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网络文学

鸽苏拉《万人迷》第204节

人中。

西莉幽幽转醒,踉跄地站起来。

尽管她四体健全、肤色白净, 但仍然给人一种苍白、虚弱之感,这种虚弱是一种精神上的脆弱, 仿佛她是被狂风吹来的一间衣袍……

而在那仿佛被痛苦折磨得瞬间枯朽的躯体中发出了无比沉痛的质问:

“古代人会为其修建庙宇的女英雄,现在却以异端和巫术的罪名被活活烧死!竟因为有大功于君主和国家而蒙受酷刑![1]”

人们受到她的情绪感染, 纷纷红了眼眶, 低声啜泣。

“砰砰砰——!”

突然响起砸门的声音,随着木门的倒塌,一队勃兰特士兵冲进来,里面的听众见状立刻嚷嚷着拔出剑来, 手持木凳当盾牌……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而西莉波纳则趁机从暗门逃出。

*

处死贞德是一场政治灾难,贝德福德公爵很快就会发现, 英国士兵并没有因此重拾勇气, 反而士气大跌。

想想看吧, 会为贞德之死而弹冠相庆的会是哪种人——

对英勇无畏的人绝不心怀钦佩;对爱护战友的将领也毫无感动。

当英国人唾骂着为国殉身的英雄时,滋长着的是他们内心的卑劣。

于是,无私奉献成了愚蠢,奋不顾身成了笑柄……

而自私自利和贪生怕死, 反倒成为了“成功人士”应有的标志。

当一个人嘲笑英雄的死亡时, 他自己的精神也将随之死亡。

恐怕贝德福德公爵和美滋滋数着钱的勃兰特公爵, 都不会预料到,贞德的死将促成英国人和勃兰特分裂。

从前勃兰特公爵为父报仇,绝不向查理国王妥协的行为,并视为是一种不屈服,是一个忠诚的儿子所应当坚持的热忱。

但现在,有道是“对比产生伤害”,有贞德明珠在侧,勃兰特公爵热血正义的行为,便一下子变得极其小家子气。身为公爵,不顾大局,本已有失体面,却竟然还干出背叛法兰西的下流勾当!

——不管是弗里西人还是勃兰特人,都下意识地把自己默认成法兰西人了。

勃兰特公爵勾结英国人祸害法国人的时候,贞德为了保护法兰西浴血奋战!

勃兰特公爵为了利益将贞德出卖给英国人的时候,贞德却愿意为了法兰西不计前嫌地宽恕他!

他简直不配和贞德相提并论!

勃兰特公爵,简直令人作呕!

人们并没有勇气去暗地里非议一个强势的公爵,但内心的不满终将化为行动上的懈怠……

勃兰特公爵的谋臣委婉地劝诫道:

“公爵大人,您维护家族的热忱与勇气,一向为人所乐道。但现在可怜的国王渐渐赢得了人们的同情,您如果在继续报复的事业,我恐怕人们会觉得您铁石心肠,过于冷酷……”

于是,勃兰特公爵开始跟查理国王眉来眼去,勾勾搭搭。

而由于贝德福德公爵的愤怒,与之联姻的贝德福德公爵夫人——勃兰特公爵的妹妹,将很快去世。

*

塔楼三层。

“……她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不放他出来呢?”

门外响起女人的声音,是吉尔斯的妻子卡特琳——如果被绑着结婚也能算正式结婚的话。

“这得看克拉翁大人的意思了。”

响起锁链的声音,厚实的铁门开了。

卡特琳端着食盘进来,吉尔斯躺在床上,双手双脚都链着镣铐。卡特琳坐到床边要给他喂饭,吉尔斯一直望着塔楼窗洞外的天空和远处森林的一角绿意。

他的声音异常沙哑:

“……谁死了?”

卡特琳不说话。

吉尔斯也不再问了。

只是一直盯着窗外的天空,眼睛透着缕缕血丝,眼眶微微泛着红。

尽管眼前的“丈夫”对自己一直凶蛮,卡特琳却感到 X_io_ng 膛中浮起一丝酸楚。

她将混了软筋药粉的麦粥混着面包喂给吉尔斯,轻声道:

“吃一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吃饭都是不行的。”

“我最近一直在做一个梦,”吉尔斯道,“他其实很怕疼的,每次受伤的时候,为了表现得像个勇敢的将领,总是装出十分轻松的样子,但一躲进帐篷里就会哭。”

吉尔斯停顿了一下,才道:

“我就想,如果我为他多受一点伤,他是不是就能少受一点伤呢?”

卡特琳垂下了头,递出去的勺子上的汤滴落下来,落在吉尔斯的衣服上。

好一会儿,吉尔斯转过脸看着她。

卡特琳喂他麦粥,吉尔斯低声道:“塞到枕头下。”

门口的士兵监视着里面,卡特琳的身体挡住了吉尔斯的脸。

卡特琳的手指抖了抖,将饭食都塞到了枕头下去,这才起身端着菜盘出去。

门又重新关上了。

吉尔斯挨了一会儿,不知道过了多久,上一顿饭的药劲过去后,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扯断了手脚的铁链。

“砰砰砰——!”

守门的士兵听到里面传来撞击声,一边赶紧叫人去报告克拉翁,一边对吉尔斯喊道:

“吉尔斯少爷,放弃吧!您是不可能打开这扇三英寸厚的铁门的呀!”

“放我出去,我要去找他!”

吉尔斯恼火地用肩膀撞向铁门,如果不是没日没夜地被喂药,门轴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他的撞击。

“您是说贞德吗?”士兵有些遗憾地道,“她已经被英国人烧死了。”

士兵听到门内传来困兽般的喘息声。

吉尔斯将所能找到手的所有东西都砸向铁门,但铁门仍然纹丝不动。“啊啊啊!”他向后跌撞,用双手捂住额头,发出似痛苦的嘶吼声。

走廊里传来铿锵的声音,装备齐整的武士们手持长矛列队在门前,防止吉尔斯冲出来。

吉尔斯撕扯着手边的所有东西,仿佛失去光明的盲人,在室内跌跌撞撞,突然他来到了那扇小小的窗洞前。

在绝望者的视野中,那仿佛逃出深井的唯一的光。

吉尔斯爬出窗台,跳了下去。

※※※※※※※※※※※※※※※※※※※※

[1]《英国史》

第六十一章 :蓝胡子传

古雄在镜前刮着胡子, 他的内心感到快活。

一想到苏试临死前的惨状(没有受到精神感召的他,自然也看不见“圣光护体”制造的幻象),他就感到自己被挤压得紧皱的心脏在一下子舒坦着张开。

其实,嫉妒是一种使人快活的情感。

说来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但事实上, 嫉妒的人很容易感到快活——

看到对方不小心撞伤,他们就感到快活;看到对方不下心丢了心爱的东西,他们也感到快活……只要看到嫉妒对象的任意惨状,他们都会感到快活。

这样说来, 万一要是有一个带着杰克苏、玛丽苏光环的人物出现在嫉妒者的面前,他们还不得把自己活活气死?

那倒不会, 他们只嫉妒他们自以为够得上的, 若是只可远观的、如论