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虽然我天天挨揍但我还是她们的爹》第一卷 第七十八章

小天看着袁伊裳认真的神情,缓缓举起一根手指头道:“能让我们下杀手的,一般情况下只有一种人,那便是敌人!而敌人分很多种,第一种便是阵营和立场不同的敌人。”

小天缓缓走到光面前,指了指光,说道:“举个例子,将来我若是和光武女神意见不合,她要弄死我,我要干死她,水火不容,那你和光小姐便是不同阵营,不同立场的敌人。”

光闻言,顿时有些尴尬,她轻咳一声道:“咳咳,先生,您这个比喻……”

小天耸了耸肩问道:“不恰当吗?”

“不是,只是有些……”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保证道:“您放心,这种事不会发生的。”

小天闻言,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光轻声问道:“你确定?”

光用力点了点头,她不希望小天有这种想法,毕竟她知道小天对于女神来说,对于暗武界来说有多重要。

小天自然信不过光的保证,反正在他心里,自己和女神对立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而且几率很大。

没理会光,小天举起第二根手指说道:“第二种是利益冲突的敌人,如果对方侵犯到你的利益,比如你找到了一件宝物,对方看到了心生贪念要来抢夺,那么你们就是利益冲突的敌人。”

世界上大部分争斗都是来源于利益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纠葛,就会有冲突,就会有敌人。

接着,小天又举起第三跟手指,缓缓说道:“第三种是被动型冲突,就是说你什么都没做,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给劫了,那人不仅要抢你的钱,还要杀你的人,恶劣之极。”

这第三种敌人就是今天这种情况,小天他们什么都没干,也没得罪谁,也没触碰了谁的利益,只是因为路过这个村庄,就被人劫了!

对方和他们明明无冤无仇,也没有利益冲突,却不仅要强占袁伊裳三女,还要杀了他。

说完这三种类型的敌人,小天对着袁伊裳语重心长的说道:“遇到第一种敌人,要看情况,比如说,看我和光武女神的冲突到了什么地步,如果是不死不休的那种,光小姐就是你必杀的人,一旦狭路相逢,不要说话就是干,一定要弄死对方!”

袁伊裳闻言,看了光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道:“孩儿明白了。”

对此,光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哪有当着她的面说这些的啊。

小天才不管光在不在场,他继续对袁伊裳说道:“第二种也要看情况,利益是最容易起冲突的因素,对方如果是正当争夺就算了,如果卑鄙无耻耍阴谋诡计,而且除了夺宝还要杀人,既要利益也要你的命,那就不需要任何怜悯,杀就完事了。”

“是。”袁伊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

“至于第三种……”小天缓缓看向刀疤男,蹲到了他面前,托着下巴说道:“就像今天这样,无缘无故的他们就对我们抱着满满的恶意,不把我们的性命当回事……”

“杀?”袁伊裳问道。

小天点了点头,面色平静的说道:“当然,这种敌人留着就是个隐患,不杀可不行。”

刀疤男听到这句话时,脸色更加苍白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写满了绝望和恐惧。

光对此毫无表示,她一生战斗无数,为女神而战,为暗武界而战,手上早就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小姬默默的看着面色平静的小天,心中不禁叹了口气,既欣慰又担忧。

她欣慰小天不再向以前一样天真老实,不再需要他的保护,却也担忧变成这样的小天还是那个代表姬天这个人良善一面的小天吗?

“大,大哥,饶命啊,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你答应放我一马的!”刀疤男拼命的求饶道。

小天没有理会刀疤男,他轻轻地拍了拍袁伊裳的肩膀,轻声说道:“不过有一点为父希望你能记住。”

袁伊裳急忙说道:“父亲您说,无论何事,孩儿一定谨记于心。”

小天指了指袁伊裳的胸口,表情严肃的说:“你的心中,一定要有一杆秤,用来衡量该杀之人和罪不至死之人,将这个定为自己的底线,永远不可跨过,绝对不能把罪不至死之人也给杀了,知道吗?”

杀人可以,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有的时候你不杀人就会被杀,但无论怎样,底线都是不能丢的!

