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宴不知《情敌要给我生崽[穿书]》第52节

“傅总!你可是你儿子,你能不能看着点!摔倒了怎么办?哎呦宝贝儿,别吃手手啦,等会儿叔叔给你拿奶粉……”

钟清拿着相机哈哈大笑:“花丛下面全是海绵,笑笑故意倒着玩的!他已经玩了一上午了!摔不到他!”

蒋柏:“……”

聚会的最后,傅山赫抱起笑笑走到钟清身边,赵小西很有眼力见地拿过相机:“你们跟着笑笑一起吹蜡烛!”

蜡烛已经被江俏点好好,还没吹,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

傅劲书和程建进来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钟清下意识开口:“爷爷,您不是说今天有事不来了吗?”

老爷子撇他一眼,程建连忙在一旁给人台阶下:“还不是你们太随便啦!傅老看你朋友圈发的照片,说看上去太危险了,到处都是蜡烛,万一搞出火灾就不好了,所以来看看……”

傅山赫却拆台道:“那是清清买的灯,不是蜡烛。”

钟清忍笑地拐他一肘子, M-o 着鼻子道:“爷爷安全意识挺好的!您既然过来了,就好好看看吧……”

老爷子这才顺了气儿,先把笑笑抱了过去,走了一圈就皱着眉头道:“你们搞得这是什么?办婚礼呢这么花哨?是给你们自己办还是给我们笑笑办……”

他正酝酿着怎么呵斥一顿,怀里的小团子就伸手去勾旁边的吊花。

老爷子就伸手下意识就把花拽下来给他,看曾孙子开心咧嘴的样子,心里甜滋滋的,又连忙拽了几朵给他:“都拿去都拿去,你看看吧,你爸爸真寒酸,弄的花才这么点,都不够给咱们笑笑玩的!赶明儿爷爷给你弄满满一屋子的花,什么品种什么颜色都给你找齐全喽!”

众人:……到底是谁花里胡哨?

笑笑一岁半的时候,一家三口每周都会去傅家老宅看望傅劲书。

老爷子如今已经不会见面就呛钟清了,除了笑笑的原因外,主要还是因为他某次通过微博知道了一件事——原来自己孙子才一直是上面的那个!

在笑笑一岁生日后没多久,就有狗仔爆出了两人带娃逛街的消息,钟清也没隐瞒,坦然承认了。不仅如此,那之后傅山赫也开始明里暗里地在微博秀钟清和萌娃,搞得cp党天天嗷嗷叫。

紧接着,又有某J国粉丝透露自己曾经在J国医院看到过住院的傅山赫,那时候只以为对方是生病,现在结合孩子年龄推断,当时傅山赫应该就是刚生完孩子坐月子呢!

一直就坚定清赫的cp党仿佛看到了春天,而站赫清的cp党却一直不愿相信傅总是受,甚至用重重体格 Xi_ng 格等论证傅山赫才是攻!

清清上赫图的超话主持人不乐意了,反驳说:你不知道吗,现实中偏矮的一方一般都是攻!漫画看多了吧你们!!!

于是一群人就这么一件小事吵得不可开交,直至某天,钟清更新了一条微博,里面是一张笑笑噘嘴亲花辩的肉嘟嘟侧脸图,而抱着笑笑的男人只能看到身子,不过看那身形,大家就知道那是傅山赫。

图片上的文字写的是:感谢老攻,也感谢老攻生下的宝贝笑笑,今天就要正式开工了,我会想你们哒!

很快,傅山赫就在下面评论:一天十个视频,笑笑的不包括在内。

吃狗粮之余,大家都知道,钟清前段时间接了个悬疑电影。

因为先前的《山外山》,钟清涨了几百万粉,后又获得了最佳男配角的奖项,前段时间随着《红颜江山》的热播,人气口碑都很不错,很被大家看好。

不过回国后,钟清一直没急着拍戏,主要是笑笑还小,他想陪着傅山赫一起照顾他。

钟清没有那种大男子主义的所谓面子尊严,他和傅山赫是要过一辈子的,对方不缺钱,他也有一些存款,更不在意会被别人说成软饭男。在傅山赫和笑笑最需要的时间待在他们身边,这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等笑笑一岁后,他才开始和蒋柏一起慢慢挑剧本。

最后选中了这个团队很好的悬疑电影,之前已经官宣男主是钟清了。

钟清那条微博后,清清上赫图的cp党直接疯了,仿佛天塌了一样在哭天喊地:傅总居然不是被压的!我要死了!!!

赫清党则兴奋地在评论里尖叫:早就说了还不信,啊啊啊我已经开始脑补几百辆巨型车了!!!

到底都是两人的粉,最后,清清上赫图的超话主持人强力挽尊:至少!至少孩子是我们傅总生的啊!管他是上是下,只要——他们相爱!!!

而这条微博被钟清点赞了。

本已经有点蔫的清赫党瞬间打了鸡血:我们清清都为爱做受了!只不过逆了cp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边人就这么迅速地握手言和,超话名字也没改,简介换成了:可逆不可拆,不过期待逆一把!

为了表达决心,超话主持人的名字都改成了“清清今天在上面吗”。

不管别人满不满意,反正傅老爷子如今很满意。

他孙子在上面啊!

他孙子不是被欺负的那个啊!

这么一想,他居然又开始有点同情钟清了,之后每次再见钟情,脸语气都变得慈祥许多。

钟清:???

……

笑笑三岁的时候,钟清已经拿了一个最佳男主角的奖项,他开始每年只拍一部戏,其余的时间全部留给了家庭。

拍戏期间,除了视频,傅山赫每周会带着已经拥有了一双小长腿的笑笑来剧组看他,笑笑粘钟清,可每次粘不了十分钟,爹爹就会被爸爸霸占,他再气也没用,久而久之,就觉得爸爸太不懂事了。

两人结婚纪念日那天,笑笑又被爸爸扔给了曾爷爷。他在曾爷爷家拧着眉头控诉:“爸爸欢(烦)!爸爸欢(烦)!”

傅老爷子一边计划怎么带曾孙子好好出去玩一天,一边跟着他一起念叨:“嗯,你爸烦,明明以前那么独的一个人,谁知道现在整个人都长钟清身上了!你说气不气?赶明儿曾爷爷帮你狠狠打他一顿!”

笑笑一愣,怕怕地揪着衣服上的花,苦着脸摇头:“不打,不打!爹爹不囊(让)……”

老爷子朗声笑了:“乖孩子,咱们不理他们,曾爷爷陪笑笑玩!走,带笑笑看花展去!”

……

傅山赫订的是钟清平时最喜欢的一家餐厅,在临城小岛上,附近是海,天晴的时候外面是蓝蓝的一片,天海相接,像是整个世界都要眼下了。

两人每年结婚纪念日都会来这里过。

吃完饭后,他们牵着手在海边散步,傅山赫会时不时地俯身啄一下他的嘴巴,上了瘾似得。

钟清笑着瞥他,腻歪了一会儿,就开始在海边张开双臂跑,好久没这么放松了,回头看着男人一直在自己伸手,又折回去抱着对方的腰使劲儿撒欢。

晚上的时候,钟清先给傅劲书开视频。

看着屏幕里坐在老爷子怀里兴奋的笑笑,问:“今天和曾爷爷玩什么了?”

“看发(花)!好多发!”

屏幕里,笑笑拿出几朵鲜花分享给他看,时不时还往自己嘴上亲一下,钟清笑意加深了,往后拍了下傅山赫:“你看啊,咱们儿子可真乖!”

傅山赫正在给钟清整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