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没有感情的黑白骑士和她们》第一卷与神为敌的战败者 六十二赌约

毕竟夜晨和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和那个神界也有很大的关系,晨夜这样想着,但是他没有插嘴。

米娅对那个名叫卡欧斯的主教的审问还没有结束,她动了动架在卡欧斯脖子上的冰剑,语气冰冷的问道:“这么说你承认你杀了主教百给的罪行?之后的行动都是为了嫁祸给这个男人。”米娅瞟了一眼站在旁边带着不明微笑的晨夜,好像有些不甘心。

“我承认。”卡欧斯没有狡辩的意思,因为这已经完全没有意义。

“很好,关于你的事情我们会上报给教廷,但是现在你必须由我国收押。”米娅的不容置疑的说道,她伸出手从腰间的储物袋中拿出经过魔力附加的手铐,扣住了卡欧斯和萨姆。

“等等。”一直没有作声的晨夜此时拦住了米娅,没有让她把两人带走,“我有问题要问他。”

米娅冷冰冰的眼神中出现了疑虑,但她没有拒绝晨夜,表情没有任何波动的说道:“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足够了。”晨夜走上前面对着卡欧斯,笑眯眯的看着他,在这个少年的注视下,卡欧斯感到内心一阵发毛,心情很是不安。

“你说?教廷邀请到了一位主神是吗?”晨夜对卡欧斯施展了刚刚对萨姆使用的真言魔法,因为他不想花费精力去确认卡欧斯有没有撒谎。

“这件事教廷所有的人几乎都知道。不可能有假,而且教皇大人还说主神大人已经驾临教廷。五天后就会为教徒们施以祝福。”在真言魔法的作用下,卡欧斯没有任何犹豫就把情况说出。

“哥哥,你对主神很感兴趣吗?”莉艾尔见晨夜盘问主神的消息,疑惑的歪着头靠近了晨夜。

“说成是感兴趣,倒也没有错。”晨夜站起身向米娅点了点头,后者虽然没有回应,但还是把两人给押送了出去。

“莉艾尔,这几天我有可能会离开。”晨夜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有的只是一脸的平淡冷静。但是感觉又不是那么简单。

听到晨夜的话后,莉艾尔楞了一下,因为这是哥哥第一次叫自己现在的名字,看哥哥现在的表情,别人可能会觉得很正常,但是莉艾尔却知道,晨夜的正常才是最不正常。“哥哥,你是要去教廷吗?”

晨夜没有否认,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哥哥,一定要去吗?”莉艾尔低着头,言语中带着些许的纠结。

“对。”晨夜没有看向莉艾尔,“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等我确定。”

这件事情何止是重要呢,这次要确定的是降临的主神是不是那个神呢?

普通的主神根本没有能力实现人类的愿望,除非是那个,她现在应该很强大了吧,毕竟她得到了最想要的身体。

不过,就算她再怎么强,自己也不会甘心的吧,毕竟自己一直想亲手杀死她啊。

“哥哥,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莉艾尔抬起头,神色认真,脸上浮现出了两朵红云,“你,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实话?”晨夜问道。

“嗯。”莉艾尔伸出手握住了耳边垂下的一缕青丝,卷起又放下,眼睛也偏了过去。

“我很讨厌你。”晨夜的语气平淡,没有理会身旁身子一颤的莉艾尔

“欸!”

“不仅仅因为你是一个人类。你是一个公主,你说过你以前是我的妹妹,那么我猜想,你应该是重生了,重生在这个公主的身上。在夜晨有强烈情绪波动的时候,我的意识会和他共享,而我第一次见你,是你阻止了夜晨杀掉那些挡在那个勇者面前的那些平民的时候。”

晨夜转过头,眼神中划过一丝冷漠,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晨夜平淡的语气转变成了凶狠,脸上满是不屑,“无比的令我恶心!”

莉艾尔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躺在了床上,手背放在了自己的如羊脂般白暂的额头上,眼神迷茫的盯着吊灯,回想起哥哥今天对她说的话。

“你总是一副至善纯洁的模样,你高尚,你善良,你劝人不要作恶,学会原谅。你就好像一朵白莲花高高在上,不会触碰到底层那些肮脏的污泥。他人的苦难和经历过的折磨,你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体会过,所有你根本没有资格去教训和劝导他们善良。而就算你有过苦痛的经历,那么一定有人帮你承担了那份苦痛,你这朵纯洁的白莲花,在快要被污泥接触到时,被枝蔓强行托了起来,让你免受了污泥的沾染,不然你绝对不会是现在善良高尚的模样。所以,不要拿出那种姿态,我很讨厌。”

“我真的错了吗?”莉艾尔轻声说道,语气有些哽咽。她闭上了眼睛,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不知过了多久,莉艾尔坐了起来,脸上的柔弱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从没有过的刚强和坚毅,“哥哥,果然我还是没有那么容易说服自己,所以这次我要和你一起体会那些所谓的黑暗。”

“你要和我一起去?”晨夜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那番发言后,这个便宜妹妹没有因为伤心而颓废和疏远自己,反而提出要和自己一起前去教廷。对此晨夜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哥哥,我们来打个赌吧?”莉艾尔心中偷偷打起了小算盘,自信的指着晨夜说道,“你说我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女孩,所以想法很是幼稚,那么我要给你证明,我的想法不是幼稚,是正确的。”

“你为什么要打这个必输的赌呢?”晨夜没有把莉艾尔的话放在心上,他已经知道她想干什么,但是没有说破。

“你不敢吗?”莉艾尔很是骄傲的抬起头看着晨夜,眼中透露出失望之色,“看来哥哥才是那个只会说空话的人。”

“激将法吗?”晨夜摇了摇头,虽然这种手法很低级,“但是我就吃这套。”

“这个赌约我答应了。”

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晨夜这样想道。

此时坐在前往教廷的马车上的幻月打了一个喷嚏,“神会感冒吗?”幻月有些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