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记忆》第五十一章 风雪催寒胆气正

一行人走出山口摘掉黑布,送他们的人返回。看天色已经过午,他们决定马上赶路,天黑前找不到村镇不仅没得休息,肚子也得继续饿着。找遍附近竟找不到来时的马匹,只好靠双腿施展轻功。可是唐姗姗的脚还不能着地,他们没想到马匹会丢失也就没要邛部人的担架。六个男人倒是都愿意背她,她却踌躇地看李奇。他一想这事情不能推脱,说到底她都是为了帮他,稍微犹豫就背起她往前走,试几十步后开始施展提纵术飞跃。

抱铁箱的莫云飞和熊天龙紧跟在二人身后,再后面是司徒昂、欧阳好冶、严奎,最后是穆晓晓。刚开始,穆晓晓的心情还算平静,时间长了总隐隐听到唐姗姗和李奇说话的声音。抬眼看时唐姗姗的脸几乎挨住李奇的后脑勺,不由得滋生几分幽怨。觉得唐姗姗太过随便,又怪李奇不该不顾她的感受,毕竟半个月前他还在擂台上说起对她的情愫。索性身法加快超过他们,来个眼不见为净。到前面反而不能走的太远了,因为她不记得来时的路。更让她窝火的还是听他们说话声音更清晰,尤其是唐姗姗口口声声的“奇兄”,别提多刺耳了。

亥时过后,他们到达一个叫做安巴铺的小镇子,住进镇上唯一一家客店。加钱让店家烙几张粟米饼、烫了酒,吃喝过休息。穆晓晓和唐姗姗在一间屋子,灯光下看唐姗姗的脸不像以前那么冷峻,两人说十多句话都是问李奇的喜好。穆晓晓索性打哈欠装困,接着闭上眼运行大周天。直到听见唐姗姗匀称的呼吸,仍然没有半丝的困意,脑海里不时想他背唐姗姗的情景,不自觉醋意更浓了。

天将亮时她才开始打盹,竟听见唐姗姗梦呓般地叫“奇兄莫走”,听得她气血翻腾。起床后简单的洗漱,她决定一个人回京。让唐姗姗带话给他,说想见穆桂英和几个姐妹,先一步回京城,等闲暇再到张记客栈看他。唐姗姗正不只如何是好,她已经拿着小包袱和宝剑出门了,跃出客栈墙朝正北疾奔。

奔到镇口时天刚亮,她还分不清方向。正好看到有人牵着一匹青骡子,骡背驮两个布袋。她过去问路,那人倒是能说几句汉语,但从没出过方圆两百里范围,自然不知道京城在哪。她失望之际以为那人牵的是马,就拿出十两银子连同他带的芋面窝头和水囊都买了。那人自然乐意,因为卖一个月粮食也赚不下二两银子。可是没过半个时辰她就后悔了,因为青骡子驮重物还行,不擅长快跑。

所以,无论她怎么喊怎么拍马背都无济于事,气鼓鼓地丢掉青骡子仍靠轻功飞奔。半下午跑累停下来休息,吃窝头时才发觉窝头又黏又硬,而水囊上也有股子汗腥味。她一气之下全都扔到路边,心一横施展提纵术继续向正北飞跃。第五天傍晚进了黎州城,才算好好的找家客栈洗个澡吃顿饱饭。天亮让店家买匹快马,打听清楚路线,上马直奔东京。这几天里所受的窝囊气,很自然的全记到李奇头上了。

与李奇分开后的第十五天傍晚,穆晓晓来到汜水县西北的玉门古渡口。这时候天空洋洋洒洒的飘起了雪花。因为是寒冬天气,黄河北岸没有船只停靠。她不得不再次丢弃坐骑,找最窄的地方施展轻功凌空飞渡。县城位于汜水河与黄河汇流地方,城东南方向是一大片土山。县城不大,穆晓晓进大西门就是一家客栈。洗漱过躺在床上休息,盘算着明后天就进京了,是直接去张记客栈还是真的去看穆桂英主仆。

