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桑宥君《我穿成了星球之主[星际]+番外》第56节

运缠身,不死不灭,渐渐变为怪物。

席云苏怔了片刻, X_io_ng 腔里又升起一团涩涩的情绪,像是把腐烂的干瘪的馒头放在了冷水里,慢慢的涨开,难受的厉害。酸酸涩涩,冰冰冷冷,刺骨的寒。

原主的感情又在作祟了。

情感上的疼痛比□□上的疼痛更让他痛苦。他的眉头紧皱,身体的伤口也开始疼起来了。

席云苏踉跄了几下,身子快支撑不住了。刚才的攻击已经损耗了一部分的异能,更何况他还受了很重的伤。

对方与他相反,周身的气势强的可怕。

阿玖朝席云苏继续释放攻击,数道光芒如同利剑直直的向席云苏 Sh_e 去。

席云苏拼尽了力气朝旁边一翻,滚到了沙发后面。感受到体内快要耗尽的异能,他苦笑一声,没想到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不怨恨,只是不甘。

原以为是新生活的开始,却这么快就终结,在他终于找到想要守护的人的时候。

阿玖仿佛是由冰雪所铸成的人,更加的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的雪怪。他朝着沙发慢慢靠近,指尖轻颤。

他要杀死的不单单是这个占据着哥哥身体的怪物,哥哥也会彻底的死亡。

可,这总比这怪物占据身体好。

他不再犹豫,眼中带着杀意。

柒颜礼站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耳朵的耳钉闪着紫色的光芒。

他的部下死了那么多的人,“一颗星”的身份也暴露了,对方必须死!

他 T-ian 了 T-ian 猩红的嘴唇,笑容嗜血。

阿玖一步步的靠近,他站在对方面前,自上而下的俯视着席云苏。

他缓缓弯下腰,笑容温和干净,眼神里透着疯狂,“哥哥别怕,阿玖会去陪你的。”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握住了席云苏细长的脖颈,他的神情几近癫狂,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白皙的脸上流了下来。滴在席云苏的衣服上,印出一朵又一朵散发着苦味的花。

“哥哥无论去那里,阿玖都陪着你。”阿玖的声音透着欢喜和解脱。

席云苏的呼吸困难,脖颈的束缚想拼命挣脱却用不上力气,他的两眼发黑,耳边都是耳鸣声。

意识似乎飘浮在一个空间里面,不能触碰,不能挣脱。

在昏过去之前,他隐隐听到了姜白克的声音,不知是不是幻觉。

“住手!”

姜白克看到面前的一幕,整个大脑都嗡鸣了起来。他出手丝毫不留情面,一出手就是杀招。

无论对方是谁,都不能伤害他的伴侣。

阿玖牢牢的抓着席云苏,即便知道身后的杀招也不松开,他本来就是要和哥哥一起走的。他手中的力越加的大,眼泪止不住的流。

阿玖像是被踢皮球一样被姜白克所使用的以太弹开,重重的摔在地上,五脏六腑都是痛的。他看着一动不动的席云苏哈哈大笑。

该死!都该死!

他的身体全身都是疼的站都站不起来,他趴在地上,手上沾着血,一点一点朝地上的那人爬去。

那人死了,地上的是他的哥哥。

姜白克抱起席云苏,慌忙的朝他输送以太进行治愈,他的身体发颤,巨大的惶恐和不安将他包围。一时间竟不敢去确认对方的呼吸。

柒颜礼看到姜白克分神的样子,连忙朝外面逃去。至于地上的阿玖他只看了一眼便决定抛弃了,反正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救不回来。

他已经完成了合约,报酬就自取了。他要的是整个伏布莱克。

怀抱中的人手指动了动。

席云苏只觉得浑身疼的厉害,喉咙干涸,疼痛难忍。

姜白克看到怀中的人睫毛轻颤,激动的抱紧了席云苏,猛然落下泪来。他以为,他再也见不到这人睁开眼睛了。

阿玖原本爬向席云苏的身体僵了下来,他死死的盯着席云苏,喃喃到,“怎,怎么会”

姜白克厌恶的看着地上的阿玖,用以太压制住了对方,割断了对方的项链。命护卫赶来押了下去。

席云苏的意识回归,一睁开了眼,就见到了一脸紧张的姜白克。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下一章是阿玖番外。

第62章 阿玖

在一个遥远的废弃星球之上,荒芜感充斥着大地。灰色的土地一望无垠,遥远的天空上方是璀璨的星空。

整座星球之上,只有一位白发的少年。眉目圣洁如同天使,皮肤莹白如同美玉。他穿着单薄的白色长袖,背靠着一株干枯腐朽的树干,望着满天的群星,神色平静。

在 Yi-n 冷寂静的灰色和黑色之中,他是最引人注目的一点白。

群星之中,有一个光点以一种均匀的速度朝这里移动着。他抬头望了一眼,掀了掀眼皮,又淡然的移开了。

来的人不是哥哥。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的 Xi_ng 子越来越沉寂了。

无尽的荒芜和孤独来惩戒他曾经犯下的错误。囚笼囚禁的不止是他的身体。

光点越来越近,逐渐在他的面前呈现出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是一架宇宙飞船。

阿玖端靠着身后的大树,仿佛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而成了一棵身后一般的树。眼神里划过一丝波动很快又归于平淡。

厄运缠身,使得他本就瘦弱的身体更加的清瘦,衣服宽大,好似支撑起来的只是一具骨骼。

宇宙飞船终于降落在他的面前,放下长长的楼梯,在灰色的地面上荡起一片尘土。让人联想到污秽和不洁。

楼梯缓缓的下降,从上面走下一个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头发乌黑如同鸦羽,皮肤白皙宛如玉瓷。容颜极盛,长相邪美。

那人的目光在阿玖的身上端详了一下,迈着不快不慢的步伐朝阿玖缓缓靠近。

在距离两米的地方,席云苏停下了脚步。他的唇瓣微启,神态平和,甚至带着一丝细微的笑意。

“好久不见,阿玖。”如同叹咏调般的声音在空气中缓缓散开。

阿玖的睫毛颤了几下,惊诧的望向对面的男子。他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人的身份。

他敛了敛眼皮,表情恢复了平静。既然他的哥哥还活着,以姜白克对那人的宠爱,对方怎么可能真的死去?

他冷笑了一声,不再回应。

席云苏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看着面前的少年生出一种陌生之感,这不再是那个会笑盈盈看着他的弟弟阿玖了,而是一个和他全无关系的人。

“我只是想来见见你。”他望着阿玖又像望着其他人,目光悠远。

“我并不认识您,先生。”阿玖的声音依旧清朗,像是头顶的那弯明月。

“我姓席,名云苏。或许你可以重新认识一下我 。”

“没有必要,先生。”

阿玖的声音淡淡,他伸出自己格外白皙的手掌观摩了一下,半低着头,“这些都是我应得的,怪不得别人。”

“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还会毫不犹豫的杀你。”他抬起头,目光满是偏执。

许久,席云苏露出一个淡笑。像是释然,又似怀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