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霄《复读生+番外》第179节

他说着笑看向简子星,起身走过去,捏了捏他肩膀,“好小伙子,挺过来了。”

简子星从鼻腔里嗯了一声,嗯完又微微垂下眸,低声道:“谢谢您。”

“否极泰来,多得是好事在后头呢。”大夫抻了个懒腰,一边做扩 X_io_ng 运动一边走回座位上,笑道:“下周我就要去国外进修了,提前祝你高考顺利啊。我儿子也今年高考,在九中,对了,你们是英中的吧?”

仲辰闻言便笑,“那你儿子就能告诉你他考什么样。”

“这么厉害?”大夫挑挑眉,“你学习到底有多好?能进全市前十吗?”

“不知道呢。”简子星往后退了两步,庄重地弯下腰,“大夫,真的谢谢您。”

今天是公历年的最后一天,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公历新年。

从医院办完各种手续出来时天都黑透了,外面灯火点点,出租车把医院外头这条街堵得满满当当,红通通的车灯错落着,在雪雾里明晃晃地亮。

前两天下过两场鹅毛大雪,今天回暖,路上很滑,但又下起小雪来了。

“爸,小心点。”简子星两手扽着简华的羽绒服袖子,扭头问仲辰,“车呢?”

雪沫细碎,被风卷着扑脸,他在雪光里微微眯起的眼眸却黑得透彻。

仲辰忍不住多看了两秒,而后才戳着手机屏幕说道:“0.1公里,堵在那了,咱们走过去上车吧。”

“行。”简子星搂紧老爸的胳膊,“走一段,车里暖和。”

简华轻轻叹气,“离家半,公里,走,也行。非要,打车。”

风大雪大,简子星没应他。他低头看着简子星脚上的鞋在冰面上出溜出溜地走,又叹气道:“这鞋,不行。”

老房子很久没等到它的主人了。

简华进家门后连羽绒服上的雪都没来得及抖,站在门口怔着看了好一会。

“挺,干净的。”他许久后轻声道。

“干净,能不干净吗。”仲辰一边手脚利索地把行李都拎到卧室里去,一边说道:“我俩周末过来收拾了一整天,简子星还给你买了好几盆多肉,一缸小金鱼,给这家添点生气儿。”

简子星把该洗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按下按钮,说道:“爸你屋里躺着去,自己把鞋带解了,大夫说活动活动手指好。”

“我会。”简华轻轻叹气,一屁股坐在鞋柜上,一边搬起自己的脚一边喃喃道:“还没,残疾到份,上。用不着,两个小的,这么,伺候。”

“伯父最大的进步就是能把单字连成词了。”仲辰一边铺床一边乐,“看来语文老师马上就要王者归来,等咱比赛回来,你爸说不定能给你来段元曲绕口令。”

“闭嘴啊。”简子星心烦道:“你看着点我爸,我把饭弄了。”

护工已经找好了,但要明天才能上岗,今晚是跨年夜,没人愿意出来。

简子星把下午买好的菜从冰箱里掏出来,照着护士规划的食谱,给老爸煮一锅小米粥,做一个萝卜炖牛腩,再炒个番茄炒蛋。

萝卜西红柿都丢进洗菜盆里,水龙头哗啦啦地放着水,仲辰忽然扒着门框探头进来。

“男朋友。”仲辰低声用鼻子哼哼,“唔横不横来噶油呵迷?”

简子星随手摘下削皮器给白萝卜削皮,说道:“辰辰大帅哥,你能说人话吗?”

“我能不能来个油泼面啊?忙活一天就中午吃八个包子。”仲辰揉揉肚子叹气,“你该给你爸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也跟着吃,就是申请个加餐,喝粥我喝不饱。”

简子星忍不住疯狂叹气,“你听听你自己说的是人话吗?就八个包子,就??”

“说的是猪话,我知道。”仲辰叹气,“晚上回去跨年有炸鸡吃,但还有四五六个小时呢,我已经饿到要吃你爸了。”

“给他,做。”简华扶着卧室门框站在那,笃定道:“星星,会做,油,油泼面。”

简子星只好又随手掰了两个青菜叶洗洗,原本要下萝卜的一锅滚水改下了三饼刀削面,筷子在清水里稍微拨拉开,扔进去菜叶又点了两滴橄榄油。

“洗手。”简子星说道:“自己切葱姜蒜末,三勺生抽两勺醋调在碗里,面熟了就捞进去,顶上码好葱姜蒜再去烧油。”

仲辰认命地撸起袖子,“让我插手,这面还有的吃??”

简华叹着气慢慢走到冰箱旁边,对仲辰说道:“放,放下。”

仲辰一脸懵地扭过头,简华又说,“你拿,那个,姜,长毛了。”

仲辰一愣,片刻后乐得差点把拿错的姜直接扔进锅里去。

简子星心烦地在菜板上铺开待处理的牛腩,嘟囔道:“能不能行了啊辰哥。”

“能行。”仲辰挑眉,“我不能行?”

“闭嘴啊。”简子星下意识看了眼老爸,还好简华没察觉出什么,扶着墙又慢吞吞地溜达到客厅去检查他尘封的宝贝教案了。等他走远,简子星冲仲辰飞起就是一脚。“啊好痛。”仲辰侧过身来在他耳垂上嘬了一口,笑道:“这回你放下心来了?”

“注意点!”简子星瞪眼,扭过头去继续给牛腩肉做按摩,过一会才嗯一声,轻轻勾起唇角,“我其实特别特别特别开心。”

“别其实了,您也没藏着啊,瞎子都能看出来。”仲辰一边感慨着一边伸手在他头发上抓了一把。

简简单单的家常菜,一个小时就开饭。

高压锅把牛腩炖的无比软烂,萝卜都要碎了,汤汁一口闷下去鲜甜鲜甜。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简华刚刚吃了两块肉,喝了几勺汤,一抬头,仲辰已经把一碗油泼面吃到见底。平时吃饭慢吞吞的简子星今天也有点狼吞虎咽,跟仲辰并排坐一块疯狂吸面,啼哩吐噜地吃着,两个炸着毛的脑瓜顶一致对外。

简华忍不住地勾起嘴角乐,哆嗦着手腕给两个小辈盛了萝卜汤,然后自己用勺子慢慢喝着小米粥。

“星星,明天,出发?”他边吃边问道。

简子星从面碗里抬起头,拽了张纸巾,“嗯,明晚火车。我明天上午还过来呢,看看那个护工干活怎么样,没什么事的话我俩下午四点多去赶火车。”

简华点点头,又问道:“电视,直播吗?”

“当然直播了。”仲辰捞了两勺牛腩进碗,跟剩下的面条搅一搅,说道:“开始前我给你发消息,你让护工给你开到那个台,就能看见简子星。”

“我知道。”简华叹气,“我,不是,阿尔,阿尔……”

仲辰看他说话实在是费劲,又不忍心打断,只能勉强皱着脸听着,直到简子星终于无奈叹气,说道:“我爸说他不是阿尔兹海默症,不是老年痴呆。”

“哦。”仲辰 M-o M-o 鼻子,忍不住又乐起来,说道:“我的错我的错。那这样,到时候你给护工开到那个电视台,让护工跟你一起看简子星。”

简华无语地叹了口气,继续慢吞吞地喝起小米粥。

吃完饭又做了一会复健运动,刚九点半简华就说困了,简子星又陪他洗漱一番,躺到床上。

卧室灯关上,屋里一片黑,虚掩的房门缝里能看见厨房透来的亮。

仲辰正在洗草莓。冬天的草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