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0节

感受到那不寻常的波动逐渐靠近,她头也不回加快脚步,回到岸上后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心里刚刚升起一股庆幸,还没来得及完全体会到就无影无踪了。

李藤看着岸边受伤昏迷的三人,忽略掉伤势更严重的陆晗羽和季唐,她直接冲着另外一个人走去。

林子桑,就是他坐收渔翁之利,前世自己不仅失去了改变自己资质的机会,还被他所杀,连命也丢了。只是她想要报仇的手刚刚举起,还没来得及手刃仇人就被身后的声音所打断。

“咳咳……你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三人中陆晗羽的修为最高,季唐尚是筑基期剑修,而林子桑虽然与她同为融合期,却是一名药师,在那灵兽攻击时不仅没有起到任何辅助作用,甚至连躲也不会躲。

也幸好是因为这一点,他及时对自己吃了护体的丹药才不至于丧命,反而成了受伤最轻的那一个。

※※※※※※※※※※※※※※※※※※※※

第一章来啦

大概一小时后会再更一章

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我会努力的,接下来剧情会更流畅一些吧,我去码字了

第50章 第五碗汤

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陆晗羽的眼睛不自然的眨了眨, 她应该假装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吧,自从自己的可探视范围变大之后, 这个人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如今却出现在这里……。

“姑娘你好,我是一名药师,你们可是需要什么帮助吗”?

李藤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声,真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害死自己的还有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都在这儿了,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的捉弄。

“那就有劳姑娘了, 还请护送我三人回陆氏学院,我乃院长陆洪之女,到时必有重谢”

陆晗羽忍下笑意, 假装不认识吗?就算是想否认过去的所作所为,也不至于当做陌生人吧, 毕竟自己的这张脸在学院里面应该是无人不晓吧。

“还真是凑巧,我也是陆氏学院的学生,这就算不上什么帮忙不帮忙了, 顺路而已。”

李藤顺话接下,这个时候她还不曾利用季唐让陆晗羽知道自己为所做的一切,所以对于这种天之骄女来说,此刻的自己应该就是个普通的路人吧。

也罢, 就当做日行一善, 总归是顺路, 毕竟此刻也不适合拂袖而去呀,待回到学院之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可是一个时辰后,李藤就为自己的善举付出了代价,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哪怕是得罪了这几个人他会视而不见的离开。

本来自己一个人御空而行两个时辰就可以回到学院,如今拖着三个人要用多一倍的时间不说,只是这在半路上突然就吐血不止是什么情况?

自己再怎样着急赶路也不至于连别人的死活都不管不顾,她只能被迫停下,却发现此刻地处荒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总不能把受重伤的人放到地上,另外两个又是男子要避嫌,不得已李藤只好将陆晗羽横抱于怀中,略有些不情愿的问到:“你怎么样,要不要紧,这样赶路不是办法,不然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学院找院长来为你们治伤”。

她刚问完就知道自己是得不到回答了,怀里的人咳血不止,关键是脸侧过来,把咳都到了她的衣服上算怎么回事,从前怎么不知道陆晗羽行事这么没分寸。

“姑娘有所不知,我这位朋友刚进入融合期,许是修行速度过快,丹田略有不稳,所以我们此来是为了益心草,来炼制筑元丹。只是没想到我们低估了那守护兽,合我们三人之力竟然不堪一击”。

林子桑早在预知危险的时候就服了护体丹,所以是三人中受伤最轻的那个,季唐伤势只比他略重一点,在路上服了丹药已经好转。只是陆晗羽几乎挡住了那守护兽的全力一击,所以是伤势最严重的那个。

话刚说完,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姑娘看过来的双眼是夹着利刃一般,好像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一样,林子桑皱了皱眉,他确定不曾见过这个人,难道无意中有得罪过?

李藤暂时按下自己的杀身之仇,她看向怀里依旧不见好转的人,犹豫了片刻不确定的道:“只要吃了筑元丹就可以吗”?

“若是有筑元丹,陆姑娘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只是此刻我们去哪里找筑元丹”。

季唐看着李藤,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面前的这位姑娘不似表面这么简单,待他看到李藤拿出益心草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原来这位姑娘是位趁火打劫之辈,他们三人被守护兽打得险些丢掉 Xi_ng 命不说,这位倒是悄悄的顺手牵羊了。然而此时他们是有求于人,别人一没偷二没抢的,凭自己双手拿到的东西,谁也不好说什么。

一棵益心草最多炼制两颗筑元丹,在场身为药师的只有她和林子桑两人,鉴于前世林子桑背后伤人取她 Xi_ng 命之事,李藤不敢让这个居心叵测之辈来炼制,谁知道这人会不会趁火打劫呢。

她权衡利弊之后,干脆直接席地而坐,右手搂着陆晗羽的肩把让她半躺在自己的双腿上,然后用一只手开始炼制筑元丹。

虽然自己现在是筑基期,但前世自己可是融合期的药师,炼制筑元丹不在话下,除了灵力花费过多有些疲惫之外,不出半个时辰两颗筑元丹就炼制好了。

林子桑和季唐两人被眼前的女子震惊到了,单手施法炼药只用了小半个时辰,而且还是筑元丹这种难度的丹药。林子桑自问是做不到如此熟练与顺利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怎么看都只是筑基期的药师啊,然而接下来的场面更令他们震惊。

不管其余三个人还在看着她,李藤率先将其中一颗筑元丹放入自己口中,到手的丹药不吃到肚子里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还在自己手里,她两世为人从来不会把放在眼前的好处让给别人,只有属于自己的才是最实在的。

之后她才把剩下的一颗喂到陆晗羽的唇边,好在怀中的人已经不咳了。忽而,她拿着丹药的手一收,让林子桑和季唐的心都为之一紧,难道这女子反悔了?

从始至终唯一面色如常的大概就是陆晗羽了,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之所以修炼速度变快,修为提高那么多,不就是因为眼前的人吗?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小时候刚学会御空飞行那会,新奇又兴奋。

李藤看了眼嘴角仍有血渍的人,从储物袋中拿出自己水壶,然后递到陆晗羽嘴边,示意她漱口之后再服药。

之后的场景就是一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三个人旁若无人的打坐调养,如此耽搁下来,夕阳已经近西山,好在陆晗羽和林子桑、季唐三人的灵力已经基本恢复,虽然还需要修养几日,但已经不需要李藤带他们回去了。

各自施了个清身决,雪白的道袍又恢复了洁净如新的样子,任谁也看不出主人之前的狼狈。一路疾行回到学院后,看着直奔任务堂的三人,李藤有些郁闷的站在原地踌躇着要不要跟上去,不一会她又认命般的追了上去,再不交任务就过时了,只是顺路交任务而已,有什么好躲的。

等她走进任务堂从储物袋中拿出那筐雪灵鱼之后,站在前面的三人又陡然转过头来,李藤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眼筐里的鱼,没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