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无法修行的我靠徒儿成为天下第一》第二卷漓山城小故事 第五十八章血祭大阵

“凝霜!”风辰低声唤到。

“师父。我在。”慕容凝霜站在风辰的身后,脸色也有些难看。眼前的一切对她是一个不小的冲击。她有些明白之前为何师父不让她下那个地窖了。

“带我到天上去看看。”

“恩!”

慕容凝霜运起凤鸣,载着风辰来到了高空之中。

高空上凌冽的寒风吹得风辰不得不把眼睛微微眯起。

他俯着头,看着下方整个漓山城。

此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

但整个城中灯火通明!街道之上人流如织。远远望去,承载着花灯的游船已经在城西处集结完毕,想必很快就要顺着漓水展示给全城的人看。

漓水两侧的人群也几乎达到了巅峰。在万千灯火的映照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完全看不到地面。

但是风辰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些游人身上。

他要看的,是那一抹诡异的血红!

刚才在城主府的大厅之中,风辰同样也看到了那种血红的雾气。只不过,这一次要比清风楼的浓郁的多!

连续两次在那诡异符号的周围看到了那种红雾。终于让风辰想起来上一次是在哪看到的了。

是血鳄!血鳄的最后,身上就是冒着这种红雾。

这显然不是巧合,而是某种风辰不知道的能力!

于是风辰让慕容凝霜带着自己来到高空之上,他要看看,城中到底还有多少地方有那一抹血红。

风辰缓缓闭上眼睛,心念沉浸,意随心动。

他也是第一次用“紫极魔瞳”观测如此巨大的目标,而且距离也远,所以风辰的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去慢慢检查了!对方的行动已经开始,而且已经毫不遮掩!

这说明情况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刻。

风辰的心意随着意识发散,企图与天地之间的“规则”联系。

他调用出紫极魔瞳,寻找与其沟通的可能。

在一片广褒无垠的黑暗之中,风辰仿佛看到了无数飘扬的白色丝带。

他知道,那些丝带代表着这个天地之间的元气。

他仔细的寻找,意识逐渐深沉。在一片白色丝带的海洋中探索。

终于,风辰的眼前出现了一根红色的丝带。

风辰伸手紧紧将其抓住,然后猛地一扯!

他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

原本闪着紫光的眼眸其中似乎暗藏了一抹红线。

漓山城在风辰的眼中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在他的视线中,人群消失了…… 灯火消失了…… 街道消失了……

最后,整个城镇都完全隐藏进了黑暗。

剩下只有一蓬蓬妖艳的血红!点缀在这无边的黑暗之中。

这些血红的雾气,有大有小,有浓有淡。

他们保持着某种特别的韵律与节奏,在黑暗中舞蹈。

这是一个阵法!

风辰第一时间就判断了出来。

这个阵法是如此的庞大。整个漓山城都在其笼罩范围之内!

那些血雾在整个漓山城中组成了一个诡异的大阵!每一个符号,就是一个阵法的节点!

而那些死亡的侍卫,似乎就是激活这些符号的条件!

“这是什么阵法?”

风辰囔囔自语道。

虽然他一眼就确认了这是一个阵法,但是他却完全看不出这个阵法具体的作用是什么。

这还是风辰第一次,在阵法方面遇到了自己的知识盲区。

“图书馆”中有关阵法的书籍,风辰不说都学会了。但是基本的翻阅是有的。

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阵法与他现在眼前的这个一样。

就连相似的都没有!

诡异的符号,诡异的启动方式,组成诡异的大阵。没有任何一个在“图书馆”中有过记载!

但是,不管怎么样。

这个阵法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光是激活的程序就如此血腥,等它真正启动了之后,还不知道会造成什么用的后果。

必须要马上破坏它!风辰立即做下决定。

“凝霜!”风辰视线一收,整个人的视野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我们回城主府!”

根据风辰的观察,这个城主府中的血雾,乃是整个城中最为浓郁的地方。

要想破坏阵法,从这里下手肯定没错!

城主府的大厅之中,风辰和慕容凝霜并肩站在那个诡异的符号之前。

风辰发现,这个符号比他们刚才离开的时候又要更红了几分。

浓郁的血红色光芒从那符号中释放。给整个大厅镀上一层妖异的血芒。

“刚才我和你说的你都听明白了么。”

风辰对慕容凝霜做着最后的确认。

“恩!”慕容凝霜表情十分严肃。凤鸣此时已经被她持在手中。正全神贯注的观察着面前这个诡异的符号。

“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

“所以,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风辰严肃的看着慕容凝霜说道。

“如果有感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跑!”