忽然间听见隔壁屋顶有脚尖接触瓦砾声,接着是飘身下房的衣襟挂风声,紧跟着就是西面三丈左右一个门开关的声音。她不由得心中一忖:如此僻壤何以有此高人?莫非近日有大动作?好奇心驱使,她简单整理衣服出门,纵身轻飘飘的贴在西边第三间客房窗外的廊檐梁下。仔细听她又一惊,因为里面超过二十个人,凭吐纳气息个个有上乘内家功。而正在说话的女人声音很熟,分明就是前阵子万州见过的十度娘子霍秋娘。

听她意思白天祖已经先一步到东京见黄老祖,只等大伙汇集成其大事。为了不打草惊蛇,穆晓晓没敢逗留,回房后才仔细琢磨。这伙人要做什么?找李奇报仇他还在唐家岙,杀穆桂英由白天祖和霍秋娘联手足够。听对话提到黄老祖时还怀有敬意,想必不是泛泛之辈。为了弄清这伙人的真正目的,免得将来李奇他们吃亏,她决定尾随这些人。从这一刻开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吃饭睡觉都保持警惕。

第二天上半天,雪一直下着。穆晓晓基本在窗边坐着没动,早饭午饭都是让店家送进来。那边没什么异样,只有几个人上下楼要酒菜,她见过的只有霍秋娘。午时刚到,又来两个人,居然是白天祖和黄傲。她瞬间觉得压力增加,黄傲和李奇在涞源县过招,内功比李奇只高不低,轻功却明显高出半截。所以一旦要让这伙人发现她,肯定凶多吉少。她也就不敢大白天过去偷听他们的谈话,只有远远地跟着,找机会弄清他们目的就行了。

刚到午时末,那些人下楼出去。穆晓晓也马上留下店钱,系好小包袱从后窗上房顶,绕小胡同出去远远跟踪着他们。雪还在纷纷扬扬的飘,他们出北门后上了紧邻黄河的高大土山——龙山,在山顶沿边停住。她不敢靠太近,就匿藏在大约五百米远的半山坡。仔细听着上面动静,不时看向脚下一百多米的滔滔黄河。河面上很长时间都不过一条小船,雪反而越下越大了。她周边都是荒草,稀疏几棵矮树只剩秃枝,所以她蹲在那里基本不敢活动,时间越长越觉得脸上寒冷。好在她的内息没有停止,身子也就不会被冻僵。

夜幕渐渐垂落时,一艘双层画舫由西向东顺流而下,船头、船尾、廊檐都挂着红灯笼,船舱里灯火通明。画舫缓缓的驶过古渡口,隐隐的传出来鼓乐声。又靠近些,可以清晰的看到甲板和过道都有人在走动,凭身形模样似乎是精通武术的保镖护院。只听一声呼哨,有人从山顶跃下。紧接着全掠出去,气势凌厉如群鹫下山。穆晓晓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不敢贸然出手,手扣镖囊仔细地看着。

船头上的人发现有人偷袭时瞬间被击倒四五个,立刻一阵乱,有人惊呼也有梆子响,舱内涌出几十个手持兵刃的人。可这些人与下来的人动手两三个围攻一个还明显不济,若遇到黄傲、白天祖、霍秋娘更如同三岁孩童一般,动手就被打翻。所以,三人轻易闯进船舱。白天祖和霍秋娘从甲板打进一楼,黄傲则直接掠上廊檐随手击落四名守卫,打破窗棂提身跃进去。外面的人也打斗着往里窜,这下子里面就全乱套了,鼓乐声停了,惨叫声连连。

穆晓晓在岸上静静看着,还在想以这伙人的能耐没必要靠打劫糊口,就算真缺钱大可以到哪个贪官、大户家直接拿,犯不着在冒着大雪严寒蹲大半天。忽然听到船上层的呼喊中夹杂着句“那些人呢?救驾”。不由一惊:救驾,莫不是皇帝在船上?不好!这色鬼真要被他们杀死辽军必然趁机犯境,大哥和小姐几年来维护的天下太平不就毁于一旦?想到这左手取出三把飞刀右手拔玉剑,斜刺里冲向大船。

