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少年与那软萌的侄女》第一卷 侄女

南玉沿着街道出城后,独自一人走在路上,无聊时忽然想起侄女寄给他二十多封信,便欲要翻看,可脑子里想了想,感觉不对劲,侄女肯定是打着寄信的慌子又在搞什么暗箱操作。

硬要说原因的话,可能是小时候吧。

侄女从小时候起便喜欢跟自己唱反调,别看每天抱着南玉的脖子蹭蹭脸装可爱什么的,实则心里鬼点子多的去了,每次都想着怎么来坑你。

如果只是把辣椒涂在厕纸让你爽上天,或是把你反锁在屋内让你自生自灭,更甚找理由将你骗到青楼去花钱,可!只是这样,也就不需要这么多疑了,最令他生气的是,每次被搞完后侄女还会用一副圣母莲花的表情来将你搂在怀里,还说什么:“不哭不哭”

“简直奇耻大辱~!反正我是忍不了”

南玉可不想吃哑巴亏,有那么几次都已料到她的心思,所以她才没有得逞,在南玉万万以为可以出气的时候,结果她竟使出了杀手锏,扯个嗓门大喊一嗓子。

“舅舅欺负我!”

声音一出,四周邻里也是像串通好一样早早围了过来,这消息也是像瘟疫一样迅速传入父亲耳朵里,就算南玉使出浑身解数,用尽自身人脉资源逃到荒郊野岭去,那也没用,迟早会提住你的脖颈拖回去。

再给你关到小黑屋中用特殊手段频频教育,几番波折后,南玉的眼睛已失去高光,已经不想挣扎。

随后的日子只好顺着侄女来,毕竟南玉宁愿天天被侄女用爱治愈,也不想再被父亲教育了,每次进去简直像牢房一样,不,是地狱啊!

“嘿嘿嘿,要吃芥末吗?”

南玉光是想了想这种事情,童年阴影已是从后脑勺徐徐飘出,那阴魂不散的声音瞬间在耳边浮起,也是让他骨头一颤,连忙摇了摇头清醒过来,这才动起身子继续向东走去。

“文婷婷,作为第6665个入门弟子,因其身上潜力无限,有绝佳的炼药资质,短短三个月便已是超越外门第一,成为人尽皆知的佼佼者。”

南玉小心翼翼的伸手将这第一封拆开,本还害怕会不会藏有什么毒气之类的,神经紧绷,可看了这信的内容,受到的惊吓程度完全不亚于后者啊:“这~是真的吗?”

南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反手将剩余的信封统统拆开,越向后看,嘴巴简直要合不拢了:“短短五个月更是进入中外门之间作为越级者等待考核,随后还成为了数十名外门弟子的导师,她私下还会进行小型团伙集会叫人一起炼丹,只不过被同门师兄弟称之为邪丹教——若提起她的炼丹之术,那简直是过目不忘,信手拈来。力气更是大的惊人,地上摆着的五百斤炉鼎都可随意把玩,不费吹灰之力”

南玉读到这里,只是抿着嘴巴,先不提那他从未听闻的炼丹之术,光是随意把玩重物已是让他为之失神,要知道的是,他用尽吃奶力气也举不起一百斤重物,镇里头的打铁匠浑身是肌肉也才勉强举起三百斤,更别提那遥遥无际的五百斤。

“不用看了,这一定是假的,怎么可能,她连我都抱不起来,还搬炉鼎,真是笑死我了”

南玉仰着脑袋不禁一阵狂笑,完全不相信,感觉一定是有人在搞他。

信件翻来翻去也看的差不多了,本是准备当个笑话看看,可那最后一页却奇妙的出现了一串金色的透明字体,还在扭动着,仿若是仙人所写。

南玉脑子一懵,也是感到新奇,试探性的用手指按了下,只见那字体迅速脱离纸张飞入他的两侧耳蜗内。

侄女那温柔调皮的叫声也是悄然响起:“舅舅你个老混蛋,是不是又在歪歪我?”

