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少年与那软萌的侄女》第一卷 魔教大弟子花容月是也

知青望着南玉口中渐渐溢出的鲜血,表情没有丝毫动摇,反而用剑柄对着他背颈磕去。

南玉又是重重咳嗽几声,被这一击推力使得身子头重脚轻,还没走两步,脑袋一沉也是感到再无力气,眼神复杂,无奈的倒在这浸湿血液的土地上。

嘴巴只是在一遍遍重复着同一个动作,那便是呼吸。

南玉探出手压着胸前的伤口,想扭头去看看她,可只是略微动了下,耳蜗里便顿时感到一阵蜂鸣声,如虫在爬行一般,无奈之下也是放弃了这一念想。

嘴巴内更是不知不觉溢满了那血色的调味剂,虽然知道自己已是个死人,但……这种如刀割般的痛苦是真的让他难以忍受。

小时候经常听去青楼的父亲说,盛世美颜的女子,都是能歌善舞,善解人意,料理技能点满的好手,但是他眼前的这位女子,除了上面描述的统统没有外,反而是更会玩剑、会下毒、会暗杀、会耍心眼、会偷东西,还会些心里学,但最可狠的还是他自己,他早该料到对方会有此一招,以前的那些书都白看了吗?贪得无厌的人到最后都是一无所有啊!,一想到这里,又是一口老血吐出。

南玉有些时候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去将她救下,而且那毒药还是她下的,再怎么说也应该把她当仇人看才是。

不过——她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要爽死了,竟会碰见个会为她挡剑的傻子,再加上这拖延的时间,可能早已逃之夭夭,日后她若想起这件事情来,或许心里还会偷着乐几声。

“花容月!我恨死你了,我真是狠死你了,我如果能活下来,绝对要报仇~”

“嘭~”

知青对着南玉的肚子踢出一脚。

南玉还没有缓过神来,肚子一缩又是感到强烈的剧痛,他整个人便不受控制的从斜坡处翻滚下去,天旋地转,衣服被石头割破变得不堪,鼻子甚至还被碾到过几次。

南玉感觉身上哪里都很痛,但手还是先捂着肚子,现在真是疼到要死,感觉肚子快撑破了一样,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安慰他,让他静下心来,那可能就只剩下,这双紧挨脸颊且光滑无比的大腿了,咻鼻子闻了闻,竟还有香气弥漫。

“腿……怎么会?”

他的本能虽然在不停的告诉自己,这是双腿,是双美腿,可问题是,这究竟是谁的腿,是谁在这种时刻会让自己依靠,并且送来福利。

他的父母亲戚都远在他乡,唯有自己身处异地。花容月不用多提,她还想着用什么办法来掐死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所以这样一来,那么还会有谁,总不可能是,自己的侄女吧。

“小子!我本想着你心地善良,若勤加努力还是有一番造化的,只可惜你执迷不悟,帮助魔教中人,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知青口中说着,杀心以起,可这时只见那远处的斜坡跑来两位穿着与他同样衣服的人,口中还在叫喊着:“知青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知青摇了摇头:“莫慌,玄天珠就在那二人的身上”随即伸出手指着二人,口中又道:“既然你们来了,就交给你们处置吧”

南玉听声音,这才发现由一个变成了三个,眉头一皱,这才想起来逃跑时,远处还站着四位仁兄,看来又过来两个,不过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任谁听到这打斗声都会忍不住好奇心去看看情况。

“明白了,知青兄!”

南玉见着脚步声,也是没时间给他犹豫了,连忙深吸口甜美的香气,两只手便再次发力,想将身子撑起带她逃走,可奈何他的身子中了那贼女人的渗血毒,软的根本动弹不得。

“闻儿师妹,我们快点下去给他们点教训”

闻儿师妹犹豫的点头,紧张的将她腰间的佩剑抽出,也是寸步不离的跟在男子身后,很可能这是第一次的缘故,所以眼神伶俐,感官更是十分警惕。

南玉眨了眨眼,也是心有不甘:“最起码在临死前,让我摸摸她的脸可好”

南玉此时将一只沾满血渍,且没有任何血色的冰手缓缓抬起,凭着他对女子的感觉,顺势从她顺柔的头发间穿过,待碰到脸的那一刻,仿若触电了一样,空中顿了数秒,便不再犹豫,轻轻按压下去,慢慢抚摸着。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临死前竟还可以摸着女孩的脸,光明正大的占人家便宜,当了将近二十年的文人,原来也有咸猪手的一天。