船舱的二楼里确实是真宗赵恒,刚喊话的是他的殿前副都指挥使周伏平。按说这种天气他们的确是不该在这荒山僻野出现,事实上赵恒对这趟出行也不是很乐意。主要是前阵时间王钦若老带着工部的丁谓见他,两人那套“奏告祥瑞,营造宫观”的理论打动他的虚荣心。这才在二人的怂恿下以巡视国子监为名到洛阳,实则是想修葺西京的皇宫以及巩县的皇陵。因为不想有人非议他挥霍无度才轻车简从,船上除几名文官和伺候食宿的侍婢、太监,只有周伏平带领百十名大内侍卫随行。回程前又临时在洛阳找几名歌妓,打发无聊时光。

有人破窗而入都慌了,丁谓和两名文官把王钦若和赵恒护在屏风后,歌妓侍婢乱跑。周伏平指挥着刚过来的三十多名侍卫,看着面前的老头非常厉害,急得大叫。刚喊完身后楼梯口乱了,有侍卫跑上来没错,是被楼下的刺客逼上来的。周伏平一咬牙拼了,不敢跟老头打可以打刚冲上楼梯的一个女刺客,大喝一声挥佩剑过去连刺。女刺客是十度娘子霍秋娘,跳上楼板的同时挥铁笛砸飞一名侍卫的朴刀,抬脚踢出去七八尺摔倒在地。虽说后背对周伏平,闪身形避过去七八剑,两个人打在一起。

黄傲看到屏风跟前三四个神色慌张的文官,边应付周围的侍卫打斗边偷眼看,觉得都不像皇帝。可刚那位喊救驾,就证明皇帝在楼上面。再一看屏风乐了,心想必定在屏风后藏着呢。他把身子向后缩,随着猛挥六掌,掌风逼得侍卫纷纷倒退。他凌空跃起隔着三米多挥掌过去,硬是把一名官员拍死砸在屏风上。果然从屏风后跑出去两个人。把黄傲高兴得在空中往下拍两掌,又打倒两名临近侍卫,借势探掌直奔两人中的微胖的那位,正是赵恒。

猛然间他听到身后有破风声,硬将身子往上拔,脊背贴着横梁回头看。只见一个黑点闪电般从身下掠过,没到隔墙跟前又掉头回来,吃惊的同时看清是把黑色的飞刀。没时间差异哪来这么快的黑色飞刀,因为有人从他打破的窗口进来,寒光闪烁处是一个黑衣女人和一把剑。他身子在空里一拧跳到窗边,来人收了飞刀直接落到他本想落脚的烂屏风前面,把剑一横封住了门户。

其他人也看到船舱多个人,尤其正处在下风的周伏平,刚刚用眼角余光看到老头砸烂屏风就吓得直咂舌,确定有人帮忙心里猛一松。就是脑子溜号的瞬间被霍秋娘抓住机会,铁笛斜着削在左肩胛上,周伏平为泄力侧翻两个滚落在场中间。连衣服带肉掉了一块,肩胛骨已被震裂。旁边的白天祖见黄傲闪到旁边也飘身形过去,霍秋娘还有刚上来的五六个人也站到黄傲旁边打量来人。

虽然来人眼睛以下都用黑布蒙住了,一看那把玉剑立刻就猜到是穆晓晓。霍秋娘凑近黄傲,小声告诉他穆晓晓的能耐,重点提醒他李奇和唐姗姗等人很可能也到了附近。侍卫们得到这个缓解机会也停下不打了,有人扶起周伏平往穆晓晓跟前,其他侍卫也端着武器退到那半边,嘴里喘着粗气。

按说以黄傲的伸手,刚才完全可以往下窜躲避飞刀连带杀赵恒。可他自恃燕山派鼻祖,认为没有人能挡得住他,尤其是在这荒郊野外的船上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帝。其实他也见过穆晓晓,只不过当时只顾着跟李奇对掌,又是在黑夜里。前几天听说白天祖败在个年轻女子手下还觉得不屑,觉得肯定是白天祖疏忽,所以听霍秋娘说话时不自觉瞥一眼白天祖。白天祖也是一身英风傲骨,提着宝剑就要过去跟穆晓晓再战一场好报绝秀峰的仇。旁边的红罗刹摩西妹轻轻哼一声往中间走几步,二话不说扬起链子飞爪直奔穆晓晓。穆晓晓也不是个爱多说话的人,施展纯钧剑法迎剑就刺。

