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最新玄幻小说《逆天伐尊》连载之第二十九章 豪赌为乐(下)

绝尘祭起玄阶下品无影密遁,身影一晃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嘭!”

“嗞啦”

.....

刚刚绝尘所在的位置被各种武器、无与伦比的劲气、符文湮灭,所过之处,烟火弥漫腾起滚滚火焰在虚空燃烧,仿佛虚空都出现熔化崩塌。

在这样惊世恐怖的一击,带起无边恐怖的威压让那些处于这区域观战的各族的前辈都连连后退,不敢靠近,光是四溢出来带起的威压,都能让他们产生要被劈成两半的错觉。

“咦!那小子呢?”一位聚神境大圆满期的老者面露疑惑,徒然从凳椅上弹跳起来,惊声失语道,因为他发现居然无法探查到绝尘的身影跟气息,一个仅能激起白色天赋原石的孩童在他眼里跟一个无玄力、灵气常人无二,这颠覆了他的认识。

“咦!那小子凭空消失了?”那个头戴斗笠双手环抱,背后悬着一把玄铁巨剑之前嘲笑过绝尘的剑客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因为身为灭神境中期的他居然无法洞察一个在他眼里如同一只只会上蹿下跳蹦跶的蚂蚱,这有种火辣辣被打脸的感觉。

“那小子呢?”

蓝、青、绿天赋区擂台之上的所有小辈都懵了,因为绝尘在众人狂轰乱炸之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那只有一种可能逃了,一个在他们眼里早已视为砧板上鱼肉的之人居然当着群雄之面还给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给逃了,这无疑是当中“啪啪啪。”打他们的脸。

80敌1居然还给这小子跑掉了,反过来想那就是告诉众人,他们80人都技不如他,不但被这小子耍得团团转,而且还背负上一个以多欺少的笑话,这或多或少对于他们的道心都是一道坎。

出奇的静,让原本心脏一阵绞痛侧脸到一旁不忍直视的司马漾柳、林冠儒等人,慢慢的把头转去,半晌,他们才回过神来,眼里已漾满了泪水,不知他们是为绝尘担心还是感觉不用赔付2000块上品灵石而松了一口气,总之他们转悲为喜的时候同样很震惊的环顾四周,因为他们同样没有发现绝尘的身影。

“嗯!?”

不管仙伐境大圆满期的司马漾柳如何煞费心机,他始终无法判断绝尘身在何处,这就颠覆了他的认知的范畴,他脑子瞬时嗡嗡一片空白。

许久之后他才想起绝尘告诉他,他再借助某种外力,他也就渐渐平息大起大落的心。可究竟是借助什么外力竟然如此神奇,连他都无法寻出破绽,岂不是说要在他之上的真仙境?7岁的孩童能驱使真仙境法器?想想他都觉得不可思议,无异天方夜谭。

“哗!”

众人再次哗然,引起大家的骚动,只是这次众人的脸色清一色惊愕、难以置信、迷茫...一个孩童居然无视众人的神识,躲在虚空无人可破,这时众人不得不重新评估刚刚他们还认为是一个白痴的小子的实力。

究竟谁是白痴?谁在玩弄谁?而且还是一个屁点大的孩童,许多人面露苦涩,感觉这一世都活到狗身上了。

“嗯?天下居然有这等隐匿奇物?这小子莫非是哪位大能者的后辈,到此游弋人间?”招录大会的“执牛耳者”紫南仙子也是一脸茫然,美目瞳孔放大,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因为身为真仙初期境的她居然无法看破这小子隐匿的身影,只能隐约感觉到一道气流在擂台上80人的身边任意的穿梭却无人发现,这就匪夷所思了。

幸好紫南仙子戴着面具,不然众人如果扑捉到连真仙境强者都为之动容,恐怕这将是奇闻引爆众人的好奇心。

就在众人焦点都在 蓝、青、绿天赋区,甚至都没人关注原本应该属于主角黄、橙两种天赋原石区域的比赛时,紫南仙子如出谷黄莺的声音骤然响起“ 蓝、青、绿天赋区诸位小辈,莫要因为外物耽误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一炷香的时间所剩不多。”

一句惊醒梦中人, 蓝、青、绿天赋区许多小辈这才想起来,这是比赛,就算那小子使诈进入第二场随机挑战赛,这不是还剩下9个名额么?

福至心灵,想通了的80人,开始了大混战。

“砰!”

趁着混乱的场面,一个铁拳狠狠的砸在了一个小道童的脊梁骨,后者则一只弓虾一般向擂台外飞去,“咚”一声掉落在地上,惯性的向前滚了半圈,软趴趴的一声不吭,不知死活。

台下一老道恨得咬牙切齿,但也算克制住脾气没有发飙,身影一闪将这小道童抱起,捏开他的嘴为其喂了一颗丹药,几个闪身消失在众人眼中。

修真之路本就充满荆棘,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弟子因绝尘的事放松了警惕被别人偷袭,这怨不得别人,毕竟擂台之上实力为尊,一切的怜悯只是笑话。

“噹!”

一把长矛从一女娃的脸颊擦过,削段了几缕发丝,就在这危机时刻,此女娃右手一横,手上戴的玄铁镯与矛尖相撞,溅起点点星辉。

“咻!”

长矛见一击未得手,快速回抽,消失在女娃的视野,女娃环顾四周却寻不出刚刚是谁出的暗箭。

“哼!该死的。”

心中有怒的女娃找不出是谁干的,只能将祸水东移,看准了一个矮小的男童直接欺身上前,脚尖一点,如同一只灵活的小燕飞跃过他头顶,回手出拳,这拳由下而上,狠、准、毒,竟是直接全力一拳袭向这个竞争者的下巴。

“来得正好。”

这小男孩虽惊诧,但并不慌乱,虚影一晃,脚下生风,竟如水中鱼儿般灵活,身体侧翻折成60°,硬生生躲过了这招必杀技的锁定,双手反手环绕着那女孩的手臂,旋转一圈360°,身往下沉,右脚横跨一步,右手用力一甩,四两拨千斤将此女孩如抛出的石子向外丢。

“啊!”女孩惊叫一声,面色赤红向擂台外飞去。

这矮男童潇洒一笑,挥挥手贼贼的冷哼道“承让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公众号:河池文艺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