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小霄《复读生+番外》第180节

贵得吓人,他买了一大兜子,说提前洗好了用保鲜膜罩上,明天上午护工来之前简华可以吃着玩。

“儿子。”简华躺在床上拍了拍简子星的手,“比赛,加油。”

“放心吧爸。”简子星笑道:“不是跟你介绍过情况了吗,最可怕的对手已经被小蟹淘汰了,往后赛程基本就是走过场。”

“切莫,轻敌。”简华严肃道:“爸爸,怎么,教你?”

“谨慎谦怀。”简子星笑着抠了抠他手掌心,“记得呢,等我拿奖杯回来。”

他安顿好简华的一切,在床头放了水,而后走到房门口。

“路滑,小心。”简华不放心地叮嘱道。

“放心吧。”简子星拉开门,顿了顿,又低声道:“我妈她……最近有联系过你吗?”

“没有。”简华平静地回答:“上次,之后,没有了。”

“嗯。”简子星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不知道一个多月前老爸究竟对妈妈说过什么,问起来,妈妈那边沉默不语,老爸这边一语带过。他只知道,李经义没有去教育局闹,也没有再找过老马和胡秀杰的麻烦。

一周多前倒是那边的保姆给打了个电话,说要把羽绒服什么的寄过来。他虽然没让,但跟保姆打听三言两语,知道李经义和老妈确实是打算再要一个孩子。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释怀是有的,但还掺了点疲惫的感慨。不过那天倒是没功夫多想,仲辰写作文写得火大,在食堂跟盛菜总抖勺的大叔吵起来了,让他没心力去胡思乱想。

简子星轻轻关上卧室门,仲辰刚封好两碗草莓,一碗放进冰箱,一碗放在微凉的窗台上,然后转身套上了面包一样蓬松的羽绒服。

“走吗?”他把两人一样的那条围脖在脖子上甩了两圈,低声道:“高昂在群里催我们了,让我们带一箱小白回去。”

“他还敢喝?上次抱着宿管大妈背元素周期表的事忘了?”简子星边吐槽边把手伸进羽绒服袖子。

仲辰帮他穿好了另一只胳膊,乐道:“但他说喝飘了特别放松,这一个月学习效率都提高不少,今晚打算继续给自己加码。”

“神逻辑。”简子星撇撇嘴,又说道:“那你等会,我拿点钱。”

简子星是个行为上有点古董兮兮的人。

平时买小东西会扫码支付,但二十块钱以上的就爱付现金。他习惯取一笔钱后放在抽屉里,用完了就拿几张。

仲辰看着他有些吃力地往鼓鼓囊塞的羽绒服口袋里塞钱,一边催促快点,一边点开手机。

八人小团体已经炸开锅了,群里人乱点单。明明有了啤酒,还要他们买小白回去。明明买好炸鸡,李乾坤那个憨批又嫌弃口味买错了,要他们补买蜂蜜芥末味的。

大男人一个,还娘们唧唧的吃什么蜂蜜芥末。

仲辰一边撇着嘴一边敷衍着回了一句滚。

“走吧走吧。”简子星终于打点好了一切,拉着拉杆箱出来,轻轻关上了家门。

铁门关上,楼道里的声控灯自己亮了。

“呼——”简子星深呼吸,“辰哥你掐我一下。”

仲辰挑眉,“怎么?”

“没怎么,就觉得特别不真实。我去,我爸回来了。”简子星低声喃喃道。

仲辰闻言忍不住笑,抬手在他脸蛋上捏了一下,又忍不住凑过去亲一口。

“都是真实的。”他笑着说,“等会的炸鸡烧烤火锅蛋糕跨年酒也是真的,赶紧的!”

第98章 远方

晚上十点多,出租车跑过沿江大道,在带着细雪的风中格外顺畅。仲辰一只胳膊搭在车窗下窄窄的沿上,脸凑近玻璃看着外面风雪下的冰冻江面。

司机说道:“你俩热不热?我车里开了一晚上暖风,热就开一会窗户。”

“是有点。”仲辰动了动,羽绒服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手指按在车窗按钮上,嘟囔道:“开条小缝透透气。”

风一下子灌了进来,仲辰脑门上的头发被风吹着狂野地往后飘,他满足地出了口气,胳膊搭在降到一半的车窗上继续望江。

简子星心里忽然想到什么,点开手机相册往前翻,一直翻到很久之前,他和仲辰第一次坐车从这条江上过,他拍的仲辰那张照片。

基本一样的姿势,也依旧是大猫一样懒洋洋的气质,但却有些不同。

具体是哪不同也说不好,那时的仲辰穿着白衬衫,这会裹在羽绒服里。或许是厚厚的衣服增添了一点踏实感,他看起来不再像照片中少年那样让人心里游过颤巍巍的担忧。

不过半分钟,仲辰又升上了车窗,满足地瘫在座位上,说道:“我爱这条江。”

简子星抬眸:“唔?”

仲辰回头看着他笑,手搭过来拍拍,“因为我在江边遇见了喜欢的人。”

简子星哑然了一会,而后低声道:“也不是在江边遇到的啊。”

“这么说浪漫一点。”仲辰撇撇嘴,又忍不住说道:“你不懂。”

“就你懂,你懂屁。”简子星别过头去,又止不住地想乐。仲辰拉着他手,在他手心手背上揉揉又抠抠,不知道在玩什么,没完没了。

下车后顶着风雪去买齐大家要吃的东西,宿管大妈今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两人抱着食物进去也没吭声。

“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李乾坤噔噔噔跑的声音和播报声贯穿整条走廊,一脚踢开603的门,吼道:“我们的酒和炸鸡回来了!”

简子星迈上最后一个台阶,刚转过身来,就见宿舍门框上扒着一溜脑袋。张僖被挤在最下面,兴奋道:“子星辰哥赶紧啊,马上就跨年了,我们鬼片都下载好了!”

“你们今天是彻底弃疗的节奏啊。”仲辰拎着一兜撞在一起叮当作响的小白,手里托着的纸盒箱盛着炸鸡,皱眉道:“来个人接手。”

话音刚落,李乾坤和高昂两人同时冲过来,一个抢酒,另一个抢鸡,疯跑回宿舍,还狠狠带上了门。

“兔崽子们。”仲辰懒洋洋地嗤笑一声,走两步又忽然停下,问简子星道:“买了几个披萨?”

“三四五六七八个吧。”简子星大脑一片混沌,眼前飘过聊天记录里漫长的点菜单,最终放弃道:“今晚估计有足够二十人吃的食物,等会我拿点放在凳子上,搁门口,班群里吼一声谁没回家的过来自取。”

“OK。”仲辰把手伸进塑料袋里,“给我拿一个披萨再拿点小吃,饮料来橙汁吧。”

简子星帮他掏了半天,问道:“给谁送?”

“大妈。留守着咱们这帮兔崽子也怪不容易的。”仲辰颠颠往后退着跑了两步,挥挥披萨,说道:“你们先开始,我马上回来。”

“知道了。”简子星无意识地勾起嘴角,也有些幼稚地挥了挥手里拎着的吃的,“送完快点上来。”

“遵命!”仲辰一溜烟地跑走了。

小小的宿舍里塞了八张凳子,不知道高昂从哪搞来一个折迭小桌,靠着窗台放着,上面架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鬼刚刚从马桶里露个头出来就被无情定格。

空间窄,凳子两两一排,乍一看像幼儿园小班开课了。前三排坐满,只剩下最后两个凳子。简子星把吃的分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