说起摩西妹武功造诣充其量算二流,之所以能跻身一流杀手和她的凯尔特人①血统是分不开的。试想在那个封建年代半夜看见赤发碧眼的女人是什么感觉。再加上她的招式是快准狠的特点,又擅于夜间伏击,所以无往不利,红罗刹的绰号够吓人。此时的穆晓晓根本不是跟谁切磋,而是尽量速战速决节省气力,她最顾忌的还是轻功绝高的黄傲和恶名在外的霍秋娘。两人刚打第八个照面,穆晓晓的玉剑自下至上撩在摩西妹的左胳膊,大半截胳膊连同飞爪撇出去老远。把摩西妹疼得“哇呀”一声,右手捂着窜血的伤口转身撞破窗棂,由于用力过猛直接掉进涛涛的黄河里。

旁边有两人平日跟摩西妹关系比较近,没打招呼跳过去和穆晓晓玩命。一个使短枪一个使流星锤,两人联手也没过十合,先后被刺个透心凉。霍秋娘骂了句“贱人找死”,把铁笛当剑使出三十六式残阳剑法。这套剑法本就是至阴至毒的狠辣招式,加上霍秋娘急于求成,气势变得更加凶残。穆晓晓本来就谨慎,对霍秋娘的用毒也忌惮几分,见到剑风犀利基本是守为主攻为辅,心情一紧张脚下不自觉使出李奇新教的移形幻影步。霍秋娘的三十六式用完别说没擦到穆晓晓的衣服,连正确方向都没搞清,又切招换成六十四式游龙锏法。

旁边观战的赵恒和王钦若见穆晓晓连败三个刺客心里安稳多了,站在人群后踮着脚看。白天祖也没想到一阵时间没见穆晓晓的轻功更厉害,不由得瞄向黄傲。黄傲也纳闷,以前总觉得自己弟兄轻功天下无敌,照这样看江湖上传说她贺号玉剑金枪闪电女侠所言不虚。与此同时,想起二弟黄立的死,暗暗将内劲运到双拳,恨不得立刻把她毙于当场。当他留意到白天祖的眼神,又强压住怒火轻蔑地笑了笑,撇着嘴说了句:“要照这么看,老弟指望秋娘替你报仇不容易喽!”白天祖装作没听见,继续看场里的打斗,手却不自觉扣住剑柄。

两人打到第五十回合,霍秋娘的耐心已经被消磨得差不多。趁着一招“蛟龙戏水”打空回身时,用小拇指轻摁机簧,三支毒针带着破风的“哧”声射向刚弯腰避铁笛起身的穆晓晓。这时穆晓晓已经把霍秋娘的本事看个七八分透,也已经起了杀机,在她看来若不是霍秋娘在张记客栈说谎话,李奇他们不会去邛部,现在自然也不会背着唐姗姗弄得不清不楚。只见她闪电般窜出去一丈左右,忽然站在霍秋娘斜背后,一招“夏月酷风炙咽喉”横推过去。霍秋娘的身子斜着扑到楼梯旁的隔墙上,十几秒后摔下来,身子从肩膀以下断成两截。霍秋娘半分钟前打的三枚毒针,钉入她脑袋正上方的木柱里。

白天祖没等穆晓晓站稳收剑,喝一声“休走看剑”跳过去直刺后心。穆晓晓一式“苏秦背剑”错身换成纯钧剑法的“江山多娇”,逼得白天祖硬生生地退了两步又窜过去。两人剑来剑往厮杀起来,打得船舱里寒光闪闪、剑风呖呖。穆晓晓对白天祖也没好印象,但也没想过杀他,只想尽快打走他好战黄傲,所以剑法越来越快并加入追风十三式的刀法。白天祖却急于报一剑之仇,所以招招紧逼剑剑致命。

两人打斗到第七十五合时,他脑门儿上的汗都渗出来了。他招式一变用出天罡五行剑中的“十杀”绝招,也就是在同一招中利用五行十二支交错从不同位置刺出十剑,极快又恨且封闭对方的退路。重要的是在空中有五个往返落脚点,糟糕的是他情急之下没选对,第二个落脚点选霍秋娘死尸跟前的柱子,正好踩到三根毒针其一。所以当他以犀利无比的剑势一刺穆晓晓没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凳柱子再刺,直接从她头顶窜过去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把在场的人都搞懵了。以至于她还以为这是个败中取胜诈招,等了有足足两分钟才过去一踢,他身子反过来七窍流血,已经死了。

