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桑宥君《我穿成了星球之主[星际]+番外》第54节

“哥哥。”少年似乎是被刚刚的一幕吓的刚回过神来,他猛的扑入面前人的怀抱,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入其中,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姜白克有些担心的看向席云苏,还是没有开口阻止。

“是自由者他们”姜白克看着地上的焦土,空气里飘荡着清浅的异香,有些不确定。

“不过是一群见不光的家伙!”席云苏的脸上浮起一抹冷笑。

阿玖从对方的怀里退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望着席云苏,脸上带着一道血红的疤,显得格外的可怜。

姜白克弯下身子将席云苏从地上扶了起来。沉默了片刻道:“先回去让人帮你处理下伤口。以后想出来,都可以来找我。”

“好”。席云苏抿着嘴点了点头。有阿玖在,他就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哥哥。

姜白克扶着席云苏走在前面,阿玖落后了几步。他的眼神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搀扶的两人,心中涌起一股暴虐的情绪。

他的五官精致,如同上帝精心雕刻而成。站在黑色的泥土之上,整个画面显得绮丽而又诡异的美感。

“阿玖。”席云苏转过身,担忧的看着他。

“哥哥。”阿玖露出一个干净纯白的笑容,似乎是被遗落的天使。他朝前面跑了几步,跟在了席云苏的身后。

……

姜白克请了专业的医生为席云苏取出了体内的弹片,之后又用以太将对方的伤口治愈了,现在那里长着一块新肉,等过几天浅浅的疤痕也会消失。

“你是说,你现在感受不到以太的能量了”听到这里姜白克的神情沉重了几分。

他伸出手,将自己的手掌覆盖在夏安斯上面,蹙着的眉稍微舒展了一些。夏安斯里面的以太还在。

“发生了什么”他有些疑惑。

“其中一个人朝我开了一枪,子弹 Sh_e 进了身体,之后就感受不到以太的联系了。”

听到这里,姜白克眼神凝重了一些。“大约半年前,哈雷太星前任皇帝道枝遇害,本来那些人根本伤害不了他,却被人轻易的杀死。后来在他体内发现了几块子弹的碎片,根据当时的幸存的人讲,就是因为受了伤,后来变得不堪一击。”

“你的情况和他很像。应该是同一批人。看来杀死道枝的就是“一颗星”了。”

姜白克摩挲着手指,俊美的脸庞此刻看起来格外的凝重。

“放心,有我在,你不会再有危险的。”姜白克敛了敛眉,神情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他握着席云苏的手,眼神认真。

席云苏挑了挑眉,掀起了嘴角,回握住手中微两的手掌。“以后就要仰仗元首大人了,我现在可是个废人了。”

似乎是不喜欢席云苏如此的看轻自己,姜白克有些生气,“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这情况或许是暂时的。”

席云苏也不觉得有多么失落,他扬了扬眉毛,一双桃花眼里闪着笑意,“如果真的不能使用夏安斯了,以后就辛苦你了。”

姜白克的手指蜷缩了一下,心中涌起奇妙的感觉,酸涩的同时又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喜悦,“不辛苦。”他缓缓握紧了对方的手,没有松开。

“你这人真是……”席云苏又好气又好笑,怎么这人什么都答应。伏布莱克星的责任,他绝不会让姜白克去背负。

他坐着的身体向前伸了伸,亲了亲姜白克的眼尾。

感受到眼角软软的触感,姜白克的身体僵直,手脚蜷缩了下,愣愣的不敢动作。

席云苏的心中发笑,唇瓣慢慢的往下移,在对方的唇上亲了下就放开了对方。他的身体还是很虚,一连喘了好几下才平复了自己的心跳。

这次,姜白克没有再逃跑,而是握着对方的手,露出了个温柔的笑容,像是春日的梨花绽放。牙齿雪白,眼神明亮。唯独耳尖红红。

……

席云苏的身体在以缓慢的速度在恢复,体内的异能也像是流水一般,慢慢的汇聚在一起,溪水汇聚成小河,成为江川,最后汇聚成广阔的大海。

他低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思绪却飘到了昨日现场那个逃走男人的背影上。

他的眼中涌出一丝杀意。

另一边。阿玖坐在沙发上,手指在键盘上打出了几行小字。

“下午四点,我会放你进来。这次再不成功,我们的合约就作废。”

他的手指轻点,消息就发出去了。阿玖看着屏幕上的回话,露出一个恶意的冷笑。 X_io_ng 前的项链上的绿宝石闪着微光。

下午三点左右,在市区中心的一处繁华街道,忽然涌现出大量的自由者,手持武器,对着行人进行疯狂的扫 Sh_e 。城市警察出动,在街道上鸣起警笛,一路疾驰。

于此同时,一座大型的购物广场上忽然响起了爆炸声,人群陷入了惊惶之中,四处奔跑,想要逃离这里。

商业大厦也受到了自由者的袭击。

姜白克接到这些消息,立刻增派了驻守在竹萨市的部队。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几步,出了门去了席云苏的房间。

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想要说些什么。

“我看到了消息,你去吧!”席云苏淡淡的笑了,并不阻止。

这或许是个 Yi-n 谋,但明知道背后有一把尖刀抵在身后,还是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姜白克弯下腰,在席云苏的脸上亲了亲,“等我回来。”

说完就快步走了出去。

席云苏沉眸思索了一会儿,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坐在了椅子上,暖暖的阳光撒了进来,他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渐渐的,他看书入了迷,唇角带着恬静的笑容。

“卓皇陛下真是好雅兴!”一名男子靠在他的门口,身材修长,面容俊美妖艳。

席云苏抬起头,手指颤了下。笑容温润,“比不得柒皇,不请自来。”

“这不是部下的人太废了,所以才迫不得已亲自登门了。”柒颜礼笑了笑,不以为意。

“要是当初卓皇陛下配合下,哪能有今天这样兴师动众的!”

“今天可死了很多人呢。”柒颜礼的声音低柔,如同对情人的细语。

“之前的事都是你做的?你是自由者”席云苏的笑意敛了起来。

“卓皇陛下说是就是,外面的人都叫我另一个名字——一颗星。”柒颜礼伸手 M-o 了 M-o 耳垂上的紫色宝石,笑容昳丽多姿,像是勾人 Xi_ng 命的精怪。

席云苏注意到对方耳垂上的耳钉,姿紫色的光芒轻轻的闪烁着。无声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柒皇的耳钉挺漂亮。”席云苏笑着夸奖,神态不见一丝慌张,“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道柒皇三番两次的派那些自由者来找我麻烦是因为什么?”

柒颜礼低声轻笑了下,笑容艳丽,“不是我想杀你。而是另外一个人,卓皇陛下可不要错怪我。”

“说起来,这个人你也认识。”

“是不是呀,二殿下。”

席云苏的身形一滞,不可思议的看向从门口缓缓走进来阿玖。

“阿玖,为什么?”席云苏的身体轻颤,连声音都有些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