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韩非情《双生子》(十二)

海上的巨轮缓缓起航,我站在船舷见上海港口真大,不禁欢呼起来,我没有发觉,在港口繁忙工作的人们之中有个人将阴冷的目光投向了我,后来我知道他是甲鼠,他一直悄悄打探我和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为何总是想要得到我,和他。

船上的日子很快乐,我见到黄头发碧眼的外国人在甲板上跳着踢踏舞,非常的新鲜,很好看。待我回眸看向他时,他端盘子走来,侍候那些阔气的老外。

夜晚,舞厅里灯光变换不同色彩,他还在端着盘子,我见他一身行头显得十分帅气,走过了他身边时取走了一杯红酒,他看看我,在我耳边说:玩一会儿就回去!

嗯,好。我点头,我在微微的醉意里,看着他勤劳的背影,不由得开心起来。

几天后,我和他下了船,按照事情商量的结果,我跟着他回到了他的故乡,他说他的故乡是非常美丽的地方,我一见之下果然如此,连绵群山,潺潺溪水,片片梯田。

他故乡的人淳朴善良,对我也很友好,那开始的生活很是愉悦,只是好事都是不长久,不知具体为了什么事情,他将我关在了家里,哪里也不让我去,我以为他吃醋了,山里的男人追求女人的方式很开放,他们教我取下叶子吹哨子,他们教我插秧,他们也会送些新稻米给我,我见他们是好意,也从来不拒绝。

被他关在家里,我就拾起了女红来做,缝了几个小荷包送人,送给那些好男人。

你是要勾引他们吗?

听他这样说,他终于醋意大发了,我想,也就不再缝荷包,尽量顺着他的意思,毕竟他都是为了我好。

就这样过了几年,很快就是春天,山里几乎是在一夜春风中发生了巨大变化。

侵略者终究是败了,兵败就如山倒。我这才知道他参加了所谓的抗战,所以知道外面很凶险,所以才一直不让我出门,免得侵略者伤害我。

这天的天气特别好,我梳好了两个辫子,趁着他出门,我也后腿就溜出了门。

我就这样遇到了货郎,吃了他卖的麦芽糖,一直昏睡,醒来时在一个山洞里。后来的事情就都明确了,那轩辕九子豢养成了精的黑狼和白狐,让它们两个化作人形绑了我这个肉票。他终于来救我,可是却受了很重的伤!

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山洞里,我看着他躺在地上,鲜血流淌,使出了浑身解数挣脱了绳索,扑到了他身旁,还好有的救,我在山上找草药,我娘教过我如何识别伤药。

就在我回忆娘教我的草药知识时,我的元神悸动,我想起来了,娘说过我还有个哥哥,我试了试,元神还是虚弱,不能够开启法眼。我想了想,不用着急,我可以等到元神好了,再在人群中找我哥,我那个异卵双生的哥哥!

虽然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哥哥很是不容易,我却没有多想,哪里知道,后来,终于有一日我元神修补的差不多,我就开启了法眼,教我一时间就找到了哥哥!

……

其实黑狼和白狐只是报答轩辕九子的恩情,他们才掳掠了我,然后,他终于找到了我,他和两个畜生打了一架,这一架打得很是凶险,他找到我时,只剩半条命!

禁锢我的法术消失后,我找到草药,每日陪着他,给他灌药,给他找吃的,时光过得很快,真是应了那句“山中不知岁月长,奈何人间百年苍”。

他醒来时,就在洞口布置了结界,黑狼和白狐也进不了洞里来,我就日夜陪伴他,直到他完全恢复。

山洞里一日就是千年,这有些夸张,只是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过得快罢了,我和他回到了小屋时,听说当地已经完全解放。

我和他见人们载歌载舞的欢庆了几天,相互看看也是心情愉悦,毕竟日子太平了!

好日子总是不长,新建立的和平还是有些反叛力量在捣乱,我就猜到他心情不好,问他,他说:其实,轩辕八子现在是敌特,他们随时可能找上门来。

我低垂眼眸,说,我知道,他们是我和你的宿敌。

我还说,不如你娶了我吧。

他抿着嘴,不置可否,眼光却是发直看着我。

那段时间比较难熬,我看他终究是没有要娶我的意思。

我也知道,我和他兄妹相处久了,周围的人们也以为我们就是兄妹,所以……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

不多久,他开始向我传播某种精神追求,大谈人生理想,我心里想着,他可能是加入了某组织,得到了组织承认,现在又来发展我加入。

我想着,他有追求就好,我又何必加进去呢,他追求进步,却不来追求我。

我执拗的毛病犯了,我说,好像也没有要求一定要加入组织啊,他说我就是不思进取,我和他斗了几句嘴,终于他生气,一甩袖子走了,这一走就是几个月。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喜欢上了屋后的田野,常常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我有时间,又是见不到他,所以将功法修炼又提上了日程,我的元神本来受损,知道要修好了很难,反正我也不急,遇到事情他能救我,可是我真的轻敌了,我以为轩辕八子不会找上门的。

这一天我期盼着他何时归来,实在无聊,就在院子里扯了根竹子,拿柴刀削了几根篾,学着他做风筝的样子,将骨架做好,拿来了剩下的米粒当做胶水,将旧报纸剪了糊好,做好了一只风筝。

我一瞧也觉得满意,系上丝线就出了屋子,跑到屋后,趁着吹面的凉风正好,把风筝放上了天!