感受到风辰的关心,慕容凝霜心中一暖。

她点了点头,然后屏息凝神。一剑向空中的那个符号刺去。

这一剑只是试探。并没有用上多少灵力。目的就是看看这个阵法的防御模式究竟是怎样的。

但是,意料中的屏障并没有出现。

慕容凝霜的剑居然直接刺穿了那个符号!

带着疑惑,慕容凝霜剑尖一抖,数道剑芒将其笼罩其中,剑气飞舞只见,已经将那个符号切割了上千次!

但是那个符号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它就像一个虚影,所有的剑气都穿过了它的身体,却没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接下来,慕容凝霜几乎用上了自己的所有招数。

但是通通都没有效果!那个符号似乎和风辰他们处于两个时空,你看的见,但却摸不着。

若不是能通过紫极魔瞳能清晰的看到它冒出的血红雾气,风辰几乎都要认为它只是一个投影了。

“算了吧。”风辰劝阻道。“是否能攻击到这个符号,似乎和招式的威力没有关系。”

“这么蛮干也没有用。我们还是先找找方法吧!”

此时整个大厅之中,已经被慕容凝霜的剑招破坏的一塌糊涂。若是再提高威力,只怕就要影响到周围密集的人潮了。

风辰皱了皱眉,既然解决不了阵法,那就只有去解决布置阵法的人了……

所以他有些纠结。

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立刻带着相雨楼中的所有人,逃离漓山城,越远越好!

对方可是真化神!而且自己完全没有对方的任何信息。

真要对上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但是,这个诡异的阵法又是如此让人不安……先不说漓山城百姓的安危,现在自己逃不逃的出去,还是个问题。

“我再试最后一次!”

慕容凝霜看了看风辰, 似乎想到了什么办法打算试试。

只见她将凤鸣竖于自己眉间。双手与肩齐平,一同握在了剑柄之上。

浑身衣袍无风自动。一头秀发轻轻飞扬。

风辰悄悄的往后退了退。以免自己打扰到慕容凝霜。

他能够看到,慕容凝霜全身的灵力开始疯狂向凤鸣之上聚集。

点点白光从它那淡蓝色透明的长剑中绽放。

最后化为一个凤凰的虚影划过整个剑身!

一瞬只见,整个屋内光芒大作,一只蓝色的冰晶凤凰赫然出现于半空之中。

一声清脆的凤鸣划过。凤凰睁开了她的眼睛,看着慕容凝霜。

“不是和你说了,没事别叫我出来么?”

“你现在连化神境都没有,叫我出来我得消耗自己的灵力。”

“老子灵力本来就不多了,你别搞我啊!”

原来这就是慕容凝霜的最后一招。召唤这只凤鸣中的器灵。

“你看看这个!这个怎么才能破坏它啊!”

没时间和这只凤凰多逼逼,慕容凝霜直接指着大厅中的符号问道。

按这只凤凰所说,他至少已经活了五万年甚至更久。也许他能知道这是什么也不一定。

“我草。魔族的血纹?!”

“我尼玛一醒过来就直接领了一个大礼包啊!”

凤凰扭头一看,差点连眼睛都瞪了出来。

他扇着翅膀围着大厅飞了一圈,然后落在了慕容凝霜的面前。

“草!确实是魔族那些苟日的血纹。”

“快说!这什么情况啊!”

“那帮兔崽子不是早就被打回去了么?”

慕容凝霜一脸懵逼,这凤凰虽然说得是人话,但是自己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

一旁的风辰接过了话茬。大概的介绍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我们来这里的时候,这个符号就已经存在了。周围都是血迹,应该死了不少人。而且整个城中还有不少的地方有这个符号。总的来说,他们的分布是这个样子。”

风辰从袖中拿出纸笔将自己之前看到的大阵画了下来。

画人风辰不擅长,但是这个阵法倒是画的一丝不苟。

若是有人将他手中的这个纸张放大,与漓山城中对比一下就可以看出。两个阵法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具体的方位和血雾的大小浓度都完全一致!

“至于你所说的魔族,我们并没有见过。他们应该还没有出现在这里……”

风辰一边说着,一边将画好阵法的纸张高高举起,递到凤凰的面前。

只见凤凰浑身一抖。当即尖叫了起来。

“血祭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