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女友很可爱认真起来超厉害》第一卷 第九章是一家人

从拥有自我意识那一刻起,只记得她的名字是上官燐源。

穿着单薄的白色吊带,搭着一条宽松的白色平角短裤,银发幼女光着脚丫,独自走在陌生的街道。

柔顺又亮泽的毛发披散在肩膀两侧,一双赤红色的眼眸好奇地寻望四周。

和周围一样,都是拥有两只手与脚的物种,可他们却用怜悯与嫌弃的眼神注视着她。

这种感觉对上官燐源来说十分奇怪。

漫无目的走了很久,忽然在街角嗅到前方飘来异样的气息,这让她瘦小的腹部咕咕作响。

寻着特别的气味,上官燐源来到一个特别的门店。

这间宽敞的屋子放着一架巨大的烤炉,在里面挂着数只红棕色鸭子冒着晶莹透亮的油渍在里面不停旋转,香气就是从这里面出散发出来的。

“想吃就付钱,二十五元一只,支付宝微信都可以交易,没钱就别挡着我做生意...”

这名穿着油腻衣服的大叔,低头注意到这名身无分文的幼女,露出一丝唾弃的目光。

付钱...交易...生意...

上官燐源不理解大叔话里的意思,甚至有些讨厌对方的眼神。

好奇又认真地盯着眼前滚烫的银白色机器,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明白一件事,上官燐源所要做的,就是把里面的东西塞进自己的嘴里,让腹部的叫声住嘴。

无视大叔的制止声,上官燐源逐步走近烤炉,从她的右手心聚集着寒气,毫不犹豫伸向里面抓出一其只,她轻轻咬上一口,淡漠的眼神忽然涌现出一丝欣喜。

没想到竟然会有如此美味的食物。

正当上官燐源准备品尝第二小口时,突然一件硬物砸向她的额头,磕破了血。

“好疼...”

“赶紧滚,怪物!”

注意到深红色的血液滴落在食物上,上官燐源抬头望见刚才嚷嚷不停的大叔愤怒地睁大双眼,右手握紧铁棍,左手拿着煤块,瑟瑟发抖地站在原地,只是挑衅却又不敢靠近。

“这是谁家的小孩,这么没教养?”

“你看她鞋也没穿,肯定是被遗弃的孤儿...”

“她直接把手伸进烤箱,也没受伤,肯定是怪物...还是不要靠近比较好。”

屋外聚集的陌生市民越来越多,叽叽喳喳的谈论声让上官燐源内心感到烦躁,注意到周围人纷纷露出同样讨厌的眼神,她丢下手中的食物,离开嘈杂的人群。

“一点也不好吃。”

寻了几条巷道,终于在某条街道的一处垃圾桶内,找到看起来能填饱肚子的食物。

紧张地巡望四周,上官燐源蹲在无人经过的巷道,瘦小的双手紧握住只剩一口残渣的汉堡,刚准备下咽时,眼前突然出现多出一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烤鸭。

抬头望见两名陌生的少年少女,林莎将手里的烤鸭主动递向前,如同家人一样,亲切地笑道:

“我叫林莎,可以让你吃到很多烤鸭,跟我一起回家吧。”

成为银狐的首领是大家推选出来的,上官燐源被林莎和肖智带到莫斯塔区,一直把银狐当做温暖的家,同伴视为亲人一样对待。

曾被大家一度喜爱和崇拜的林莎,渐渐受到同伴们的冷落,甚至被大家所遗忘。

上官燐源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却无力阻止而导致现在成为的局面。

这是她的失败...

“看你这么难过...需不需要给你抱抱安慰一下,就三秒,不能再多。”

“滚啦!不想和你说话...”

自从见到林莎的出现,上官燐源就心不在焉地站在原地,像是吃坏肚子,脸色十分难看。

就算陆弥拿着资料在对方面前晃悠,对方也视而不见,一脸毫不在意,让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不知道两人关系有多么深厚...看来这件事在上官燐源心里受到很大程度的打击。

“起源之石到底在哪里?这份资料和林莎有什么联系?”

思绪混乱的上官燐源突然抓住陆弥手中的资料,认真又严肃地盯着对方。

站在漆黑又安静的办公室,只能大概看清红头文件的标题是关于莫斯塔区拆迁赔偿方面的内容。

赔付的款项已经全额拨给莫斯塔区,灰狼特意制造出一份假的文件欺骗民间自由组织。

文件还提到,有一笔钱是专门给银狐修建一座收留无家可归的未成年人的儿童福利院。

不仅如此....

陆弥微微眯着左眼,只是透露一小部分内容就已经让上官燐源无比气愤。

他抓紧手里的文件,勾着嘴角,阴暗地坏笑道:

“你做好知道真相的觉悟了吗?”

望见对方阴险的嘴脸,气愤的上官燐源抓紧资料用力一扯,该死的臭陆弥似乎不肯把资料交给她。

“把它给我,我要亲自去问灰狼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才不给你呢!这份资料有更重要的用处...”

陆弥抓紧资料,使劲一拉,始终不放手。

“就算你拿到灰狼面前,对方也会把假的资料拿出来对质和你说没有那么一回事。你484傻?别太天真,乖乖还给我!”

“才不要!你拿资料做什么?这东西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就在两人争执不休的过程中,协议书哗啦得一下被撕成了两半。

两人手中各自拿着一份作废的原文件,气愤地轻哼一声,各自内心很是苦恼。

拎着手中只剩一半的原文件,陆弥抓了抓脑袋,很是头疼。

“看你干得好事...”

“谁叫你要跟我抢的?话说这份资料拿透明胶布粘一下就好了吧?看你愁眉苦脸的模样,像谁欠你几百万一样!”

听见门外嘈杂的声响,陆弥皱着眉头,内心感觉不太妙。

根据计划推算的时间判断,此时三方会议结束,看守秘密基地的人员也回到自己相应岗位,撤离很麻烦。

“我要溜了,小不点。”

将无用的资料放回保险箱,陆弥打算装傻,对外宣称自己迷了路,碰巧没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让我带你从这里杀出去吧,刚好心情不爽,需要找人发泄一下...”

听到上官燐源的决策,陆弥默默叹了口气,一脸嫌弃地盯着对方。

“我才不想与你一起行动呐....”

“呵!随便你吧!待会你要死在这里,我可不会替你收尸!”

就在两人互相抱怨的过程中,办公室的灯突然被第三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