南玉挣扎着翻过身来,也是想要在死之前好好看下自己究竟摸的是谁,如果有来生,那便一心一意的待她。

眼睛顺着她上下起伏的胸口望去,先是看到有些棱角的下巴,接着是樱桃小嘴,随后是微红的脸蛋,最后还有一双雪亮的蓝色眼睛。

这副美若天仙的面孔,就算沾染了血指印,他也依旧认识,只不过她的表情不像自己这般死气沉沉,反而是露着一丝笑意。

她将细长的剑柄紧紧握在手中,就仿若是第一次见到她那样,无论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大,都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始终满怀自信,坚定不已。

“恐惧只不过是内在,只要克服这种感觉,就必定会在绝境中找到一丝希望”花容月眉头紧锁,全神贯注的看向前方。

她一直以为这个男人是个胆小如鼠只会当墙头草的角色,但没想到关键时刻会为她挺生而出,若不是这个举动,可能在他摔到花容月怀里的那一瞬,便会一剑将他杀掉。更别提接下来发生的种种。

男子走在二人身前,瞪着眼睛看了看,心中也是有些发虚。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男子鉴于反派死于话多,便直接将剑尖指在花容月的脖子上。

“你!快点把玄天珠交出来”男子看着花容月那自信满满的眼神,大声问道。可说实话还是有些畏惧,总感觉对方还藏了一手,可是见对方无动于衷这又开口道:“否则,否则我就一剑刺死这小子!”

南玉一听要先刺他,表情都变得慌了起来,立马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特喵的疯了是吧,我躺着都中枪?”

花容月白了对方一眼,一点都没有认怂的样子:“就凭你?”

“嘿,别自找无趣啊,我师兄还在上面呢,你若乖乖听话把东西交出来,我还能给你个痛快!”

男子将脸又凑近几分,恶狠狠的说道。

花容月待距离适中时,身子一动,长袖一甩,只见两把涂毒的短匕快速飞出,转眼间,已是直直插在男子的胸膛处,他未来得及反应,一翻白眼,仰头栽倒在地。

闻儿师妹方才还好好的,可一眨眼的功夫,整个人便被吓的半死,赶忙转身向知青逃去。

南玉见着这一幕,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比他更怕死的。

“喏!算是还你的人情”花容月从怀里取出几粒药丸,用手粗暴的塞进了他嘴里。

南玉嘴里嚼了嚼,也是感觉有些酸甜:“这什么啊,糖吗?”

“想什么呢,解药!”花容月奇怪的看了眼南玉,便站起身子连忙将他扶起。

解药吃下肚子还不到一分钟,果真有好转了,腿和手都渐渐有了力气,只不过失血有些多,现在整个人都手脚冰凉,面色比花容月那张天然的白色,还要白出许多。

知青此刻见状不妙,脚下一发力,也是落到那男子的身旁。

“伤我师弟就想跑,你以为能跑掉吗?”

知青怒眉一瞪,心中也是倍感懊悔,弯腰检查了下伤势,也是没有什么大碍,知青本是想着给这两人一个锻炼机会,没想到竟会闹出这种幺蛾子。

长剑一出,顿时剑“气”充溢,不再与二人辩论,拖着一道长长的印痕从斜坡处一路追去。

南玉一瘸一拐的跑着,虽说离知青几十米远,但依旧可感知到那股强烈的杀气。

“花容月,我有办法了!”南玉两腿发力也是急忙停下,右手渐渐向上抬起,立即调动丹田内为数不多的“气”。

花容月一扭头也是见到知青挥手劈来,先是将南玉推开,自己又是向旁边一跳,途中不忘甩出几枚暗器。

南玉的右手泛起了微不可见的蓝光,因为不是修士的原因,就算将身体抽干,也仅有这些而已。

南家作为降妖一族,早年间享有极高的名誉,可因修士的崛起妖怪也荡然无存,所以降妖师这个职业随着时间流逝便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但据可靠传闻,历代的子嗣均有一项奇特的能力,虽说能力不是很强,但绝对称的上独特。

南玉在村子的时候,他已然发现了自己的独特能力,简短概括那便是金子化,当年的24k纯金狗屎那便是他第一次尝试的结果,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如果这样一来,只要碰到花容月的剑,把它变成金的,是不是赢面会更大一些。

花容月剑身一立,也是毫不畏惧知青的进攻,只不过身体依旧很是虚弱,这么长时间的休息也没有换来多少力气,反而还因为有他,成为了拖后退的存在。

“玄天宗秘法,刺骨入心!”知青红着眼,恨不得将这魔教中人碎石万骨,真是苦了他那师弟。

“花容月!”南玉口中一声高喊,拔腿再一次冲了过去,但大家也知道,巧合永远无法从他身上脱离。

手距离触碰到剑身只差一丝一毫,可脚下冷不丁踩到了数块碎银子,脚一扭,整个手便拍到了她的脸上。

南玉当时瞬间像石化了一样,重重摔在地上,可能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