在场的人没时间注意白天祖脚底,都认为是穆晓晓把他打死,因为两人过招速度快。连黄傲都以为是她趁其不备发出的暗器,所以冷哼一声挥右掌拂向她。她可不敢轻敌,向后纵身错步再次施展移形幻影步。这两个人都是轻功高手,打起来身法比之前的快的多得多。刚开始还能分清楚浑身黑衣服的是穆晓晓,灰衣服白胡白须的是黄傲,到后来只能看到一团影子在游走。

转眼间两人打斗到八十多招了,穆晓晓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纯钧剑法夹杂追风十三式还处在下风,危急时猛然用一两式长虹剑法。黄傲到底是燕山派的鼻祖,不仅轻功超绝内功也非常精湛。而他面前的敌人不仅破坏他们的大事,也是杀死他亲兄弟的仇人,尽管越打越喜欢这女娃,却不得不决意痛下杀手除之后快。就在两人打到第九十七招错身时候,他向外拧胳膊喊了声“撒手”。

她的身子旋转着被甩出去两丈多远,玉剑已经脱手。她旋转的身子没停顿,直接抄起跟前地上的一杆短枪,脚尖点地跃起扎向他的面门。这一招三式包含扎、挂、劈、摔,姜、赵、罗、杨四家精髓均含其中,赫然就是李奇改造过的杨家枪中的“飞龙在天”。

他夺剑本打算再进身一掌就能打死打伤她,瞬间的变化让他不得不倒退三四步,惊讶地扫一眼,继而挥剑又杀到一起。打了两合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用的枪法大合大开招式威猛,比之前的凌厉疾速更难应付了。而玉剑在他手里非但失去锋利的剑气,方向似乎也不好掌控,最糟的是居然无法把内力催到剑身去。

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彩珏剑,更不了解这剑身是上古彩玉制成,灵性远远高于传说中的神兵利器。在一般人手里只能用来辟邪、观赏,在能与之人气融合的女人手里才能发挥出宝剑作用。所以黄傲用它不仅没能当武器用,还险些因为撤剑慢被穆晓晓挑中右臂。在一百零四招时,他果断的把剑弃掉。这时穆晓晓正用一招“怪蟒翻身”刺他,刺空的同时用枪尖点玉剑,剑身瞬间寒光四射平着往回窜。

她反右手握剑向前挥刺的同时,左手撇枪要施展“凤回巢”。忽然间想起柴熙春用过的“抬头望春”,而李奇也不止一次说过临阵对敌要以最快击败对手为原则。所以她双腿迅速夹住正在下落的短枪,掉转枪头向后跃猛踹一脚枪把,短枪疾速刺向黄傲。

那边他早看在眼里,落在原地连动都没动,用鼻子轻哼一声说句“雕虫小技”,探三个手指捏住枪头。就在他捏枪头的瞬间发现穆晓晓的身子微蹲又暴起,接着眼前至少现出十几朵剑花。再想躲已经来不及,变捏为掌往外拍,心想最多是豁出去一只右手,进身左掌就能把她拍飞。万万没想到她这一剑这么快,以他的身法感觉到剑气距离脖子两尺都没避过,尽最大能力抽身仍感觉下巴凉。身子暴退三丈多冲出船舱后,才发觉连胡子带下巴被消掉了。血是还没冒出来,但这么大年纪败给二十来岁的姑娘手里,羞也该羞死了。所以他趁势转身,呈弧形下落踩一脚水浪,剑一般射向北方。

船上还有十几个杀手,一看黄傲出去再没回来,纷纷跳窗逃之夭夭。穆晓晓把剑归鞘,几步走到船舱边也要走。周抚平连声喊“且慢!英雄留步”,按着伤口紧走几步单腿跪地。问她名字她不肯说,只好口称女侠叩头谢救命大恩。王钦若也惊魂未定的跑过去紧着作揖,要求她留下,担心刺客再返回恐怕皇帝遇不测。她一想也有道理,反正她也要回京城,乘这艘船天亮后就能到,才答应到京城虹桥码头再离开。

