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最新玄幻小说《逆天伐尊》连载之第二十七章豪赌为乐(上)

紫南仙子见众人被逗乐,不禁莞尔一笑,摇摇头道“这位小友,你的勇气固然值得敬重,但是一旦你入了比武台那可不是闹着玩,就你这小身板,恐有生命之危,你可要三思。”

“多谢仙子前辈,我意已决,还望成全。”绝尘派头十足,落落大方作揖道。

“哈哈哈…,我你看你小子老寿星上吊活的不耐烦了。”一个头戴斗签双手环抱,背后悬着一把玄铁巨剑的剑客嘲笑道。

“这小子莫非得了失心疯?”

“哗众取宠的山野小子。”曾在客栈有过节的凡尔赛宫的王子阿诺德鄙夷道。

………

众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都当他是白痴!

司马漾柳与林冠儒等下属眼神交换,彼此都是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原本好端端不善言辞的瑞王这是唱着哪出戏,这不是瞎胡闹嘛!

“诸位,静静。大家听我一言既然这位小友如此坚决,就让我们试目以待他的精彩表演吧,请入擂台区。”紫南仙子自打当上这个堡主已有几百年还没发生过这么奇葩的事。

“多谢。”

绝尘露出洁白的牙齿微笑的向四面作揖还礼,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席地而坐脱下鞋子,麻利的从怀里掏出两张躲避型高阶移魂幻影符咒贴在双脚之下再套上鞋子。

“呼”

贴完了符咒,绝尘深吸一口气,迈开双脚向不远处的擂台区跑去。

当他猛的一脚,移魂幻影符瞬间被激发,只见他身形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还别说,这招还真奏效,众人也瞬间明白这小子打算依临符咒取巧参加擂台,但是众人都明白在没有玄力、灵气的驱使下使用符咒是一件极为繁琐的事情,战场上没有谁会乎乎等着你驱使符咒后再攻击你。

就在众人分析驱使符咒利弊的时候,冷不防“嘭!”一声又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原来是绝尘这个活宝,没控制好脚下的速度,先是撞到擂台的梁柱,然后狼狠的反弹摔倒在擂台台阶旁,溅起滚滚烟尘。

“哈哈哈…”

“什么宗门才能培养出如此奇才?哈哈”

“不行了,我要被这呆子乐死了…”一个中年妇女笑出了眼泪。

“噗呲…呵呵…”几位娇艳的女子也忍不住笑得花枝招展。

“傻狍子。”一风仙道骨的道长一甩手上的拂尘摇头道。

“尼玛!这奇葩是否就是传说中猪一样的队友?”这是擂台比武区几十号共同的心声。

……

“哎呀呀!这小身板简直弱爆了力道太大没控制住,糗大了!”九尾仙狐神识控制的绝尘愤愤然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叨叨絮絮,低着头混入到擂台区人群中,可他就像个瘟疫,到哪,哪里人群立马四处散开,只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又引来众人哄堂大笑。

………………

“既然各族精英的晚辈都已入比武台,为确保公平公正,那么下面我宣布规则,第一场淘汰赛分两个赛区依次进行,黄、橙两种天赋区的19人争夺10个名额;蓝、青、绿天赋区80人争夺10个名额。

第二场随机挑战赛,两个赛区分别抽签,一对一对决,黄、橙天赋区5人胜利者,直接进入第三场,落败者挑战蓝、青、绿天赋区5人胜利者,蓝、青、绿天赋区5人落败者直接淘汰;

第三场积分争夺赛,1人依次战9人,获得最多积分最多者获胜,每战一场后休息一炷香时间送恢复丹一枚,本着高堡城内皆兄弟,比武时不许使用暗器,不许伤人性命,不许使用家族长辈赐予的保命杀伐之器,一旦发现上报万星殿永不招录。”紫南仙子声音再次响起。

等待半年之久的好戏终于要开始了,引燃了全场的气氛走向高潮。

“嘿嘿…我说小家伙,你想不想玩大一点?”九尾仙狐用神识在脑海里与绝尘沟通。

“仙狐圣尊,你就消停一下吧,别再搞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了,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收场。”绝尘叫苦不迭。

“切!就这几个小喽啰,我放个屁都能熏死他们,一点没乐趣。嘿嘿…有了”九尾仙狐贼贼一笑又将绝尘神识压制下去。

“义父,你按我说的去做,等下你就拿出灵石吆喝大家下赌注,别人的赔率多少你自己定,我的赔率你放到1比10上品灵石,让他们下注。”绝尘的声音悠悠扬扬的传送到司马漾柳的耳中。

“什么?瑞王,你居然可以使用神识传音?”司马漾柳目瞪口呆望着远处擂台休息区中绝尘传音道。

“借用外力而已,别啰嗦,赶紧办事,好戏还在后头。”绝尘再次传音,笑而不语的望向司马漾柳点点头。

“莫非是老夫老眼昏花产生错觉?瑞王不是玄力、灵气尽失了么?但是看着他那暗示自己的目光又好像不是做梦,算了管他的,死马当活马医,依章办事就是。”司马漾柳还是有些神情恍惚转身召唤林冠儒等人商议此事。

“司马先生你说的可是真的?”林冠儒等人听到这个匪夷所思的消息,又联想到刚刚绝尘(瑞王)闹出的那些事,莫非是扮猪吃老虎?但是也不像啊,因为他们陪绝尘出生入死,深知他不可能还保留一手啊。

“你们看绝尘在向我们微笑。”司马漾柳示意众人循声望去,发现绝尘的确在盯着他们。

“那就干吧,就陪绝尘疯狂一次。”林冠儒附和道。

“来咯!来咯,下注了,赌谁能一举夺魁了,赌谁能入万星殿外山天、地、玄三院了,童叟无欺啊,赌注只收灵石,想找点乐子的朋友来了。”司马漾柳高声呼喊着。

不一会儿,司马漾柳等人设置的赌桌前里三圈,外三圈围着许多相貌、形体各异的兴趣者。

“老家伙,怎么赌?”一个五大三粗面目狰狞的绿皮肤兽人一手持着狼牙棒一手推开众人走到赌桌前吆喝道。

“这位朋友,童叟无欺,只赌灵石,第一场淘汰赛随意选赌注1比1,你赌的选手入第二场算我输,我陪你一赔赌注,如果你赌的人没入下一局算赌输,算我赢收你下的赌注…”司马漾柳解释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