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我们都是天使》第十九章 大救星

是姑姑吗?

姑姑想要林乐东的房子,连小孩都不放过。

其实她又有什么能力去跟她们作对?大人要抢夺财产,直接白刃相向就好了,何苦都要拿她来作武器?!

“我考虑一下。”

保姆把饭菜摆到桌子上,解救了她。林怡主动向餐桌旁走去。

饭桌上规矩很大,林怡很不习惯。林乐玲旁敲侧击了几次,她假装没听见,大口扒饭,吃得很多。

“小怡你真是太善良了,奶奶和姑姑才是你的亲人,为什么要便宜别人?”

林怡忍无可忍,放下筷子,看着林乐玲说:“姑姑,爸爸英年早逝,我们楼上的赵老师已经90岁了还身壮力健,可以天天去菜市场买菜做饭,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乐玲一怔,脑子没转过弯来,口里顺着话头接下去:“为什么?”

“因为他从不贪小便宜,不对别人指手画脚。”

林乐玲脸色铁青,一拍桌子:“林怡,你这是讽刺我吗?!”

恰好这时候手机响了,林怡飞快接听,是大救星傅博。

“来上课了。”他演技一流,她感激得想哭:“马上就来,马上!”

挂掉电话,林怡站起身:“我要去上课了。奶奶,姑姑,如果你们对房子有什么想法,请直接跟阿姨接触。我只是个孩子,这种事不能决定。”

未成年真是一把良好的保护伞。

顶着奶奶和姑姑要杀人的目光,林怡溜之大吉。

……

她没想到傅博会开车直接在大院门外等,又意外,又开心。

“傅博,你来接我。”

在车里吹着暖气吃着零食回家,自然比顶着冷风走几百米到公交站里,再晃大半个小时跨越半个城市要舒服得多。

那种方式都没有错,只是人类天生拥有追求舒适的本能。

傅博说:“多念两年书还是有好处,可以早早结束规培期,工资增长得快。”

枝枝这种本科生,从学校毕业之后有三年轮科规培期,拿到规培证才可定科室。规陪期间只能领取微薄工资,苦不堪言。

研究生则在就读期间已有具体定向,不需要轮全科。

“解放”得要早得多。

回想起短短几年前还要靠助学贷款来支持学业,就像做梦一般。

“你赚钱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林怡喃喃道。

本是自言自语,没想到傅博听见了,他说:“我还有别的生财之道。”

太好了,不是靠收病人红包,林怡反而放下心来。十几岁的少女心思单纯,很快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烦恼上去:“葛可沁交了新男友,要把弟弟交给奶奶照顾,自己寻找新生活了。”

“那么,你怎么办?”

林怡心里涌上一股暖流,最关心她的,还是傅博。她茫然道:“我不知道。总该念完初中再算。结束九年义务教育,可能可以找到一份工作?”

这话说出来,自己也十分没把握。

傅博说:“你可以向你奶奶低头,她不会允许林家后代初中毕业就工作的。”

林家书香门第,有厅级干部,有大学教授,最不争气的林乐玲也是街道办工作人员,无人不优渥稳定。所以傅博才有这个建议。

林怡毫不犹豫地摇头,一口拒绝:“我不会回去求奶奶。”

“血浓于水。”

“我爸当年为了娶我妈,早就和他们决裂。”

李老师瞧不上李丽云出身城镇,文化水平不高,为人粗鲁不文,林乐东两头受气,最后索性两不相帮。李丽云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丈夫为她牺牲了多少。

“小怡,你总在不该倔的地方犯倔。”

“如果你小时候曾经遭遇过一星期七顿毒打,你也会留下童年阴影的。”

林乐东出了名宠女儿,毒打她的,是奶奶和姑姑。

傅博闷声不语,把车子开得飞快。

他把她送到宿舍区楼下,正好见到一名身材胖大的男人在前面上楼梯。傅博不死心,说:“你不能读完初中就不读。你可以回去跟你后母谈谈……”

那男人略停了一停,继续上楼梯。

林怡猛地一扯傅博衣袖,站住了。

他们看见那男人走进了她的家里。

“傅博,陪我到楼下坐坐。”

“小怡……”

林怡颤抖着,又重复了一遍:“陪我到楼下坐坐!”

他们转身到楼下,恰逢午休时分,校园里格外安静,细细的微雨透过洋紫荆宽大叶片落下,一时三刻湿不透地面,傅博见林怡随随便便地往石凳子上一坐,说:“石板凉,我们到咖啡厅里去吧。”

咖啡厅开着暖气,坐满了学生情侣。

他们这样一对人走进去,实在很突兀。

傅博给林怡点了她爱喝的香草拿铁,说:“她还很年轻,要为自己打算。”

“我奶奶刚才也跟我这样说过。”

“我话还没说完,但,她不应该那么快找下家。”

林怡猛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红红地,看着傅博。

傅博叹了口气。

她再也忍不住了,抓住傅博的手,大声说:“傅博,你有办法帮我拆散他们,对吧?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吧?!”

“对不起,其他事情我可以做到,这件事我爱莫能助。”

“为什么?难道你也站在葛可沁那边吗?!”

林怡更激动了,说话声音抬高了八度,引起旁边好些人讶异地转过头来看他们。

“因为那是感情。感情来了,挡也挡不住,天雷地火,你死我活。智商情商全部归零。”

傅博仍然很温和,他的话却很有说服力。

闭上眼睛,深呼吸。

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不会害她,那个人只能是傅博。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本来和葛可沁共同生活,已觉滑稽,再加上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那算什么话!

傅博抿紧薄唇:“或者事情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你先回去和她谈谈。”

“我才15岁,我要怎么和她谈?”

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盼望长大……

傅博说:“没关系,你还有我呢。”

就是这句话,给了林怡无限勇气。

她点了点头。

喝完一杯咖啡之后,傅博仍旧送她回家。上班时间到了,家属区里的教授老师们纷纷出来上班。

几年间大家习惯见到傅博和林怡走在一起。

林怡眼尖,看到那男人从自己家里走出来。她背脊浸透冷汗地躲在角落里,等那男人影子都看不到了,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