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的女友很可爱认真起来超厉害》第一卷 第八章三方会谈

得知今日可以见到起源之石的真面目,林莎带陆弥来到莫斯塔区一处较为偏僻,白天还未营业的小酒吧内,这里是灰狼的秘密基地。

位于东南方的空旷角落有一道微亮的光线,在一处黑色的圆桌旁,分别坐着三方组织的代表。

左右两侧的出入口分别由灰狼与民间自由组织的同伙把守,这群人把这里封锁得严严实实,唯有银狐只来了两人。

“我能保持冷静地坐在这里,只是为了两件事。”

右臂带着黑棕色袖章,身穿深绿色的迷彩服,小麦色偏黑的皮肤布满刀疤,男子的眼神极为凶恶,就像饿了几天的斗牛犬一样见谁都咬的表情,嫉恶如仇地盯着前方的青年。

在凶恶的男子面前坐着一位极为正经,身穿暗红色西装的绅士青年。对方烫染着一头金发,如同狡猾的狐狸一般,青年眯着眼睛,面带微笑地望着前方,右手背有一道灰狼纹身,特别显眼。

“(氛围好像有些不太对?)”

望见右方男子可怕的眼神,陆弥害怕地躲在林莎靠椅后,他轻轻弯下腰,侧身贴近,听对方悄悄说道:

“(我们来得不是时候...)”

眼前的氛围不像是谈判交易,也不像是学术争论,稍有不对就会立刻爆发一场生与死的冲突,场面十分可怕。

就在上周,民间自由组织的其中一人得到起源之石后身体发生异变当场死亡,这件事让受害者一方非常生气,想要灰狼支付一定赔偿,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应。

不仅如此,莫斯塔区改造阶段的拆迁费也不知所踪,仅有少部分本地居民领取到了补助款项,这件事大部分都有灰狼经手,长时间没有动静,实在是可疑。

如今,坐在这里的正是民间自由组织的首领与灰狼的首领。

“两件事加起来,赔我们多少?”

“一分不给。”

灰狼的首领眯着眼睛,勾着嘴角,回答得十分干脆。

“我们签的协议上面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关于起源之石方面,出什么事情灰狼不承担任何责任。拆迁协议书你也阅读过,具体什么时候能拿到钱,上面也写得十分清楚...”

只见表情严肃的男子眉头轻轻挑动,阴暗的脸色显得更加难看。

两方组织在赔款方面争执不休,陆弥打了个呵欠,看来一时半会也无法见到起源之石,他再次凑到林莎身旁,悄悄说道:

“(我去个厕所,在外面等你。)”

得到林莎许可,陆弥从严肃又无聊的场合溜到灰狼首领的办公室,轻松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

在黑暗中逛了一圈,走到了保险箱面前,陆弥勾着嘴角,露出腹黑的笑容。

直到这一步,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那位长相凶恶的男子绝对不能放过这次机会,灰狼首领也不是吃素的,早就把所有的人力全部抽调去了现场。

这一路上,没有任何灰狼的人员把守,进入这里实在是太轻松了。

侧耳贴在保险箱的门旁,直到听见齿轮缝合的声响,陆弥对放在保险箱里面的东西感到有些失望。

打开手机电筒,大致扫了一眼这份对灰狼首领来说至关重要的文件,无奈地笑了笑。

这份资料要是被民间自由组织的人看到,整个灰狼恐怕直接消声灭迹了吧。

这时,陆弥忽然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来不及把文件放回去的陆弥迅速关掉手机电筒,隐藏在黑暗中,观察外面的情况。

一名身材娇小,头戴兜帽的人影走进了办公室就开始毫无目标地四处翻找着什么,动静越弄越大。

陆弥眯着双眼,望着熟悉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别找了,起源之石不在这里。”

“噫——!

突然冒出的声音把上官燐源吓了一跳。

注意到黑影熟悉的身影,上官燐源小脸微红,嫌弃地盯着前方,非常后悔来到这里。

“呀~真是好巧。”

“可恶,竟然被抢先一步!”

上官燐源握紧拳头,气愤地盯着陆弥手里的资料。

要真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也肯定在那讨厌家伙的手中。

“讨厌鬼,你怎么在这里?还有你手上拿得是什么,给我看看!?”

“就不给你~”

陆弥勾着嘴角,拿着手里的资料晃来晃去,得意地坏笑。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办公室里的温度骤降,注意到对方右手散发出冰冷的寒气。

“别以为你能骗我第二次...”

上官燐源的手心聚集高浓度的寒气,赤红色的双眼散发着微弱的光芒,立刻冲向陆弥。

“今晚就要你死在这里!”

上官燐源贴近陆弥的一刹那,他俯身搂住对方的小腰,立刻将上官燐源推进灰狼首领存放衣物的杂物堆,两人勉强挤进狭小的空间,谁也没法动一步。

“你干嘛...唔唔唔唔!?”

陆弥迅速捂住对方的嘴,认真注视门外的动静。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上官燐源感到不知所措,此时她后背贴在陆弥的胸前,屁股正好坐在对方腰身下方,只要稍微动一下,身下的动静会让她感到极为不适。

从来没与异性近距离贴身接触过,嘴巴还被对方捂得死死得实在是讨厌!

黑暗中面红耳赤的上官燐源,狠狠咬向陆弥的手背,对方就算疼也不敢叫出声。

怒气十足的上官燐源决定,大不了破罐子破摔,连同这个讨厌鬼狠狠揍一顿再从这里杀出去。

从对方冰冷又漆黑的左眼折射出一名熟悉的人影,上官燐源注意到,林莎也在那群人的队伍里。

灰狼的首领带着民间自由组织的首领和部下们来到办公室,打开办公室的灯,他朝大家拿出放在抽屉里面的资料给大家过目,在双方进行短暂商谈没多久便离开了这里,办公室里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等到周围再次安静,忍无可忍的陆弥一脚把上官燐源从杂物堆里揣了出去,望见自己左手一排整齐又深的牙齿印,愤怒地囔囔道:

“喂!好痛啊!你是属狗的吗!?”

“林莎为什么会在这里?”

上官燐源呆愣在原地,眼神充满少许落寞,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