人我们也信不过,你先等等。

他咬紧牙关,恨恨地盯着手机,只觉得那些话都是借口,自己已经成了弃子。

可他变成这样,本身就是对方害得,他不过是个执行者罢了!主使现在居然还想独善其身?

行,要死就一起死,这可是你们逼的!

没人能想到,一张民政局前的照片居然能牵扯出这么一系列的大瓜。

在所有人还没把那个爆料营销号真人的瓜吃全乎时,对方居然上微博就甩出一系列截图与录音音频。

那人每次与提供消息的人见面时,都会偷偷录音备案,更不要说截图了。

截图里就是一个匿名账户说要提供最近z姓某明星的大料,该娱乐爆料号立马提出要和他见面细聊。

音频里,对方更是准确地告诉他这张照片拍摄期间的其他事件,让他务必发散钟清潜规则打压同行的舆论……

而音频最后,还有一段几人在咖啡厅的视频,因为是在角落拍摄的,角度很歪,有些模糊,但被有网民截图放大,还是认出了那是某公司有名的经纪人杨奇的助理……

而杨奇重点捧的艺人就是连扉。

哦豁,单纯善良与世无争的人设崩了!

杨奇在国外看到这个消息时已经快要气疯了,他不断联系那个人,对方却怎么都不接电话,身边的助理害怕极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疯……刚刚查了才知道有人在搞他,但当时我真的不知道……”

杨奇根本不想听他说废话,气急败坏地接了连扉打来的电话,尽量安抚:“没那么严重!已经在危机公关了,你这段时间低调点……”连扉在那边早就崩溃了,哭得眼睛发红:“你没看到网上都在说什么吗?你们这次到底怎么回事!要知道这样当初我还不如……”

“够了!别逼我说难听的话,连扉,撕开了大家都不好看,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你的!这事儿我当初没告诉你吗?!现在是我想要这种结果吗?你是巨婴?这点挫折都受不了!我还在忙,回国再说吧!”

说完就不顾对方的大吼立马挂了电话。

他是真忙,就这一会儿,已经有好几个就差签合同的品牌代言在找他麻烦了……

网上闹翻天的时候,傅山赫这边已经回家了,钟清吃过了饭,带着笑笑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钟清扭头望向他,男人便在沙发后方停下,俯身亲了下他的嘴角:“笑笑现在还看不懂。”

“他是看不懂剧情,但能看得出来模样啊,你在他眼前晃朵花,他都能兴奋起来!”

傅山赫没再说话,他脱了大衣去洗手,然后就愉悦地过来坐在他身边,将整个人都抱在自己怀里。

动画片里的小猪发出哼哼声,笑笑就举着小拳头也小小地哼一声,钟清当即笑着去点他的小鼻子:“哇,笑笑变猪啦!”

笑笑被戳了小鼻子,仰头傻乎乎地看他。

钟清心里一片柔软,他抬眼望着将自己搂得紧紧的傅山赫,突然说:“你知道吗?连扉晚上给我打电话了。”

男人一怔,随即将他抱得更紧:“你还有他的号码?”

看出他又在吃醋,钟清努力憋笑:“没有,是他用别的号码打进来的!你知道对我说什么吗?”

“嗯?”

“他居然在吼我,还说我无情,要逼死他!你说怎么有人的脑回路会这么奇怪?到了这种时候,还能觉得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傅山赫似乎并不意外。

钟清继续道:“我没理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他又开始哭了,终于说他做错了,说他一开始不该那样对我,希望我能原谅他,不要再这样报复他,让我出面帮他把这事压下去……哭得真可怜。”

“可怜?”男人冷着声。

钟清笑着在他下巴上吻了下:“是啊,他总是能哭得那么可怜,可死去的钟清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