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不嘛不嘛》报复 第157章上野香

“班长南哥,你们怎么也来了?”鲁秋道那泛黄的脸此时煞白煞白的,他是偷偷出来的,如果被逮住,是要在班上当众做检讨。

鲁秋道一个劲给我挤眉弄眼,这是咋回事,她怎来了?是不是你把我卖了?亏我拿你当兄弟,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秋道同学,运动会期间怎么不在学校啊!我们班男生女生浴血奋战,拼命杀敌。你却在这逍遥快活?”苏沐雨冷着脸质问。

鲁秋道捂着脸,班长这是来捉人了。不会是班主任点名,发现他不在,所以才让他们前来找我,这就更不好交代了。

“班长大人,在学校太枯燥,闷得我发慌,就来这边散心。一时忘了通知你,就是这样,只是散心而已。”说出这句话鲁秋道松了口气。

“这么说你是一个人来这边?”苏沐雨眼睛斜睨,瞅着一旁抬头望天,看似和自己没关系的赵蔷雅。

“对,我是一个人。”鲁秋道怕他们把赵蔷雅也牵扯进来,那样以来可就有恋爱嫌疑,这在学校可是死罪。

“哦,一个人?”苏沐雨邪邪一笑给我递了个眼色。

这么多年的配合,让我跟苏沐雨有了一定的默契,仅仅一个眼神我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好美女,请问你认不认识这个,长相极其猥琐的男生?”我来到赵蔷雅面前,一瞬不瞬盯着她的胸。

“不,不认识。”

赵蔷雅提了一下领口衣服,向后退了两步。

“不认识那就好,我还担心你是她女朋友。你听好了,我现在是打劫,把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

“学长,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要干嘛?”赵蔷雅见过这位学长,当初还替别人给她送情书。

“不干嘛,就是劫财的同时劫个色。学妹没有男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干脆咱们凑一对得了。”我搓了搓手,色迷迷盯着那对大白兔,向赵蔷雅逼了过去。

“学,学长,请你放尊重点。”赵蔷雅不知道他们唱的是哪出,学长前进一步,她就后退一步。三步之后,她靠着鲁秋道后背。

“南哥,朋友妻不可欺,你太没良心了,亏我还把你当兄弟。”鲁秋道上前一步,挡在赵蔷雅身前。

“秋道同学,你想怎么死?刚刚说了朋友妻不可欺,对吧!我这里有一百零八种死法,你选择一个。”苏沐雨抽了一双筷子,从锅内夹了一块肉。

“好吃好吃,蕊蕊你也尝尝看。”

“可以吃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蕊蕊才懒得掺合大人间的事情,只要有吃的就好。

“喂喂,班长,我还一口没吃,给我留点。小萝莉给哥哥留一口啊!”鲁秋道急的抓头发,今天被抓到了小辫子,真够憋屈的。现在已经是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只求手下留情。

“变态大叔,告诉你哟!三年牢狱,你要是敢碰我,我就让警察叔叔来抓你。”蕊蕊蹲在石锅前,大口大口吃着锅内的竹笋炒肉。

“你们,你们给老实人留条活路好不好?求班长大人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来世俺做牛做马,报答你们。”鲁秋道馋的舔着唇角,好不容易做的饭,就这样拱手相让了。

“谢谢秋道同学款待,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了。用这一锅烂石笋就想贿赂我,让我在班主任面前为你美言几句,真是卑鄙。说吧,你想怎么死?”

鲁秋道脸庞一阵抽搐,这可是好不容易从外地弄回来的,花了大价钱的新鲜竹笋。“我还不想死!”

“沐雨你给我留一口!我还没吃,一路走来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赏我一块可好。”

“想吃啊,这是最后一块了。”苏沐雨自盘子里夹起一块很肥的肉肉,一口塞进了嘴里。

“南南,这么难吃的东西就不给你吃了,万一拉肚子怎么办?”

卧槽!

卧槽!

苏沐雨太狠了,吃了别人的不办事不说,还口口声声说难吃,最后一块肉也进了她口中。说什么怕别人吃坏肚子,腹黑至极。

“看把你俩吓的,”苏沐雨俏皮地做了个鬼脸,鲁秋道看到班长这个样子,悬着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抚着胸口:“我以为是班主任让你们来找我,吓死我了。”

“黑子,你和这位学妹什么时候发展成这种关系的?还口口声声说把我当兄弟,也不提前说一声。”

“保密保密,”鲁秋道嘿嘿笑了笑,牵起赵蔷雅的手。

在桃花岛玩了半天就各自回去了。

“哥哥我走不动了。”

“所以……”

“背我!”

