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魔帝大人仍在正道仙子间成功潜伏》第一卷我选择潜伏 第七章考核失败

强烈的白光自玄玉石迸发开来,直刺得众人眼晕。

方别只觉得被强光射的眼睛一花,心头一抽,背后一阵发凉。

然而强光散去,方别预计的爆炸却迟迟没有到来,反倒是那石头上多出了几个清晰显示的大字——

玄之气,三段!

这是……没事了?

不,老实说……出大问题!

看着那代表他修为品阶的大字,方别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

玄之气,这是玄修在突破九品成为真正的玄士之前用于区分修炼水平的等级,甚至算不上正式玄修品阶,去南明帝国玄修府做登记都不带有人理的那种。

也就是说,方别此刻在玄玉石上所展现出的玄气修为,连学宫最低要求九品初境的入学条件都没能达到。

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没事了。

现在他倒是不担心会把玄玉石弄爆暴露魔道身份,但同时,他好像用力过猛,直接丧失继续参加考核的资格了。

那咋办嘛……

方别这头正思索着对策,一张摆着臭脸模样的俏脸却忽然像鬼一样闪现在他的眼前就。

四目相对,方别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瞬间的悸动。

肤若凝脂,目若星辰。

尤其那双仿佛蕴含星辰双眸,此刻与他的双眼相距不到三指,笔尖几乎都要相互贴上了,更是让方别感觉自己的心跳几乎要漏掉了一拍。

这个距离,让方别有一种但凡有人在这张脸后脑推一下,他们两个就绝对要亲上的强烈感觉。

然而,这在方别看来近乎完美的邂逅,却在下一刻被眼前的女子亲手打破。

“交 出 来!”

“啥?!”

方别还没反应过来,那张俏脸却忽然下移,一双手忽然伸出在方别身上胡乱摸起来:“少装蒜,赶紧交出来!”

“不是,你这是干什么!救命啊,女流氓非礼未成年少年了啊!”

“少废话!”

那女子对方别的大声呼喊毫不在意,随意按住方别的双肩将他猛地翻了个身,正欲继续在放别身上翻找时,谷神不死的声音却是在二人身侧响了起来。

“那个……陆执教……”

谷神不死看着女子,满脸尴尬地笑着,

“我们这还在考核呢……”

“啊?哦……”

女子听闻谷神不死的话,稍稍呆愣了一下,发现四周围一大群人全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埋头在方别身上乱摸的她,这才撇了撇嘴,低低“呿”了一声,满脸不甘心地站直了身子,下一秒便瞬间换上了一副笑意端庄的模样,

“哎呀,这位考生,实在抱歉,一时激动了。”

这一下转换,声音婉转而轻柔,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咳……”

大概是为了缓解被紫衣女子造成的尴尬气氛,谷神不死轻咳了几声,这才略带歉意地对方别说道:“这位考生,由于你未能达到九品的境界要求,很遗憾,我只能请你在这里退场了。”

大概是因为紫衣女子之前对方别失礼的关系,谷神不死一番话说的十分委婉,但终归表达的还是请离的意味。

方别对他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示意他不用放在心上。

谷神不死也是职责所在,方别自然不会因为未能通过考核而迁怒于他。

只是……

方别不自觉地看向方才那个在他身上乱摸的紫衣女子。

之前的流氓气质早已经消失不见,她就这么端庄地站在谷神不死身侧,淡紫色的衣袂无风自动,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出尘而绝世。

若是没有近距离见过她之前那副女流氓模样,方别大概会像此刻周围许多人一样被她吸引目光,发出“哦呼!”的惊叹吧。

然而不多时方别却发现,对方居然也在悄悄地看他。

两人四目相对之时,方别发现那女子居然还悄悄抬起手,毫不掩饰地朝他张牙舞爪地做了个鬼脸。

方别不禁摇头失笑,转身离开玄玉石向着人群所在的方向缓步走去。

这才刚走出两步,就看见江兰青带着比之前还要不可一世的模样,一见方别便迎了上来,故意做出一副哀痛的姿态装腔作势道:“方兄,可惜(喜),可惜(喜)啊!既然做不成同窗,兰青就只好含泪挥别方兄了!”

一开口就知道,老阴阳人了。

方别忍不住笑了笑,朝江兰青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毫不在意。

而方别这无所谓的态度,似乎是被江兰青理解为了强颜欢笑,这令他神情更是倨傲,冷笑着便朝玄玉石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方别的修为,方才玄玉石已经检测过,不过是个连正式修为品阶都没有达到的废物而已。

而他,江兰青,豫章江氏年轻一辈玄修泰斗,堂堂八品中期玄士!

一个区区玄之气三段,也敢在他面前放肆?

痴人说梦!

“方兄,兰青这就让你看看,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比人和狗还大!”

江兰青的脸上露出报复似的快意笑容,朝着方别高声喊着,一边抬手运起玄气,紧接着便要向玄玉石上按去。

然而,一只洁白纤细的玉手,却是先他一步按在了那块半人高的玄玉石之上。

玄士七品,巅峰境!

江兰青的笑容随着那几个大字浮现而凝固在了脸上。

而抢他先手在玄玉石前进行测试的,是正面无表情地从玄玉石上将手收回的雁荷。

江兰青运起玄气的手,就这么呆愣愣地对着玄玉石按了下去,即使“玄士八品,中境”的字样取代雁荷的成绩重新浮现,他却再也感觉不到丝毫的优越。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是比人和狗还大……

这句从他嘴里说出来,原本用来嘲讽方别的话,如今却十分贴切地用在了他自己身上。

而造成这一切的雁荷,在将手从玄玉石上收回之后,一双清冷的眸子扫向了一旁的紫衣女子。

那紫衣女子立刻会意,朝谷神不死使了个眼色。

谷神不死被女子看的猛一个哆嗦,紧接着立刻便抬手朝着牌楼内侧做了个"请"的手势。

“恭喜二位通过初步考核,请报上名讳,登记过后前往这一侧等待所有人考核结束。”

雁荷面无表情地点头,待谷神不死的随侍弟子呈上名册登记过后,看也不看满脸颓败神情的江兰青,将视线转向了尚未走出几步的方别。

这一切,自然是被方别看在眼里。

当雁荷看过来时,方别朝她报以了友善的笑容,低低地道了一声:“谢谢。”

雁荷没有回答,只是快速转过身离开,然而那清冷的声音依然是清晰地传入了方别耳中。

“别误会,我只是看他不惯。”

虽说几乎微不可查,但方别还是清晰地察觉出,雁荷离开的脚步似乎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有些加快了。

还真是不坦率。

方别忍不住摇了摇头,将注意力从雁荷身上收回。

他当然知道江兰青之前的举动,就是想要通过修为上的碾压对他造成羞辱。

而雁荷的行为,自然是帮他将这种羞辱化为了无形,更甚至可以说是对着江兰青的脸狠狠地反揍了一拳。

不过,这却并非方别感谢她的主要原因。

说实话,方别如果将真实修为毫不掩饰地展现出来,一百个江兰青在他眼里那都是蔡鸡。

之所以要对雁荷表示感谢,更多的是因为他发现,破解当下不利局面的“钥匙”,似乎早已经被雁荷塞入了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