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桑宥君《我穿成了星球之主[星际]+番外》第58节

种荒诞之感。一切都显得不真实。席云苏摇了摇头,压下了心底的疑惑。

在餐桌上,也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席云苏坐在软软的椅子上面,看着年轻的父母亲切温暖的笑脸,说着关心的话语,弟弟席云苏附和似的咧开嘴笑着,眉眼弯弯,像天上的小月牙。

“多吃点青菜,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年轻女子用公筷夹了几片绿色蔬菜放入了席云苏的碗中。

席云苏礼貌的道谢。他怔怔的看着碗中的青菜,耳边是父母的声音还有弟弟阿颂带着奶味的软糯声音。嘈嘈杂杂的,像是远方的蜃楼的折 Sh_e 。似真似假,如梦似幻。

他死死的抠着碗边,眼神一下子变得幽深了起来。他抿着嘴不说话,嘭的一声把碗摔在了桌子上,里面的米饭也都撒了出来。

全家人都安静了下来,疑惑的望着席云苏。赤诚的眼睛里充满了不解 。

席云苏猛然的拉开了椅子,安静的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声音。他没有回头,直接推门走了出去,外面是满天的雪花。一片银白。

折磨了那么久还不够么?如果是血缘能让他一再忍让,那么现在呢?他已经是个独立了个体,为何还要苦苦纠缠

他望着一望无垠的银白,没有说话。可他走出了房间,离了家门,梦魇却还是没有放过他。

他转身走了两步,眼前自动播放着前世的画面。那些他深埋在骨血深处的不堪的回忆开始一幕一幕的播放在他面前,仿佛是人生的走马灯一样。

十二月三十日那天,年轻的父亲并没有带回来智能机器人玩伴,只带回来了一个最新款的小汽车。并且给他带回来一本厚厚的琴谱。

他的母亲也的确是国内知名的小提琴手,可恰恰相反,他并不喜欢小提琴。

席云苏的母亲认为他遗传了自己优良的基因,但他没有太大的兴趣。只不过一个以爱之名强行的栽培,一个为爱之名认命的接受上一辈的安排,企图维持住表面的和谐。

每日的监督像是例行公事一样,不满委屈和愤怒在逐日的积攒着,形成了比□□还可怕危险的东西,压抑、堆积,终于有一日轰然爆发。

十二月三十日,恰好是引发爆炸的□□。

商店里确实是只剩下一个最新款玩具汽车,父亲将他买给了弟弟,作为赔罪给他送了一本厚厚的琴谱。

他是一个极其不懂人情世故的男子,温柔中透着傻气,席云苏说他喜欢小提琴,他便以为儿子和母亲一样是个为了音乐痴狂的人。

男子只把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细心用在了工作的研究上,在与家人的相处中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

因此,他被席云苏所迁怒。一场大火忽然出现,带走了他年轻的生命。自此,一家人的命运被全部改写。

父亲的惨叫声引来了母亲,然而灭火器对于火焰来说根本不能灭掉,完全无济于事。于是三个人亲眼看着男子消逝在大火中,女子和弟弟皆是一脸震惊与无措。接着是无尽的怨毒。

阿颂亲眼所见,父亲是被席云苏身上突然冒出的火焰所杀。

异能的觉醒来的毫无预兆,却如此的惊心动魄。以至于刻到了席云苏的灵魂里,一想起来就觉得痛的难以忍受。

后来他被赶出了家门,走投无路,他去了孤儿院。之后的再次遇见,女子和弟弟阿颂对他的仇恨越来越深。甚至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一次次的退让让他开始变得麻木,感情更是被当做易耗品给消耗掉了。亲情,他只从中体会到了拔刀相向的悲戚。

这次他目不斜视,直直的从画面里穿了过去。

睁开眼睛,是一片刺目温暖的阳光,姜白克趴伏在他的床边,神情恬静。

折磨了他近十几年的梦魇,终于得到了释怀和解脱。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