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七月岸《一碗孟婆汤》第62节

将自己的心思偷偷藏在心里,一藏就是十几年。此刻他被陆晗羽突然得低头一笑所惊艳,也没有注意到脚下已经跟着转变了方向。

待身边的人停下,眼前并不是剑修课堂,他收回偷偷打量的眼神,就看到了曾经尾随他们偷了益心草的人。这不是那个小贼吗?一个女子如此行径也算是厚颜无耻了,如今是挟恩图报来了?

还不等季唐想出什么话来讽刺这个小贼,下一秒他就看到一双纤纤素手接过了李藤那难看的锦盒。

而这双手的主人是陆晗羽,季唐的眼神微微眯了眯,他不允许任何人觊觎自己的女孩,更何况还是一个如此人品的药师,谁晓得那锦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万一是害人之物呢?

“晗羽危险”,心随意动,季唐忘了哥哥耳提面命要自己三思而后行的话,伸手将陆晗羽手上的锦盒打翻在地。

只听咔嚓一声,是瓷器碎在地上的声音,一对青花瓷茶杯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而这对杯子已经摔碎了。

李藤选这对杯子送给季唐是有深意的,既然发现自己是坦荡荡的君子,又从书上看到了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她就决定了要送一对水杯给未来的朋友。只是没想到在自己不准备再送出的时候,看着径直走向自己的三人,她还没想好该说什么话来打个招呼才好,就眼睁睁的看着陆晗羽毫不客气的从她手中拿走了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

最令人无奈的是她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礼物讨要回来,一瞬间自己千辛万苦用来结交朋友的水杯就碎在了地上,而罪魁祸首正是季唐,所以谁来告诉她一对杯子有什么危险。

场面一时有些诡异,呈三角位置站立的三个人齐齐盯着地上的瓷片没有说话。

此时待在季唐身后的林子桑敏锐的发现,一向对人对事都淡然的陆晗羽神色变了,怎么看都像是女孩子发怒要生气的前兆。

“季兄真是的,就算你紧张陆小姐,也不要太着急嘛,再怎么说李姑娘也救过我们,又怎么会害陆小姐呢,还好只是水杯,你还不快赔给李姑娘。”

林子桑自以为聪明的为季唐解围,他言明是赔给李姑娘,所以这对杯子摔的是李藤的,陆晗羽自然就没有责怪的理由了。

“李兄说的是,都怪我眼拙没有认出是李姑娘,还以为是什么宵小之辈想暗害晗羽,不知道这杯子价值几何,我这就赔给你。”

季唐眼神不善的盯着李藤,之前偷了她们的益心草,如今又来送杯子。事出反常必有因,如此处心积虑的接近晗羽必有所图,他是不会放任这个人不管的。

“不必了,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本来…”这本来就是送给季兄的,李藤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咽了回去,她看向将碎瓷片都收入储物袋的人,本来想说的话莫名就不愿意再说出口了。

“不必,我喜欢的是这对杯子”,陆晗羽打断李藤的话,然后自顾着挥手将已经碎了的两只杯子收入储物袋中,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储物袋里,那些破碎的青花瓷碎片又重新组合在一起,恢复了之前完好无缺的模样。

她面色冷清的转过身,眼神略有深意的掠过李藤,之后没有再看身后两人一眼就去了课堂的方向。

季唐此时也察觉到了陆晗羽的不悦,他脸有些意兴阑珊的低下头,然后又突然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横眉瞪了李藤一眼,连招呼也不打一下就向着陆晗羽的身影追了上去。

“李姑娘莫要见怪,季兄也是关心则乱,这点银子你且收下,我待季兄给你赔罪了。”林子桑自怀中拿出十两银子,将面子功夫做得滴水不漏,充分体现了自己的高尚人格。

最重要的是,就在刚才他发现眼前这个颇有天赋的女子竟然已经融合期药师了,才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修为就提高的如此迅速,根据之前所打探的信息,这个人的年纪好像比陆晗羽还要小上一岁,只可惜是个药师,不然这陆氏学院的第一天才非她莫属了。

可恨这世人皆轻看药师,因为一个所谓先天资质就否定了他们的未来,明明药师届有修炼天赋的比比皆是,哪里弱于那些自以为是的剑修了。

林子桑想起自己无意中发现的秘密,只要得到陆家改变资质的方法,他就能改入剑道,想到这他连看李藤的眼神都顺眼了许多。

※※※※※※※※※※※※※※※※※※※※

今天一更,明天两更~

该吃晚饭啦,各位心情要美丽哦~

感谢‘和景宁’同学辛苦捉虫,错字已改~

第52章 第五碗汤

看着眼神闪烁着奇怪光芒的林子桑, 李藤略有些不舒服的避开视线, 随即也冷了神色。既然未来的朋友已经走了,她就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对曾经的杀身仇人有什么好脸色了:“不必, 告辞”。

大概是出门前忘了翻一下黄历, 今天不宜送礼,也不宜结交,所以只能遗憾出师未捷了。

她也没有再回自己的药师课堂上,而是直接去了藏书楼,看了眼这一个月以来所整理的毒师手扎,结合前世所学, 这把玉部首查已经看看过一遍,她现在已经能控制自己在释放灵气的时候引入毒气,只可惜现在手上能接触的动物太少, 所以她炼制的毒药最多能在与人对战时让对手短暂的神经麻痹一下。

炼毒早已熟能生巧,引毒入气也已经成功掌握了, 这些手札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太大作用,然而多看几遍总归是有好处的,或许在某个瞬间就会有新的领悟呢。

将引毒入气的那几篇单独挑选出来, 准备再详细看一遍,她打算去学院外找一些剧毒之物来炼制,日后也能出其不意的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再不济也能拖一下时间, 留个保命逃跑的机会。

太阳缓缓南移, 眼看着就要到正午, 剑修课堂上,陆晗双目失焦的看着老师张合的嘴,神识悄悄的查看起储物袋里的两只杯子。

是普通的青花瓷茶杯,两只一模一样,除了看起立是一对、外观勉强算好看之外,看不出来还有什么独特之处。

杯子……一对?一对杯子……一辈子?

诧异的回过神来,她微微摇了摇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都压下,既然不解其中深意,就去问一下送这对杯子的主人好了。

半个时辰后,季唐望着陆晗羽远去的身影,牙齿忍不住上下打架,那方向明显是去药师课堂,晗羽认识的人他都认识,除了林子桑外只有那个人。

虽然如今大路上女子相互结为道侣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所以那个低 J_ia_n 的女药师打的是这个主意吗?看来有些事不得不做了。

此刻陆晗羽茫然的站在药师课堂外,万万没想到自己扑了个空,她甚至连李藤的去处都没有问出来,更有甚者像是第一次听到还有这么一个人。

陆晗羽忽然发觉这个守护了自己两年的女子似乎没有什么存在感,明明已经突破筑基期,在药师课堂上可以超越林子桑的修炼速度,如此天赋出众却默默无闻,这样的女子想找一个出色的剑修应该很容易吧!

可自己对她的了解也仅止于此,片刻后她咬了下唇,向着任务堂走去,青色的发带随风飘扬,暴露了主人急切的心思。

从小就在学院里长大,她可以说是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此刻找起人来却比想象中的难,任务领取记录上也没有,陆晗羽在原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