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因为太痛苦了所以开始制药》第二卷鲁弗兰的地下心脏 第十八章子不人

“对了。”

既然提到了祈祷语,爱丽丝不得不想到另外一件事。

“占卜家使用的那种……神秘文字?或者叫别的什么,那种东西你可以教我吗?”

“占卜家的神秘文字?哦,你说的那叫「子不人」,”泰姆眉头微皱,“想学这种东西做什么?”

子不人?真是古怪的称呼。爱丽丝腹诽着,真实的理由当然不能告诉泰姆,她想靠这个跟眼球神交流。

“当初奥米莉亚受到法则的力量,眼看快支撑不住,结果有个占卜家用神秘文字压制了法则。”爱丽丝想了个理由。

不过话说回来,表面上大家都说占卜家能压制诅咒,但奥米莉亚还是当场暴毙了,这么一想瑞秋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啊……

爱丽丝只能尴尬地补充一句:“大概能压制吧。总之我还挺好奇的。”

泰姆笑了笑:

“当然能压制。智慧生物几千载的文明,虽然无数人死于疯狂之中,但总会有几个天赋异禀的家伙想出对抗法则的办法。

“暂且不提其他的,因为哪怕是曾经被人们口头奉为真神的艾萨克大主教,他用来对抗法则的伟大计划最终也以失败收场。所以我们的唯一武器只有「子不人」。”

“「子不人」所有的文献资料都只存在于兰德拉贡——就是那片只有魔物和魔王生存的大陆,在那矗立着一块火山般高耸入云的楔形石碑,石碑上刻着无数蕴含诡谲力量的文字。

“后来经过多年解读和钻研,人们终于弄明白楔形石碑的开篇第一句话,直译成普通文字,就是‘子不人’,这才将神赐的语言命名为「子不人」。”

“为什么称它为神赐的语言?”爱丽丝问道。

“因为来历太古怪了。没人知道那楔形石碑的来历,包括我,”泰姆耸耸肩,“我甚至跑到了我最远能达到的时间起点——

“当时的星球空气稀薄,我几乎不能呼吸,但在那生命都还没诞生的节点之前,楔形石碑就已经立在兰德拉贡之上。

“除了真正的创世神,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拥有这个手段。

“至于你想学,唉,这个没法强求。

“虽然「子不人」能够抵抗法则的力量,但学习它的过程就相当于遭受法则的摧残,只有少部分人天生拥有高阈值精神力才能撑住,哪怕是我都不行。

也就是说,我想尝试跟眼球神沟通,必须得找到一名真正的占卜家?爱丽丝琢磨着。

“你要是好奇,可以去占卜家行会测试一番,说不定你真有这个天赋。”

泰姆像是想起事情,调侃地笑道:

“仔细想想,你倒还挺贴切占卜家的身份。

“他们就像是黑暗中潜行的萤火虫,哪怕只是第二阶级的通灵者,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了解过抢椅子法则。

“而他们平日的工作,就是为那些不知情却又触犯法则力量的人,提供一点微不足道的帮助。

“普通民众总以为占卜家都是些装神弄鬼的人,甚至包括很多A级冒险者都这么认为,因为法则引发的事件根本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占卜家完成委托的几率极低。

“他们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没法说出真相,就和你现在的生活一样。只能继续用占卜家的身份来隐藏事实,默默行动,来让这个诡谲的世界能够在表面上看起来平稳安定。”

那冒失的社恐占卜家瑞秋,她也……爱丽丝眉头紧锁。

谁都不知道他们在黑暗中背负了什么。

爱丽丝默默走回旅馆。

跟前台的老板提了下房间溢水的问题,老板挺好心,没有询问溢水的原因,直接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勤快地给爱丽丝换了间房。

楼层还在同一个楼层,只不过是隔壁。

“水之母神洁在上,海洋起源万物,万物赋予生命,生老病死皆为生命变化。”

爱丽丝一边上楼,一边练习祈祷语。

她发现只要念的准确,语速再快也能让祈祷语生效。而水魔法也终于像一只只听话的水母,在空中漫步,随着爱丽丝的念头飘浮周身。

只是单纯地使用水魔法,顶多就是做到马戏团的程度,把水花变成哄小孩的形状。

真想让水魔法产生一些功能性的作用,比如制敌、载物、冰化等等,还得去迷宫协会依靠C级以上的评级,获得专属技能。

“保尔?”

爱丽丝到二楼走廊时,竟发现保尔还站在她门口。

从她跑去请教时者上师,再到回来的这一段时间,起码有两个小时之久。

“你一直在这等我?”爱丽丝俯下身子,对报童微笑道,“今早不用去卖报吗?”

保尔赧然挠挠头,不好意思道:

“要去卖的,可是外国的周报昨天该买的人都已经买了,雷迪亚的日报大家最近又没兴趣看,因为他们现在只关心高级绝缘药剂。”

“没生意吗?”爱丽丝也算明白保尔会出现在这的原因了。

“姐姐说有空闲的时候可以来找你,”保尔从挎包里取出一本用旧的本子,递到爱丽丝手里,“我是来找姐姐学认字的,姐姐现在有空吗?”

“空闲……”

爱丽丝没急着回答,她细想道。

她目前的打算是靠喝药把魔法都喝到C级以上,然后去最近的迷宫协会获取一些技能。

因为其他的评级剑术、枪术、斧术、学识,这四样都无法靠喝药提升的,升级足够便利的只有魔法,所以爱丽丝还得等时者上师的消息,靠上师的药材来加快升级速度。

什么时候时者上师打算让她帮忙做水灵素一类的药剂,她才会真正的忙碌起来。

至于瑞秋那边……爱丽丝只能静观其变了。

需要供应给猿人帮的药草包现在也不能停止,5金币再少,那也是钱。

“行,那我教你两小时的功课吧。”

爱丽丝盘算了自己充裕的时间,稍微匀出来些给眼前的人,也不是不行。

她走到隔壁房门前,拿钥匙打开,但突然想起自己的衣物都还留在原来的客房里。

得先拿到楼顶天台去晒一晒。

“那个,保尔你先让一下。”

有些古怪地瞄了一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保尔,爱丽丝微微蹙眉。

“啊!抱歉,爱丽丝姐姐,我好像站久了,腿有点麻了。”保尔连忙道歉。

他用右手捂着自己的大腿,表情尴尬。

“没事。”

爱丽丝笑了笑,给保尔搭把手,让他扶着自己的肩头挪步离开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