赵恒看危险消除也恢复了以往高高在上的气势,立刻命人收拾好下舱,几人簇拥着穆晓晓下去休息。稍微稳定他的色心又起,千方百计的想让穆晓晓摘掉脸上黑布。她可是一年前就见识过他的贪色嘴脸,盘起腿调息根本不理会他们。船靠近京城转入汴河,她知道很快可以下船了,就去厨房打水洗漱。王钦若不甘心两三个时辰里什么都没问到,以送面巾为由又追过去问。意外地看到她洗脸时的侧脸,尤其是她瞪一眼时的表情,立刻禀报给赵恒一个“女侠相貌堪称冷艳绝伦”。赵恒又坐卧不安了,让王钦若赶紧想办法。王钦若只好死皮赖脸的去缠,直到下船只问出她的名字叫穆晓晓,年龄、住址、有无婚配一概不知。

回宫后赵恒愈发的犯病,刺客的事也不着急过问,几天不在累积的奏折也没心批阅。王钦若也是处心积虑地迎合着圣意,出宫后没急着回家先去户部,打算从户籍着手找到穆晓晓的住址。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几年前穆桂英申报的奖赏名册有这个人,而且是从四品轻车尉。立刻掉头去兵部,翻阅旧档果然有这回事,但想到是穆桂英的手下,头皮又阵阵发木。回去向赵恒禀报,他才不管那么多的,让王钦若自己想办法。王钦若思来想去不敢贸然行事,第二天早上去天波府求见佘赛花,只说是皇帝感恩侠女救驾,想封赏时找不着本人。

佘赛花叫出穆桂英问究竟,她已经猜到王钦若和他主子那些花花肠子,稍微犹豫说穆晓晓已经不是她的婢女,做过什么也跟她无关。临出门时却有意无意地嘱咐起丫鬟小燕,让改日去万胜门外张记客栈看望旧姐妹。王钦若该有多机灵,立刻告辞进宫禀告赵恒。赵恒才不在乎她做过什么轻车尉还是婢女,先迎进宫再想办法。当时御笔钦封她个“天下第一婢”,想想觉得不妥改成“天下第一侠”,仍觉得不妥让王钦若再想。王钦若说“天下第一侠女”依然很贴切,只要再赐些珠宝绸缎就好。赵恒立刻答应,吩咐太监准备。

天亮后,王钦若带着传旨太监到张记客栈。凑巧穆晓晓随着熊天敖、戴富出去办事不在,他们等两个时辰都没等到只好悻悻地回宫交旨。这时候新晋平章事毕士安和参知政事寇准在御书房。王钦若恳请赵恒第二天出宫访穆晓晓,用诚意打动她才方便接进宫分封。寇准认为皇帝不宜为个庶民纡尊降贵,民女进宫或乱宫闱,况且历来没有好结果,劝赵恒打消念头。

毕士安却说应该恩威并进,量她一个江湖女子不敢公然触犯天威。赵恒觉得几个人说的都要道理,让王钦若带上厚礼摆着官威去。第四天,王钦若和传旨太监带着兵马去的,穆晓晓他们外出还没回来。王若钦让侍卫找客栈掌柜说话,掌柜的也不在,就拉了个账房先生来。命令他摆香案接旨,再交给穆晓晓,否则以欺君罪论处。账房先生没见过这势头,跪在地上好半天没起来。王若钦见有效果,示意传旨太监念了旨意走人。

这天下午,穆晓晓几个人回来见到圣旨就很恼火,跟熊天敖打过招呼径直进大内。当时赵恒正在会祥殿闷闷不乐的和贵妃吃晚饭,见到穆晓晓忽然出现惊多于喜。穆晓晓直接把圣旨扔在圆桌中间碗碟上面,郑重其事地警告他:不许再打她主意,也不许骚扰张家客栈,否则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取他的性命。说完飞身形走了。可是没过两天他的心里又开始活动,让王钦若再想办法。王钦若也怕惹恼穆晓晓出大事,就像上次诳穆桂英就险些丢掉性命。就经常派人在客栈周围密切关注,偶尔去打声招呼套近乎,不敢轻易行动,也担心让其他同僚知道笑话他。

注:①西欧最古老的民族,现今爱尔兰人、苏格兰人、威尔士人、英格兰的康沃尔人和法国的布列塔尼人,都属于凯尔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