“父亲,孩儿答应您,一定坚守本心,不胡乱杀人。”袁伊裳对着小天发誓,并把小天的话记在心里,不过她随即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解的问道:“只不过对于这个底线的分寸,对于如何分辨该杀之人和罪不至死之人,孩儿还是有些不懂。”

到底什么是该杀之人,什么是罪不至死之人,袁伊裳还是不太能分清楚。

对此,小天只能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标准,我无法为你定夺,这得你自己去衡量。”

这个定义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比如对于暗武界人来说,地球人就是该死的,哪怕是没有侵略过暗武界的地球人也该死,只要是地球人,是域外邪族,那就是所有暗武界人必杀的目标。

而对于小天而言,面对其他人他或许会留情,会觉得罪不至死,但如果让他遇到那些曾经逼死狂儿的地球同胞们,小天一定会毫不留情的送他们去见阎王爷!

“孩儿明白了。”袁伊裳哦了一声道。

刀疤男此时已经绝望透顶了,小天的话无疑是给他判了死刑。

“大,大哥……大哥饶命啊!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了,您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求您了!”刀疤男拼命求饶着,头磕得响亮。

小天看着他,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我刚才给过你机会的,可惜啊,给你机会你不中用。”

刀疤男哭丧着脸说道:“您……您什么时候给我机会了?我,我……”

他实在是没印象小天有给过他机会的事。

小天闻言,冷笑一声道:“刚才我一味的示弱,求饶,满足你们的条件,还给你们讲笑话让你们乐呵,结果故事讲完了,你们有打算放过我吗?”

刀疤男闻言,不禁哑口无言,确实,刚才小天一直在示弱讨好他们,只求他们能放他一马,结果他们都没有这个念头。

小天冷冷的说道:“如果你刚才答应放过我,我现在也会放过你,可你有吗?!你说啊!你有吗?!”

小天现在虽然拥有三成小姬阴狠的性格,但大部分性格还是善良的,刀疤男这些人虽然无缘无故就要置他于死地,但因为有光这个绝世强者在,注定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无法对小天等人造成任何伤害。

在这种情况下,小天决定适当性的给他们一个机会。

所以小天刚才一味地示弱,求饶,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希望他们能看在小天拼命讨好他们的份上饶小天一命。

小天这么做,是想要看看,这些人中,有没有人不该死,只要刚才他们中有任何一个人对小天心生怜悯,替小天说一句好活,那小天就有理由放那个人一马。

可惜啊……给他们机会他们不中用啊!

自始至终,无论小天怎么讨好他们,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丝毫要放过小天的意思,甚至想要让小天体验从希望到绝望的感觉,可以说是恶毒至极。

如果他们之前给小天一个机会,一条生路,小天现在自然也会给他们一个机会,一条生路。可惜他们没有,他们把小天特意给他们找的机会和理由断送了。

小天看了一眼袁伊裳,淡淡的说道:“裳儿,动手吧。”

袁伊裳先是微微一愣,接着立刻点了点头道:“……是!”

话音未落,袁伊裳已经走到刀疤男身后,刀疤男眼中闪过一丝凶残,想要站起来奋力一搏,可惜直接被光单手按着肩膀,整个人动弹不得。

在光绝对的实力面前,刀疤男不堪一击,连反抗搏命的余地都没有。

而袁伊裳也在这个时候深吸口气,在背后用力一把扭断了刀疤男的脖子!

徒手杀人的手段,在学院的时候她就学过,只是今天是第一次实践。

看着第一次杀人的袁伊裳,小天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以示鼓励和安慰。

“如果是在为父以前的世界,为父一定不会教你这些,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像他们这种草菅人命的家伙多得是,你要比他们更狠才行。”小天缓缓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但要记住,狠辣可以,杀人可以,但一定要守好底线,分清楚哪些该杀,哪些罪不至死。”

袁伊裳看着倒在地上被她亲手杀死的刀疤男,缓缓点了点头道:“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小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他今天想要借机教给袁伊裳的内容,既杀人之道,准确来说,是生存之道。

这个不讲法律,讲拳头的世界的生存之道。

小天以前就是不知道这些,才会失去狂儿,他不想袁伊裳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