妹妹这种生物真是的,哥哥就是免费的提款机婴儿车,还的自备电源,“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呵,就知道装傻!”

蕊蕊两手叉腰,目光灼灼看着我,看样子非常不认同我的说法。

“别动不动就叉腰,太难看了,别说我认识你。我可没有这么不可爱的妹妹。”我仰头向校门走,倒不是说蕊蕊动作不好看。我怕时间一长,她自然形成这种习惯。妹妹通常对哥哥比较依恋,蕊蕊自然也不例外,当她的某些行为得不到身边人的认可,讨厌的话,自然会摈弃。

“知道啦,等等我。”

当我们回到家时,门上挂着一个快递盒子。不是很大,两根筷子的长度。盒子递给蕊蕊,我用钥匙捅了半天门,插不进去。

“奇怪!”

低头看去,不知道哪个丧尽天良的家伙,用胶水给封住了。

谁家熊孩子干的,这一天天的。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幸好有摄像头。自从得知蕊蕊是装病,我就把浴室的监测器弄到了门口。这下小贼跑不掉了:“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来。”

嗯!

胶水的话,用打火机应该能把胶水融化出。要是找那些开锁的,肯定要坐地起价。上门服务,没有五十块钱人家不干。距离远还要另外加钱,能自己解决我就自己解决,没必要白白花钱。

啊……

身后突然传来蕊蕊的尖叫,还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怎么了?”我慌忙跑过去,蕊蕊靠在墙上,一手捂着小胸脯,眼睛瞪得很大,看向某个角落。

地上是一只血淋淋的手臂。

手?我也被吓到了,那只手从外表看不出来真假,搞不好的报警。当我走进并没有闻到血腥,我踢了一下,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落在地面弹了几下才停止。

恶作剧,若是真的手臂,是没有这么大的弹性。忍着反胃的身体反应,捡起这个断手。捏起来软软的凉凉的,是橡胶材质。

“别怕是假的,”我拿起这个假手塞进盒子中,扔到楼梯旁的垃圾桶。地上一张纸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张A4纸,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

“南瓜,你有没有被吓到?我猜啊,肯定吓得尿裤子了。哈哈……”

“上野香。”

信纸右下角的名字,犹如一根刺卡在我喉咙,让我十分恼火。好多年都没有看到了,竟然再次出现,还是这种恶作剧的方式。

两手一撮,纸张揉成球砸到垃圾桶。同时我向垃圾桶跑过去,捡起那个盒子,上面没有任何信息。这样看来不是快递员送过来的,倒像是自己亲自跑过来的。没错,没错,想要把门锁堵死,除非人在身边。也就是说她亲自找到了我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家的住址一定是萧一可告诉她的。

“别让我看到你,否则让你有来无回。”

"吓死我了!"蕊蕊拍着胸口跟在我身后,对刚才的一幕荏苒历历在目.

“没事,就是小孩子的恶作剧,没什么。”我牵着蕊蕊,刚刚她被吓得不轻,脸煞白煞白的。

在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一个防风打火机,这才到楼上。锁眼的胶水加热溶化,一股脑流了出来。我又把钥匙加热捅进去,门才打开,进入房间我立马打开电脑察看监控。

一个黄毛短发女生,脸上画着很浓郁的妆。上身是低肩黄色衬衫,下身是蓝色牛仔短裤。臀部特别大,跟整个身体不协调。她在门口敲了三下,确认家里没人,这才用胶水堵住锁眼。当她放下盒子,抬头间看到了上方的监测器,做了个鬼脸,扭了几下屁股才离开。

她的妆容非常浓郁,我也看不清她的脸。不过她再次出现时,我一定能认出来,显示的时间是12点23分。

这几个丫头片子,我非常清楚她们的性格,不是那种玩弄一下就没事了。知道我的住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蕊蕊留在家里反倒是不妥。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呀,太坏了,坏女人。”蕊蕊看到监控视频抱怨道。

“有些人就是这么坏,所以这世上才有好人坏人。吃了晚饭我送你回去,等我抓住这个坏人,你再来我这里好不好?”

“好!”

“哥哥要不报警吧,让警察抓坏人。”蕊蕊怕哥哥被坏人欺负,要是再遇到上回那样的坏人,哥哥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