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灰烬天堂》第三卷久违的王都 第四十七章得救

“你……!你敢杀我?!”

杰林顿察觉到巴尔德尔的杀机之后,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为了证明我敢不敢杀你,眼下你便亲眼看着吧!”巴尔德尔右手一挥,白色光焰爆发而出,将杰林顿的身体瞬间点燃并焚烧起来。

“啊啊啊啊啊——”

那滚滚的苍白光焰在燃烧过程中,不仅在身体层面带给杰林顿巨大的痛苦,而且似乎还在焚烧着他的灵魂,这才是最让他感到痛不欲生的地方,杰林顿现在正承受着犹如天底下最残酷的刑法,烧得他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杰林顿这种惨叫的声音绝对是他这辈子叫得最大声的一次,其实以巴尔德尔的实力,他完全可以像杀之前那些客人一样干净利落,但巴尔德尔却没有,只是让那苍白光焰一点点的焚烧,每焚烧杰林顿身上的一点毛发或者肌肤,都会让杰林顿痛入灵魂深处!

杰林顿现在感到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招惹这种不要命的疯子,他是万万没想到巴尔德尔真的敢杀他,而且更是以折磨式的方式虐杀他,难道巴尔德尔是不打算活下去了吗?

“求……啊——!求求……你,饶……啊啊啊!……饶了……我吧……啊!”杰林顿一边痛苦地大喊大叫,一边向巴尔德尔求饶道。

巴尔德尔则是冷冷看着在地上打着滚想要熄灭身上光焰的杰林顿,犹如看着自己最杰出的艺术品般,慢慢看着杰林顿被光焰吞噬掉身躯焚烧而死。

“这……巴尔德尔这家伙!竟然……!”

在场的客人们,个个都瞪大眼睛,完全没想到巴尔德尔真的敢对杰林顿出手。

除此之外,王都内城那些隔岸观火的亲王们也是纷纷傻眼,巴尔德尔竟然真的杀了杰林顿,难道他做事都不想想后果的吗?

很显然,他们也感到很意外。

“唉……死了,死了……杰洛夫怕是要不满了!”

在离云雾庄园远远的地方,一名青年静静地站在一座山峰之上,他目视远方,犹如能看透这个世界一般,不过此刻他微微一皱眉,显然,巴尔德尔的举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让他也感到很不满。

他便是贝塔利王国当今王储之争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三王子哈里斯。

杰林顿是他的手下内城城防官杰洛夫的儿子,他作为杰洛夫的主子,自然是会出手帮忙,但却没想到,巴尔德尔一个无权无势之人竟能让巴罗顿公爵出面帮忙,导致他的计划被打乱了。

“巴尔德尔,这人身上有着一根无所畏惧的傲骨啊……三年前我曾相要约见他,可他拒绝了我,这又说明他并非是个有勇无谋的人,看来,勇者果然不是以勇气而冠绝于世之人,真是一个难缠的人啊……”

“这次坏我大事,你说我是该杀你呢,还是该留你呢?”

青年喃喃自语,最终还是直接转身,缓步离去,与此同时,他先前所望的那片天空,已是乌云密布,雷电交织。

“时代终于开启了,希望巴尔德尔你不是时代变更的牺牲者!”

杰林顿一死,表面看上去只是死了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但在这之下王都各方势力暗流涌动,已悄然打开了一个新时代的大门。

这个新时代便是新的贝塔利国王崛起的时代!

而打开这个新时代大门,让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相继浮出水面的,正是王国勇者巴尔德尔!

一时间,巴尔德尔的名字非但在外城家喻户晓,即便是在内城也因这件事而声名鹊起。在内城之中,各方势力皆是隐隐不安,但他们知道,巴尔德尔再度回到了王都,而因为巴尔德尔,王都表面平静的局势被打破了。

不过,外城许多年轻人十分眼红巴尔德尔,认为巴尔德尔只是刚好遇到时代变动,所以才侥幸没事而已,如果是放在其他的时候,他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甚至他身后的那些势力也会为他陪葬。

但一些对时代有所察觉的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巴尔德尔或许是好运杀了杰林顿,但实际上这或许也是时代更替的必然,一个时代的变革,总会发生一些大事,来推开新时代的大门。

至于我嘛,我倒是安然无恙,巴尔在刚接到我出事的消息之后,就前往了云雾庄园,所以才没有发生什么事。

“嘶.......头好疼......我这是在哪?”我捂着像是被木鱼一样被一下一下敲着而感觉疼痛的脑袋,看着周围黑暗的陌生环境,虽然这种程度的黑暗对我来说如同白昼一般。

我好像是被人打晕了?我顿时警觉地向身上看去,呼......还好还好,节操还在,脖子......嗯?啊,有个项圈啊?项圈!我瞬间想起了某个不好的东西,果然是魔力抑制项圈,不过这玩意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了,我又不是只有魔力,直接把手放在项圈接口的地方,然后用炼金术破坏掉接口,项圈直接被我强行解除。

不过......这里是哪里啊?好多的雾气,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门被人一脚踹开,光线一下子照射在眼睛上,我本能性地用手挡住了眼睛。

“别怕,小倪我来了。”

嗯?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缓缓睁开了眼睛,下一秒我的头就靠在了巴尔的胸膛,他的心脏跳的很快,像是进行了剧烈运动。

“能再见到你,真好。”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巴尔此时却给我一种历经生离死别的感觉,突然我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滴到了我的额头上,我抬头看向巴尔,惊得说不出话。

“巴尔.......你怎么哭了?没事,没事,我不是好好的嘛。”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巴尔在我眼前落泪,这个样子的巴尔,我的心里莫名感觉很难受。

“你别哭了......我在你心里的分量有这么重吗?”

巴尔擦干眼泪,捧着我的脸,认真地说:“你在我的心里只有300克重。”

“噫......这么轻啊。”

“因为,一个人的心脏,只有300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