他一听这声音,身子瞬间抖了三抖,不安的看了眼两侧,发现并没有人,这才深吸口气,鼓足底气对着那张纸自言自语道:“骂我混蛋就算了,还说我歪歪你,自恋也是有极限的好不好,我就想问谁会闲得无聊去歪歪一头猪呢?”

他边走边读着,待抬起头看向天空时,已变得阴暗下来,南玉见天黑了,便赶忙找了块避风的石头想将就睡一觉,靠在硬硬的石块上,腰属实有些疼,但撑过今晚就好了。

驴~~~!

就在此时,他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马匹嘶吼声,可这下一刻已是被惊的混身打颤,赶忙哆嗦着身子躲在了石头后面,匆忙中,包裹也被丢在原地来不及捡,南玉在石头后面将一只鞋脱下,一手举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摸着大石头一点点挪蹭出去打探情况,不敢轻易探头。

“怎么办,怎么办”

只听噗通~

南风慌乱之际,五位身穿道袍之人已是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不停打量着四周。其中一位长的瘦高且面相留有颗黑痣的男子,他借着月色看去,正巧发现在那石头旁有一个包裹,带着疑惑也是快步走了过去,邹紧眉毛觉的好奇:“这地方除了花容月以外,难道还有其他人?”

南玉扭头也是观察到了那几位仁兄,只不过光看面相就长的不像善茬,也是急忙消了那打招呼的念想。

站在石壁后等了会,见外面似乎没了声响,也是想将包裹捡起来赶紧跑路,心中的想法也不知怎么着却说了出来,刚一转头又与这人撞了个对脸。

俗称转角遇到爱。

两人视线停顿数秒后,南玉眼睛也是瞪的极大,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不好,计划暴露了!”

不过离近后再看此人,面相依旧蛮横,果真不是什么善茬,况且这世道不太平,他深知江湖险恶,看他这样子妥妥反派无疑,被抓到一定没有好果子吃,脑子不再多想,拿起手中的鞋对着那人的脸便是猛的一扣。

男子刚想问这小子有没有见着什么人路过此地,可话才说到一半,脸上已是出现一个红红的鞋印。

口中连忙喊道:“嘿,你小子给我站住!”

“知青师兄!”青涩的女声叫道。

“你在原地等待,我处理完此事后速速就回”男子本就因为宝物被偷有些恼怒,无处发泄,他也万万没想到竟会有人撞在他枪口上,男子背着身子大声说完后,又抄起宝剑向他追去。

南玉一见这状况更是向着那林子里撒命的跑,途中却不小心被石头绊到从那斜坡处滚到了林子里,只能勉强站起身子,想要跑过那个如疯狗一样的男子,可能要再练一百年吧,不过他似乎叫知青?

完了完了,好像搞错了。

“这下看你往哪里跑!”

南玉见着一幕吓的更是停在原地不敢动弹,眼睛不自觉瞅了眼他手里那银闪闪的利剑,心里便咯噔一声,再加上对方这种语气,使他害怕至极,心中也是决定下跪求饶。

“大侠饶命!”

说这话时的声音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单膝下跪,一手将部分银子取出,毫不犹豫的奉献而上,大哥求放过。

知青看了眼诚恳认错的南玉,心里的气也是削了不少,不过还是不能忍。

扑哧!

装碎银子的袋子被一剑刺破,七零八落的洒了满地,南玉刚略微抬起头来,只见知青迎面便将他脑袋踩紧,脸压在土路上。

“我乃青水门大弟子,我且问你,是否见着有一位金发的女子”

南玉感觉脸是火辣辣的疼,这人的脚力怎么会如此之大,不过听他语气来看,完全不像是会放他离去的人啊。

“我见过我见过!”

嗯?

既然已经走投无路,索性指个方向好了。

“她就在那里!”

知青的眼睛没有犹豫,顺着南玉手指的斜上方便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