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桑宥君《我穿成了星球之主[星际]+番外》第57节

曾经也有过一个你这样的好弟弟。”

阿玖怔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唇。

席云苏没有继续讲下去。他的眼睛带着细碎的光,“真是让人羡慕啊!”

“我一直在想,你究竟从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可你的表现一直都是无懈可击。”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你的哥哥。”明明都那么努力的在做一个好哥哥。

“在你得到夏安斯,从传承之地出来的时候。虽然你在尽力的模仿他,但我和哥哥朝夕相处十几年,怎么会发现不了?”

席云苏沉吟了一下,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淡了些。

“我哥哥的终端,绝对不会换成手表款式的。因为那是我父亲在他六岁的时候送给他的。”

“这样么?”席云苏轻笑一声,一切都不重要了。

“既然你已经见过我了,麻烦你现在离开我的视线。我并不喜欢你,先生。”阿玖的神色冰冷。

席云苏并不生气,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那么,再见!阿玖。”

对于阿玖要杀他的事实,他起初是震惊和愤怒的。后来有了自己的身体之后,他对旁人的情绪就淡了起来。

无数的人背叛过他,只不过他曾经把阿玖列为了自己保护圈内的人,格外的不能忍受而已。

如今,阿玖的事情,与他席云苏又有何干

欠他的哥哥,他还给了他。

席云苏转身离去,一步都不曾回头或是犹豫。

阿玖望着席云苏消失在远方,眼神晦涩难懂。

就在席云苏走后不久,又一座宇宙飞船降落在阿玖的面前。

阿玖的眼睛一亮,笑的眉眼弯弯,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

“哥哥!”

他兴奋的跑了过去,抱住了那个儒雅的年轻男子。久久没有松开。

“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上次他说自己没有错,哥哥走了之后好久没有来看自己了。

卓越希轻轻拍了拍阿玖的后背,有些无奈。

“阿玖,父母从来不希望我们成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你这次犯了大错。”卓越希叹息了一声。

阿玖的手臂收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哥哥陪你改。”卓越希轻轻的拥住了阿玖。

就算你手上沾满了鲜血,哥哥也愿意陪你改正。

……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们都认为阿玖是一个笑容灿烂的少年,是卓越希最宠爱的弟弟,却从不知道他也是一个天才少年。

他四处收集着以太的碎片,进行研究,最终通过一己之力成功融合了一颗完整的以太,女神之泪——克拉朵薇。

当他准备对卓越希坦白一切,展现自己的成果帮助卓越希减轻负担时,哥哥的身体被别人占领了。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下一章是关于席云苏前世的番外,不甜慎入。

关于这篇文,感觉世界线一直都没有拓开,之后大概会开个新坑让两个人的儿子来继续完成这项使命。就是填坑的时间不太确定哈哈哈哈!

以及,感谢所有陪伴留言收藏的小可爱和小漂亮们,感谢支持~mua!

爱你们!

第63章 席云苏的苦味番外

一直生活在温暖的光里,跌进深渊的时候才觉得格外的疼。

十二月三十日,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小学放假的格外的早,席云苏和弟弟两个人待在家中等待着父亲给自己买来最新款的玩具汽车。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外面的风雪吹了进来,落下几片晶莹的雪花,温暖的房间灌入了大量的冷风。

席云苏和弟弟席云颂连忙跑上前去迎接那个俊雅的男子。席云苏如今是七八岁的孩子,而他的弟弟也只有五六岁,却比他矮了好些,身高只到席云苏的耳朵下面。

“爸爸,你给我们带回来玩具了么?”席云苏仰着头孺慕的看向那个高大的男子。

席云颂看着男子手中提着的纸袋,眼睛亮晶晶的。爸爸出门的时候手中没有提袋子,里面装的一定是他们的小汽车。

男子温和的揉了揉席云苏的脑袋,眼睛里带着一丝歉疚。他缓缓低下身,半跪在席云苏的面前,脸上是一片温柔和宠溺。

“不好意思,云苏。”

“那家店里的那款小汽车卖完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了。爸爸还买了一款小机器人,是智能的哦!”

男子从纸袋里拿出一个小汽车和一个小机器人。小汽车是最新款的智能汽车,能语音识别主人的口令,可以听取人类的命令前进转弯加速和停止。一经推出就受到小孩子们的喜欢。

而另一款机器人也是小朋友的智能玩伴,能与人类进行简单的沟通,并且会讲故事、同时也是一个科普达人,简直是一个移动的度娘,能够给小朋友健康的引导。

“现在有两个玩具,你们两个要自己挑选。”男子很苦恼,轻蹙了下眉。似乎是为了自己食言而觉得愧疚。

两个小男孩盯着桌子上的玩具愣了愣,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们都想要那个最新的小汽车。

小男生天生就对汽车特别的感兴趣,似乎是天 Xi_ng 使然。

不久,席云苏开了口,“把汽车给弟弟吧,昨天晚上他做梦还梦到了小汽车,还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奥·特曼苏。”

他没有告诉男子,自己给机器人起的名字叫勇敢的撒哈拉。他佯装出一副对小汽车不感兴趣的样子,拿起了另一件玩具,智能玩伴。

“乖。”男子长臂一伸,将小小的席云苏圈入了怀中。

席云苏很喜欢他的弟弟,也不想要父亲为难。从小他的弟弟就软软糯糯的,总是的跟在他的身后,仿佛是身体的另一个部分似得。

无论他的弟弟想要什么,只要他开口软软的喊上一声哥哥,用孺慕的眼睛望着自己,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和弟弟阿颂玩了一会儿,席云苏就回自己的房间练习小提琴去了。他的母亲是国内知名的小提琴手,他从小就梦想着成为母亲一样的人,可以共同站在舞台上,享受着别人的注视与喜爱。

席云苏小小的个子撑起了一把小提琴,美妙的旋律从他的指尖缓缓流出,像夏日宁静的夜晚,树影婆娑,月光皎洁。

他站在阳台边上,冬日暗淡的阳光打到他的身上,为他披了层轻柔的外纱,席云苏的眉目稚嫩,却精致的像个玉瓷般的娃娃。

清脆的敲门声将他从音乐的符号中唤醒,他放下手中心爱的小提琴,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温柔知 Xi_ng 的优美女子,满足了任何一个小孩对母亲的幻想。

“云苏,要下来吃饭了。有你最爱吃的菜哦!”女子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透着优雅的气息。

“知道了,我马上就下去。”席云苏的唇角轻扬,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

他将小提琴小心的安放好,在离开房间之间他望向阳台外面,天空之上的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太阳,门外是一片雪白,雪花还在簌簌的下着。远处笼罩在雾气中,缥缈的看不清楚。

他陡然生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