碧蓝的天空没有几朵云彩,我的风筝成了一种点缀,我看着真是新鲜,一时忘情,唱起歌来: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我正唱着歌,躺在草丛里,心情好的不得了,就听一个沙哑的嗓子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一惊,迅速爬起身来,扭头看去,不像是附近的住户啊,他是谁啊?

他呵呵笑着,长了肉瘤的鼻子看起来怪怪的,那眼神不像普通人,我这几日修炼捡了些便宜功法,一看他就是有功法的人!

我不自知,不知道能不能够斗得过他,心里虽慌,表面上却不显现出来,说:我就是在放风筝啊,这位大哥,你……做什么来的?

他呵呵笑了几声,寒霜,都过了好几年了,也难怪你不记得……不记得我。

我应该记得你吗?我反问他,心里越发觉得他是一个不速之客,可他究竟是干什么的呢?

周围起了风,我没有听清他接下来的话,只是隐约觉得十分不妙!

你的哥哥呢,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我哥哥?我第一反应是他居然知道我有个哥哥,他要么是知道我的前世,要么就知道我的现在,反正,我确实有个哥哥,前世有的,今生我还没有……没有亲哥哥,他虽然逢人就说我是他的妹妹,他是我的哥哥,可是内心里我没有认过!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哈哈,寒霜啊寒霜,我和你可不是一般的关系,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们兄妹,一直在找你和他!

我心里吃惊,全身一阵寒凉!

你不记得了,我可是和你好过的……哈哈哈!

他仰天长笑,我心里一个激灵,我这几日元神有些开窍,似乎对他隐约有些印象,可是怎么也没有实际的联系的记忆,于是越来越迷茫。

我和你欢好过!他不耐烦的解释道,双手手心对手心还合在了一起,好像代表什么暗示!

我已经想了起来,想起来了远在上海的那个狭小的柴房,只是隐约有点印象,我是不是认得他?他怎么对我说……我和他欢好过?

你没有对我做过什么吧?我慌里慌张的就问出了口,我开始明白了,他好像是想提起一件我不好启齿的事情,想借此来羞辱我!

他摇了摇头,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我和你好过,怎么会再伤害你呢?你不知道啊,我找到你十分不容易,我几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我还找了两个妖怪帮忙,这才……才找到了此处!

两个妖怪,黑狼和白狐?我脱口而出!

对,是他们呢,你终于知道了我的苦衷。

什么苦衷?你,是你支使它们来祸害我和他!

他?呵呵,你还是不记得……你娘难道没有告诉你吗,你有一个异卵双生的哥哥!

我开始头痛了,我的元神虽然保存着这段记忆,可是我的头脑,我这个肉身的脑海里却将这段记忆封存起来了,我的元神受损,自然是不能开启这段记忆,而且,他还说了,我和他……竟然和他有过那种关系?

不会的!不会的!

我接连着在脑海里否认,我的大脑一开始就封存了一段记忆,这段记忆就发生在上海的那个夜晚,记录着的那晚我被眼前人欺负了?!

我手里的线轴掉落地上,遥远天际里的风筝终于挣脱了,它获得了自由!

我茫然的看着风筝坠落,一颗心空荡荡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你就不怕他,他及时回来这里?

我虚弱的问眼前这个,这个混蛋!

他轻蔑的笑了,他当初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嘛,也还不是合适的对手,虽然他防备了很多年,可是还是防备不了我!我是谁啊,我是甲鼠!十二生肖排名第一,十个甲子排名也是第一的甲鼠!

我对他说的十二生肖什么的不感兴趣,但他是甲鼠,我却想起来了,我的元神再清楚不过,我和甲鼠认识不是仅仅今生,前世我就认识他!

如果不是一直修行功法,我、他、我娘,甲鼠和他的几个兄弟怎么会掌握了世间少有的本事!

我能元神出窍,三魂七魄能够寄宿在人身上,我肯定是经历了几百年的修行!

甲鼠,我可以肯定,我和他的恩怨纠缠不止于今生,我和我娘、还有我娘所说的哥哥一定也是和他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怨!

我娘说过,她前世和仇敌斗的太狠,以至于带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我还在她的肚子里的时候,我的元神就受了伤,我很可能是在娘肚子里就知道仇人寻上门了,于是和娘一起对付仇人,只有这样,我的元神受损才说的清为什么!

你,你是不是和我娘也是敌人?

眼前这个丑陋奇怪的人,究竟和我娘是什么关系呢,是敌人的可能性最大!

甲鼠笑了,他说:你的娘嘛,也是我相好的,不好意思,我连你娘都看上了……

我气得脸色发青,恼怒到了极致,你还轻薄过我娘?!

那是前世的因缘,今生今世我可没有和你娘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有,也是和她的女儿,你,和你有关系!

我的脑子一时接触到这些信息,早已是不堪屈辱,我的元神知道很是不好,接着,我的躯壳就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阵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